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欲要亡其国,必先亡其史

美国1776年建国,这是一个常识。

但有人却认为这是错的,美国建国日期要从1619年英国奴隶第一次进入美国算起。

这么说的人,还因此获得了2020年新闻界最高奖普利策奖。

她就是尼科尔·汉娜–琼斯(Nikole Hannah-Jones)。

汉娜–琼斯是《纽约时报》的记者,她的立场和行为多次引起社会讨论。

汉娜–琼斯是“1619项目”的主要发起人,也因为这个项目在美国社会迅速走红。

“1619项目”一经出现,立刻在美国历史学界产生化学反应,数位历史学家站出来反对该项目,并要求取消汉娜–琼斯的普利策奖。

一场关于建国史的大讨论已经开始,而这场唇枪舌战也许关系到美国的未来。

重构建国史

“1619项目”并不只是汉娜–琼斯的单打独斗,它受到《纽约时报》的支持,是由一众《纽约时报》供稿人开发的一个长期项目。

这一项目始于2019年,为的是呼应1619年第一批奴隶来到弗吉尼亚,并在美国半官方博物馆学会史密森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的帮助下,从2019年起迅速得以壮大。

2019年一年中,在《纽约时报》上发行的该项目相关内容共有100页,包括十篇散文,还有一些小说集、诗歌和摄影集。为该项目供稿的几乎都是少数族裔的作家和知识分子,且非裔居多。

汉娜–琼斯自己解释道,这个项目的目标是:

“通过将奴隶制的后果和美国黑人的贡献置于美国国家叙事的核心,来重新构建这个国家的历史。”

汉娜–琼斯为整个项目写了第一篇文章,名为《在黑人使美国成为民主国家前,它都不是民主国家》(America Wasn’t a Democracy Until Black Americans Made It One)。

汉娜–琼斯文章封面图,将美国国旗与奴隶联系在一起,是艺术家亚当·彭德尔顿(Adam Pendleton)的作品。

她认为,美国之所以脱离英国,寻求独立,是因为当时的“国父们”想要保留奴隶制。“人人生而平等”这样的启蒙思想只是一种欺骗手段。

另一位叫马修·德斯蒙德(Matthew Desmond)的社会学家也写了颇具代表性的一篇文章,题为《美国资本主义的残酷与种植园一脉相承》(American Capitalism Is Brutal. You Can Trace That to the Plantation)。

文章将美国社会描述为种植园的延续,是无情的剥削与弱肉强食的修罗场。

“1619项目”的其他文章在观点上也相当类似,并涉及到音乐、文学、医疗、交通等多个方面。

这些文章的目的是,通过对美国历史的全面重构来颠覆人们以往对美国历史,尤其是建国历史的认识。

位于华盛顿拉斐特广场上的杰克逊(Andrew Jackson)雕像被喷上“杀手”字样。这是2020年“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时期留下的痕迹。除杰克逊外,大量美国早期的政治家、军事家和知识分子的雕像都遭到类似的破坏。

对于汉娜–琼斯乃至任何历史研究者来说,想要证明美国建国者当时的意图是为了保留奴隶制,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因为,他们必须要首先改写英国历史。

如果当时英国的确禁止了奴隶贸易和蓄奴,或至少英国人已经普遍认为奴隶制是不合法的、不道德的,那么,美国为保留奴隶制脱离英国才有一个基本的逻辑基础。

反之,如果当时全世界都认为奴隶制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都不认为奴隶贸易有什么不妥,那么,就没有必要对美国建国者加以特别的责难。

而实际上,从逻辑上讲,即便英国人当时全都反对奴隶制,也不能证明美国人脱离英国只是为了保留奴隶制。

况且,历史常识告诉人们,英国取缔奴隶贸易是在1807年,废除奴隶制是在1834年,都远远晚于美国建国的1776年。

但汉娜–琼斯攻击了这个常识。她认为早在1776年之前,英国就已系统性地反对奴隶制。在文章中,她写道:

“到了1776年,英国为自己在奴隶贸易中扮演的重要角色而陷入矛盾。”

她还写道,当时的伦敦已经“越来越多地呼吁”废除奴隶贸易。

然而,这些是事实吗?

历史学家、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肖恩·威伦茨(Sean Wilentz)对这种叙述表示反对。

威伦茨在《大西洋报》(The Atlantic)发表了一篇文章来批驳汉娜–琼斯,认为她对历史的描述惊人地忽略了最基本的历史事实,包含“重大历史错误”。

威伦茨既是知名作家、历史学家,也是音乐评论家,其代表作包括《美国民主的崛起》《美国的鲍勃·迪伦》等。

事实,才是历史研究的基础,任何以教育和维护正义为目标的努力,都要以尊重事实为基本。

那么,威伦茨所说的历史事实是什么呢?

事实是什么?

威伦茨认为,汉娜–琼斯对英国的认识存在错误。

威伦茨承认,从史实上说,美国1776年建国以前,的确存在废奴主义者。著名的废奴主义先驱格兰维尔·夏普(Granville Sharp)就是一个重要例子。

夏普是英国人,他的贡献主要在于制定了塞拉利昂安置计划,在那里为黑人建立了最初的自治区。由于帮助一名被主人打到近乎失明的黑奴重获自由,夏普享有了“黑人的保护者”的盛誉。到了1772年,夏普更因萨默赛特诉斯图尔特案(Somerset v Stewart)而声名远扬。

夏普与他的家人,夏普(坐在画面正中)热爱音乐,要求画家绘制家庭合奏的场面。

图片来源:Wikipedia

1772年,非洲土著萨默赛特(Somerset)向夏普求助。

事件起因是萨默赛特与主人查尔斯·斯图尔特(Charles Stewart)辗转各地后回到英国。在英国时,萨默赛特逃跑,却又被斯图尔特雇佣的“猎手”抓捕。可由于英国从未明确授权过奴隶制,于是在夏普的辩护下,萨默赛特来到英国的那一刻就已是自由人。

这个案件常常被错误地当做是英国废除奴隶制的开端。

不可否认的是,该案件的确在效果上起到了推广废奴主义思想的作用,但实际上,其只涉及将某人带到英国进行奴役是否合法的问题。

威伦茨指出,不能因为这一个孤立事件就认为英国民众当时已经普遍反对奴隶制,这更不能表明英国已经开始准备在所有殖民地进行废奴。

对于威伦茨的批判,《纽约时报》主编西尔弗斯坦(Jake Silverstein)不以为然。他反驳道,萨默赛特一事传到美国时引起了巨大轰动,令当时的美国南方奴隶主们忧心忡忡,而美国脱离英国正是为了摆脱英国的废奴主义倾向。

汉娜–琼斯(左下)和西尔弗斯坦(右上)等人在视频连线中。

威伦茨于是拿出了更详细的证据。

他发现,当时美国南部只有6家报纸报道了萨默赛特案,这些报纸一共只发布了15篇文章报道此案,且大部分都在报纸的第四页到第六页,以小字体呈现。相较之下,这些报纸当时更多报道的是丹麦女王与宫廷医生有染的八卦新闻。

这说明了萨默赛特案在北美有影向,只不过,这种影向远远没有汉娜–琼斯和西尔弗斯坦描述的那么大。

《弗吉尼亚公报》对萨默赛特案的报道。

不管从史实上还是逻辑上,汉娜–琼斯重写美国历史的企图都站不住脚。

2019年12月,威伦茨和其他一众历史学家给《纽约时报》写信,向《纽约时报》提出汉娜–琼斯等人的文章存在大量史实错误。但这封信当中的建议被西尔弗斯坦忽视。

2020年5月,汉娜–琼斯因该项目获得普利策奖。

4个月后,对于“1619项目”的质疑再次出现,越来越多的历史学家提出,“1619项目”不是历史,而是阴谋论、洗脑、宣传,是意识形态对历史的绑架。

美国政界马上支持了这种观点。

2020年,时任总统川普针对“1619项目”建立了1776委员会,重申过去的美国建国史。川普1776委员会的报告,最终在2021年被现任总统拜登停止。

关于川普1776委员会的漫画。

1776委员会终止了,但“1619项目”的日子已然不好过,它受到了各方指责,《纽约时报》也悄悄修改了过去文章的措辞,承认这些文章存在问题。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明白知识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21/1662013.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