评论 > 动态 > 正文

思想领袖:美国保护台湾的全新战略 前所未有

作者:
最好和最快的方法,是建立一个包括日本、美国和台湾在内的唯一“台湾军事指挥部”(Taiwan Military Command)。美国现今正缺乏与台湾或日本的协调指挥机制。目前美国的做法,都是自己来,但这将不再可行。日本有F-35和F-15,一支小而精的海军,以及优异的潜艇群。而台湾已经对F-16和CK-F-1国产经国号战机进行了现代化改造。所有的这些,都必须用于阻挡中共,并且它们彼此间需要协同合作,例如,我们必须协调“敌友识别”(IFF)系统,以便能够有效地对抗敌人,而不至于互相攻击。

2021年6月18日,多架战机编队飞越在菲律宾海航行的尼米兹级约翰·C·斯坦尼斯号(USS John C. Stennis)航空母舰上空。(Lt. Steve Smith/U.S. Navy via Getty Images)

美国能将台湾从中共手中拯救出来,并赢得战争吗?答案并不是根据五角大楼所模拟的一系列战争游戏。为了搞清楚如果出动美国军队来保卫台湾会发生什么事,五角大楼已经定调美国可能会被击败,并且肯定会遭受人员和设备的重大损伤。

美国航空母舰,通常被认定在对台湾的支援中,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但在军事战略家中却有人认为,航空母舰在今日很容易受到中共的导弹攻击,并且可能从远距离上被摧毁,也许远至1,000英里或更远。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1996年,中共进行大规模导弹“演习”,并开始集结军队,而“演习”其实是作为入侵台湾的掩护动作。

当时一起身处台北的包括,前美国国防部资深官员斯蒂芬‧布赖恩(Stephen Bryen)与克林顿政府早期的中央情报局前局长詹姆斯‧伍尔西(R. James Woolsey),以及在四年前曾担任美国海军作战部副部长的里昂‧艾德尼(Leon“Bud”Edney)海军上将。他们立刻感受到恐惧和焦虑的氛围,迅速在台湾蔓延开来。

他们当时想知道华盛顿要如何因应,所以三个人分别打了电话,呼吁五角大楼和白宫采取行动。在那之前,比尔‧克林顿总统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一直不愿意做出回应,主要是因为他们都想改善与中共的关系,扩大互利贸易。但随着危险的逼近和加剧,形势濒临危急时刻,最终克林顿决定派出两支航母特遣部队。

随着航母驶向台湾,中共退缩了。虽然我们不清楚细节为何,但中共很可能估计在与美国的对抗中,尤其是在与航母上的战机交战后,入侵将告失败。无论如何,若要让军队能登陆台湾,中共当时缺乏他们需要的登陆舰艇,如果他们利用商船替代的话,应该很容易就被美国的战机击沉。

而且,从当时的情况来看,中共明白要拿下台湾,就需要大幅提升海军和空军的实力,获得可防御的登陆舰,并找到击败美国航母的方法。中共用了25年的时间来解决这些问题,并通过建造非常先进的战斗机(包括匿踪的歼20)和核武轰炸机、登陆舰等;例如,可以搭载军队、直升机、装甲车和“航母杀手”导弹的075型渔神级(Type075 Yushen Class)大型甲板两栖攻击舰。

这艘两栖攻击舰,配备“航母杀手”导弹东风-21D,一种射程为900英里或更远的两级固体燃料反舰导弹。该攻击舰可以透过卫星和无人机等,将其导航到设定的目标。而且据说它配备有一个机动的(弹头)再入飞行器,令其不易失利。东风-21D导弹的未来版本里,可能还会有“多目标重返大气层载具”(MIRVs,又称分导式多弹头),这会增加东风-21D的杀伤力,并使其更难被反制。

美国正在部署神盾系统巡洋舰和新型拦截导弹,例如SM-3(RIM-161标准三型导弹)和SM-6(RIM-174标准长程主动导弹),并且改进了神盾雷达的功能。这些较新的系统通常搭载在航母特遣部队中,还可能足以阻止东风-21D导弹的攻击,但是否能阻止它接二连三的持续攻击,目前仍没有定论。

中共一方面在做准备,另一方面也在观望美国。目前也还不清楚中共会在什么时候、使用什么策略,得出可以成功击败美国航母的结论。而且不幸的是,美国方面也是如此:仍不清楚美国能否阻止中共的反航母导弹袭击,可能要等到它发生后,才会真正知道结果。

但即使航母能抵挡攻击,中共解放军空军的能力也远比25年前强。中共正努力提升其战机的隐形能力,以匹敌美国的F-22猛禽匿踪战机。F-35战机更像是战术型飞机,隐身性较不如F-22佳。

与美国不同的是,中国不是一个新闻自由和社群媒体自由的民主国家。假如中共的参谋策士,愿意损失400架飞机和数十艘舰艇,作为成功击败美国的条件,那他们将会把这部分纳入考量。

但是,当美国总统询问五角大楼的诸位参谋人员,如果我们支持台湾,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时,总统可能会收到一些因为国内严重阻力而得出的坏消息。他可能会被告知一艘航母可能会遭摧毁,或者我们可能会损失50到75架战机,这意味着总统必须对成千上万的人员伤亡和数十亿的硬体损失做出考量,并做出公开回应的可能性。

其实,在很大程度上,这取决于总统的勇气、政治考量和道德感。但华盛顿的本能,很可能是迫切地试图推动台湾与中国进行谈判,而最终以台湾成为中国的一部分告终,实际上这也就是投降。这当然使得美国能摆脱困境,但是,这对我们在亚洲的朋友们来说,会是一个可怕的警告,也就是上天确实要塌下来了,从美国人那里得不到希望或帮助。

所以,除非找到另一个全新战略公式。

绥靖政策最终会导致世界大战,无疑地,很难相信中共在吞下台湾后,会就此满足。另外,不应忘记的是,中国对日本有着难以抑制的愤怒,因为日本军队在1930年代和1940年代对中国所做的事情——有数百万中国人被屠杀,以及日本对平民,主要是中国人发动了细菌和化学战争。

1937~38年的南京大屠杀,可能导致多达30万中国老百姓丧生,是中国记忆中众多未报仇的暴行之一。一旦中共赶走了美国人,日本就是下一个目标,而且日本也知道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日本把对台湾的可能入侵称为“生存威胁”(existential threat)。

如今,太平洋的盟友只能透过一种全新的战略,来阻止中共攻击台湾。与其依赖遥远的航母,等待中共制造事端,或挑衅引发冲突,我们现在需要采取步骤,通过强化台湾来改变游戏规则。

最好和最快的方法,是建立一个包括日本、美国和台湾在内的唯一“台湾军事指挥部”(Taiwan Military Command)。美国现今正缺乏与台湾或日本的协调指挥机制。目前美国的做法,都是自己来,但这将不再可行。日本有F-35和F-15,一支小而精的海军,以及优异的潜艇群。而台湾已经对F-16和CK-F-1国产经国号战机进行了现代化改造。所有的这些,都必须用于阻挡中共,并且它们彼此间需要协同合作,例如,我们必须协调“敌友识别”(IFF)系统,以便能够有效地对抗敌人,而不至于互相攻击。

这个唯一的指挥部架构,会让中共知道它将面临的问题,远比单一个台湾大得多,因为美国、日本和台湾,可以从台湾、冲绳和日本的多个基地,互通有无并彼此支援。面对这样的挑战,中共就无法指望先孤立台湾,然后再吓走美国人的策略。

此外,当面对冲突时,空军和海军基地,尤其是日本和冲绳的空军和海军基地(包括美国的、日本的和美日双方的联合基地),应该可提供台湾空军和海军使用。这在两个方面改变了游戏规则:一、台湾可以从岛外的基地展开行动,这意味着中共针对台湾进行的攻击,并不能确保它的胜利;二、中共将面临来自多个基地、盟友间具影响力及合力协调的海、空力量所造成的威胁。

以台湾本岛以外的“多处基地”、“相互支援系统”与唯一“共同军事指挥部”的全新防御战略,能让中共侵台的计划粉碎。

此刻,五角大楼应该模拟一个新的作战计划,采用先前提到的唯一“军事指挥部”、“多处基地”以及“相互支援系统”,来阻止中共入侵台湾。鉴于上述建议,去改变游戏规则的潜在可能,中共会意识到它将被遏制,就像当年北约组织在1949年成功遏制苏联一样,直到1991年让苏联瞬间瓦解。

当前的美国政府,需要改变它在全球采退缩和绥靖政策的方针,以免最终导致战争发生。务必在为时已晚前,采取全新战略来对付中共。

原文A New Way to Defend Taiwa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斯蒂芬‧布莱恩(Stephen Bryen)博士,被公认是技术安全政策的思想领袖,曾两度被授予国防部最高平民荣誉——杰出公共服务奖章。他最新的一本著作是《技术安全和国家实力:赢家和输家”(Technology Security and National Power: Winners and Losers)。

布莱燕(Shoshana Bryen)是华盛顿特区犹太政策中心(Jewish Policy Center)的资深主任。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08/1656838.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