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澳大利亚表示仍欢迎中国投资,但国安和关键基础设施考量为审批关键

在上海举行的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展台上的澳大利亚和中国国旗。(2020年11月6日)

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主席欧文(David Irvine)表示,澳大利亚并没有对来自中国的投资关上大门,但是国家安全考量和关键基础设施的保护已成为该委员会审批外资的重点。

欧文是星期四(10月14日)在悉尼一场投资会议上作上述表示的。

路透社在报道这一新闻时说,过去4年中,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暴跌50%,只有120亿澳元(约合88.9亿美元)。究其原因,一方面是中国对资本输出实施了更严格的管控;而另一方面则是澳中关系的急剧恶化。中国曾经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外资来源,但是近年来,来自中国的投资急剧下降。

“就什么资产可以购买以及什么领域你可以投资,以及投资的出处和来源国而言,我们实施的是一项非歧视性的投资政策,”欧文在由花旗集团举办的澳大利亚与新西兰投资会议上表示。

花旗集团负责企业财务及咨询的总经理卡泰尔(Alex Cartel)曾在当天的会议上暗示,澳大利亚实际上对来自中国的投资“关上了大门”。

而欧文否认了卡泰尔的说法。他指出,过去一年约有占总数20%的250份获批准的投资申请在某种程度上都有中国的参与。

“我们持续欢迎中国公司的投资申请。如果他们投资的领域涉及国家安全利益,那他们将和其他投资这些领域的人接受同样的审查。”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今年7月,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暴增到创纪录的194亿澳元(约合144亿美元)单月新高。但是双方的外交与政治关系却跌入低谷,北京以各种借口,对澳大利亚煤炭、葡萄酒和大麦等产品的进口实施限制。

澳大利亚去年对其外国投资法规进行了50年来最大的改革,赋予政府在认定一家公司可能造成国家安全风险的情况下,迫使其出售公司股权的特别权力。

欧文曾任澳大利亚情报机构的首长,并于2017年被任命为隶属于财政部的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主席。

欧文指出,澳大利亚对外国投资法规进行改革是因为意识到全球战争中一个越来越重要的考量就是对关键基础设施的破坏,而澳大利亚必须将关键基础设施的保护纳入外国投资审查的考量,而这也是很多其他国家也在做的事情。

“他们说澳大利亚(投资)环境困难,是的,我经常听到这样的抱怨。但是澳大利亚实际上并不是唯一在投资法规中加大国家安全因素考量的国家,”欧文说。

欧文在投资会议上发言时,澳大利亚政府正在重新审查中国岚桥集团(Landbridge)2015年以5.6亿澳元(约合4.15亿美元)租赁澳大利亚北领地达尔文港99年的投资案。达尔文港地处澳大利亚北海岸,被称为印太的门户。此前一直有消息说,澳大利亚有可能否决这项投资案,并强迫岚桥集团撤资。

欧文承认,鉴于不断变化的地缘战略环境,该投资案“现在正在被再次审查”,但他期盼中国企业继续在澳大利亚投资。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5/1659586.html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