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重磅发现:长津湖 原来共军的神话全是吹牛

作者:

为了“兼听则明”,看过关于韩战和长津湖之战的一些文章和几个版本纪录片:美国版、凤凰电视版(算是“巴结中共”版)、高晓松版(细节补充)。这次又多看了一个美国版、有最详尽战场实拍镜头的记录片(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vg3mroOixY),发现“长津湖之战”好多关于共军的神话,全是吹牛。

神话一:分割包围美军

1950年11月27日,作为韩战联合国军“鸭绿江作战”东线战场一个组成部分的美海军陆战一师连带支援部队美陆军7师31团被部署到长津湖一带向北进击。当天晚上,各部队完全不知道共军就埋伏在周围山上,仍然按计划各自扎营,准备第二天继续进攻。

图中地名:YUDAM-NI柳潭里,HAGARU-RI下碣隅里

当晚10:30,扎营美军已经睡觉,共军六个师七万多人分别向各扎营点的美军以不间断的人海战术发起猛攻直至天亮后退去隐蔽。但陆战一师师部所在的下碣隅里并未遭到攻击。见下图。

第二晚,28号,共军第9兵团部署在攻击前线的20军、27军的8个师约十万人全部到齐,又对美军的各驻扎点发起了新的猛攻,仍然是久攻不下,天亮后退去隐蔽。见下图。

图中地名:KOT’O-RI古土里,又译:江东里

晚上是共军的天下,白天是美军的天下。美军各驻扎点本就是美军自己的进攻部署,周围的重要制高点晚上被共军占,白天被美军占,如此反复,共军始终无法实现毛泽东想要的“漂亮仗”。晚上进攻,白天退隐,而且完全无法占领、破坏机械化部队必需的公路,甚至不知道陆战一师师部所在的下碣隅里是最需要拿下的“包围”关键,这哪里是什么“分割包围”?分明是“拉锯战”。这样的“拉锯战”进行了三天,直至11月30号美军接到撤退命令、12月1号向南边的下碣隅里撤退集结。

美军遭到如此重兵伏击,之所以要坚持三天,这是因为这期间指挥部里的将军们不相信几十万中共军队已经入朝,还在要求前线部队“进攻”。

11月28号,美步兵10军军长兼7师师长阿尔蒙德到7师31团视察,31团团长向他报告说他们抓到两个来自不同师的共军俘虏,说明围攻31团的共军至少有两个师。而阿尔蒙德只是傲慢地要求“继续进攻”,“几个中国洗衣工laundry workers就能挡住你?”。

当北面各驻扎点的美军沿公路向南边的下碣隅里撤退集结时,在美军强大的地面和空中打击火力下,共军除了从远处打打冷枪冷炮、在弯道处扔些石头树木之类的障碍物之外,几乎没有值得一提的阻击行动。就连被打得最惨的、号称“被成建制歼灭”的美7师31团,也只是增加了几百名伤亡,还是有差不多一千人撤出。除了失踪人员,美陆战一师部队甚至连伤员和尸体都带出来了。

这种“分割包围战”也只有中共敢吹了。

神话二:成建制歼灭美31团

共军是这么盼来着——三千人的31团,最后撤退到下碣隅里时还有差不多一千人,其中还能战斗的有385人,也就是说这些还能战斗的人平均每人带出来了一点几个伤员。

步兵31团上路撤退时前方毫无阻拦

“打死了正负团长、缴获了团旗”就叫“成建制歼灭31团”,这牛也只有中共敢吹。

神话三:三炸水门桥

水门桥不大(见下图),除了中间那段穿水管的实地以外,也就一共四个桥孔。共军吹得天花乱坠的“三炸”,只逮着一个桥孔(图中圈住处)反复炸,是否太违背常识?有那个能力把箭头所指处的两个桥墩也炸了岂不干净?

下图中,怎么就看不到吹牛中所说的“连大桥的基座都炸得干干净净”?是否就是指红笔圈住的那路面的一个角?

我认为,吹这个牛的多半是炸桥的前线指挥官,把“一次”吹成“三次”,忽悠上级逃避责罚罢了。以前见到的“用重型直升机将钢桥吊上山谷搭出一座保命桥撤退”吹得更离谱,我说怎么从未有过实地视频乃至照片记录面世呢,现在牛皮吹破了。

神话四:冰雕连

太客气了吧,冻死几个连?为了毛泽东“成建制歼灭”的好大喜功,共军第9兵团的前线战斗部队20军和27军入朝前连准备好的冬衣都不让停车换上,有报道说入朝第一天就冻伤800人。而且,部队从集结地下火车步行出发时单兵仅携带4天的干粮!

从开战第一晚起,朝鲜就遭遇了50年未遇的强寒潮袭击,晚上气温可降到-30~-40度,连美军那么好的装备,陆战一师都有约七千人冻伤。有研究结论说共军光“冻伤减员”(委婉说法)就有大约4~5万,足有“几个师”!在共军当时的后勤支援条件下,战场上“受伤”基本就意味着“死亡”。曾经读过一篇当时的美军老兵的回忆文章,说的是与共军争夺某重要制高点:晚上共军一进攻,美军士兵就丢盔卸甲地跑了;白天美军是照例一顿地毯式炮火覆盖后步兵进攻,却没遇到丝毫抵抗。上山后,有经验的长官指着地上残缺的尸块告诉这位作者说:看这些发青的脸和没有流血的断口,说明他们在炮击前已经死了,冻死的。

事实上,长津湖血战后,第9兵团有两个师被取消了番号。

美陆战一师和31团都撤退到下碣隅里集结后,除了用飞机运走4500名急需救治的重伤员外,仍有约一万人继续沿公路南撤与古土里的陆战一师留守部队会合。这一路上,除了从远处打冷枪(没了冷炮)外,共军再也无力组织冲锋(那些大量的冰雕连、营、团惨剧大概就集中发生在附近的山上——想想看,伏击一万美军只布置一个连?开国际玩笑哄小孩吧)。反而是,不断有不堪饥寒交迫的共军士兵主动下山向美军投降

这个士兵的赤脚和棉裤冻在一起

等到美军撤到水门桥时,被断桥阻滞了三天。在这三天里,只有零星的冷枪(连机枪都打不起)能显示共军的存在,所以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敢决定修好断桥带走全部重型武器装备。

事后证明,共军第9兵团的前线战斗部队20军和27军的十万人中只有约一万疲惫不堪的残兵败将能自己走回国。严重迟到的共军预备队26军则能幸运地保持建制。

而中共喉舌,自己都相信了自己重复千万遍的谎言。就像学习写作文的小学女生,写着写着就把想象当成了现实。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23/1663092.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