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清朝名臣彭玉麟

作者:

彭玉麟

大清中兴名臣中,有一人行事刚介坦直,官员怕他,百姓爱他。在朝为官,不与权贵结党,也不居功自傲,不排挤他人。每次出巡,查出不法官吏,当即惩戒或弹劾。所以那些遭受冤屈的百姓,都盼着他的到来。此人就是彭玉麟,大清三杰之一。

彭玉麟(公元1816~1890),字雪琴,谥号“刚直”,所以后人称他为“刚直公”。刚直公容貌清瘦,平日讲话声音低沉细微,不仔细听还真难以听到,但当他发怒时,凡是见到他的人都会不寒而栗。

恶少夺人财物妻女终遭处置

有一年,彭玉麟以钦差大臣的身份巡阅长江水师,来到安徽。当时,合肥李家势力强盛。李鸿章有一个侄儿时常侵夺他人财物,抢夺民妻民女,地方官府也不敢过问。

乡民听说来的钦差大臣是那位刚直公。于是遭到李家公子抢夺妻子的百姓,向彭刚直投诉。刚直公留下乡民,派差吏拿着名帖请来李家公子,当堂相问:“乡民告你抢夺他的妻子,可有此事?”李公子恃气凌人,毫不避讳地说:“有啊。”言外之意,你又能拿我如何?

刚直公当堂大怒,命衙役杖打他。当时,府县里的官员全都来了,纷纷哀求不要得罪李家。不久,巡抚也快到了。刚直公一面派人接待,一面叮嘱官吏:“此人当斩。”

巡抚刚登上船,官吏就来禀报,抢夺民妻的犯人已被处置。刚直公派人转交给李鸿章一份文书,说:“令侄损坏您的声誉,想必您也非常痛恨。我已依法为您处置了。”事后,李鸿章修书道谢。

管带乱施淫威遭惩处

平日,彭刚直穿着非常朴素,从外表看就像是村里的老人。如果他不透露自己的身份,外人根本不会知道他就是当朝大臣。

有一次,他外出查访,只带着一个奴仆随行。途中路过浙江石门湾。石门湾是一座大镇,此地有四方往来的交通要道,并且还有水师管带在此驻军(水师等于现代海军,管带为清代军事职官名称)。

当时,临近黄昏,刚直公命奴仆在镇外等候。他到镇中茶馆休息,顺便观察当地民风。每天夜里,都有人在茶馆里说书,镇里人聚在一起听评书。正中间有一座位专为水师管带而设,其他人不敢僭越。彭刚直起初不知,于是就坐下了。

茶馆主人劝刚直公移到别个位子,他婉言相谢,说:“等到那名大人到了,我自会谨慎回避,现在暂且不妨。”

不一会儿,二个兵卒提着灯笼,在前面为管带带路,刚进到茶馆,众人纷纷起身避席。茶馆主人提醒彭刚直赶紧起身。管带见自己的位置被人占了,当即大怒:“你是什么东西,如此大胆,敢占我的座位。”二个兵卒也在旁帮衬,大声呵斥。

彭刚直慢慢起身,移到其它的座位,蜷伏坐着,没有再说话。管带正在气头上,余怒未消。茶馆里的客人均是战战兢兢。

不久,彭刚直就离开了。即刻来到水师驻处,派人召见管带。管带一见,高坐于大堂之上的人,正是那个被他呵斥的村人。彭刚直怒斥:水师驻扎民间,管带不为民造福,反而乱施淫威。之后惩处了管带。

巡阅长江整治不正之风

清朝时,釐局在通商要道、市镇设立分局或釐卡,征收商业税“釐金”(税率为一厘,即百分之一)。分局或釐卡之下,还设有分卡和巡卡。分卡有两种:一管征收;二管查验。巡卡则负责稽查和缉私。

在长江要道,设立釐卡,主管是监司。监司官差多行不法,向过往商旅船索贿,加重征商税,习以为常。所以走水路的商旅,常是寒心不已。

彭刚直巡阅长江,抵达一处釐卡,派兵去报请验行。官吏并未答话。过了一会儿,兵卒又去请,司事嘲讽他说:“你的心真是急躁呀?怎么着,现在我不乐意验了!”兵卒回去覆命,彭刚直大怒,到监司训责官吏:“请你验,是为了遵法纪。今天,你有意滞留羁我,难道是想索贿吗?”司事嚣张地说:“就是羁束你,你敢控告我吗?”

水上官差肆意征税索贿,扣押商船,欺压商客,不正之风由来已久,彭刚直今日撞见,当众将其正法。围观的人大惊失色,赶紧禀报监司。监司急忙出来,一看是彭刚直,顿时大惊失色。

从此,沿途的分卡巡卡,欺侮商旅的不正风气减弱了。各分卡之间,彼此互相告戒,不敢再像以前仗势凌人,随意为难商旅了。由此,水上治安大为改善。

刚直公彭玉麟天性不喜安逸,治军十多年,没有为自己建一座屋子,增一亩田产,也没有请过一天假。据《曾国藩全集》所载,刚直公于咸丰五年七月二十日起至同治元年正月十七日,将应得的养廉银二万一千五百余两全部捐出,作为军饷,为国养兵。创办水师,抗击法军,剿贼之后功成身退,为贤让路。曾国藩评价他:“淡于荣利,公而忘私。”

事据:《清史稿》卷410,《清稗类钞》卷55

2019-04-05

责任编辑: 吴量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4/1659295.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