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金言:苛政猛于虎 中共税赋五千年最高

作者:

在京津冀周边司机中流传着一句话:“宁绕地球一圈,不过霸州一边。”针对霸州出现的大面积、大规模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问题,国办督查室派员进行了明察暗访,12月17日发布通报。作为河北省十强县之一的霸州市,运动式、地毯式执法,67天罚没收入高达6,700万元,而且大部分都是小微企业和个体户。这比当年日本鬼子的“三光”政策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这表明中共地方政府已经无法靠卖地来维持日常周转,只有不择手段,像过去土匪一样,公开抢劫老百姓的钱财来度过生存危机。

中共的“依法治国”是欺世弥天大谎

2021年9月份,霸州市政府办公室印发文件,违规提出将非税收入与征收单位支出挂钩,并将非税收入完成情况纳入乡科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绩效考核。10月份,为弥补财力紧张及不合理支出等产生的缺口,霸州市再次向下辖15个乡镇分解下达了3.04亿元的非税收入任务。11月份,霸州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又一次违规下文,明确税收收入和非税收入考核得分权重。各乡镇、村街在市委、市政府红头文件的再三督办下,便以安全生产执法检查等多种名义,对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进行集中罚款、摊派、收费。

从此次官方通报的情况看,涉事地方政府“没有任何理由和手续就伸手向企业收费”“对企业集中开展逐利式乱检查乱罚款”以及“盲目提出超高任务向村街企业乱摊派”等做法,明显违背了中共自己制定的《预算法》《行政处罚法》《禁止向企业摊派暂行条例》等法律法规。

地方政府以权代法,以文代法,知法犯法,执法犯法,视法规为儿戏,明目张胆,肆意妄为,践踏法律法规。最终让中共的所谓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现出丑陋的原形,成为一句“挂羊头卖狗肉”“贼喊抓贼”的鬼话。记得中共外交部“战狼”发言人在各国记者面前,就曾公然藐视法律地叫嚣:“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

1.中共的“减轻企业负担”是水中月镜中花

皇城脚下、京畿重镇的霸州政府,竟然在举国上下紧锣密鼓、轰轰烈烈地贯彻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之际,公开违抗中共减轻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负担,坚持过紧日子,有序合理压减非税收入,坚决防止各种名目乱收费的命令。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我行我素,明知故犯,顶风违规。这说明“政令不出中南海”“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口是心非,阳奉阴违”。在地方财政捉襟见肘,入不敷出的情况下,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铤而走险,孤注一掷,足见其胆大包天,性质之恶劣。令“坚定自觉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所谓四个意识成为空谈,令“定于一尊”的权威丧失殆尽。

大家可能还记得,2001年8月,一本宣传党的政策和中央精神的《减轻农民负担手册》,在江西却成了必须查封收缴的禁书。上饶农民甘让春只因出售了64本《手册》,他家深夜突然遭到派出所的非法搜查。与此同时,他在上饶县机关当干部的姐姐也莫名其妙地被停职一个星期。直到把所有的书收回,他姐姐才被恢复工作。农民曹政节买书后,对照里面的规定,才得知乡里村里收取的费用有很多是不合理的,便向乡亲推销了36本。结果,竟被无理抓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了15天。

2.中共地方政府公开抢钱已彻底沦为黑社会

霸州当地党委、政府违规将非税收入与征收单位支出挂钩,并将非税收入完成情况纳入乡科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绩效考核。这种企图依靠非税收入特别是罚没收入来弥补财政缺口的冲动,不仅是地方政绩观出现了偏差,也说明在房地产泡沫破灭,土地财政枯竭的大背景下,中共的地方政府不惜杀鸡取卵、寅吃卯粮、饮鸩止渴,确实已经到了山穷水尽,频临破产关门的地步。当然,这些不顾企业和百姓死活,拦路抢劫的不耻行为,也让中共政府成了地地道道,名符其实的邪恶势力和黑社会。以致民怨沸腾,怨声载道。

据统计,2020年中国交通罚款总额3,000亿元左右。如按全国民用汽车保有量约2.81亿辆计算,平均每车罚款逾千元。近日,武汉一名美团女性送外卖员工,因电动车被交警没收,绝望之下跳江自杀,幸遇到武汉冬泳的市民相救,才得以死里逃生。

今年中共以反垄断和共同富裕为名,对互联网、金融机构和民企大佬课以巨额罚款来弥补自己的财政缺口。12月20日,有“直播一姐”和“带货女王”之称的网络主播薇娅收到浙江税务局13.41亿天价罚单。比范冰冰的8.84亿元罚款,还多出4.57亿元。

3.中共暴政税费五千年最高全世界最重

增加财政收入,拓宽财政来源,开源的前提是简政放权,放水养鱼,改革人浮于事的臃肿机构,让税收主体做大做强,形成取之不尽的税基和可供分配的“蛋糕”。中共治国无方,整人有术,与民争利,扰民渔利,侵害企业合法权益,让市场主体不堪重负。为了让自己过上“好日子”,竟撕去“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伪装,去抢劫老百姓的“好日子”。充分证明苛政猛于虎,暴政胜于狼,中共邪党已彻头彻尾,沦为全心全意为人民币服务的“吸血鬼”。

早在1998年,中共财政部部长助理刘长琨说:汉朝8,000人养一个官员,唐朝3,000人养一个官员,清朝1000人养一个官员,现在40个人养一个公务员。而最近网上的统计消息,现在红朝18个人养一个公务员。另外,用于行政费用所占生产总值的比例:中国是25.6%,印度是6.3%,美国是3.4%,日本是2.8%。中国是印度的4.1倍,美国的7.5倍,日本的9.1倍。中共仅每年的维稳经费就已经是天文数字。

还有学者指出:“我们查到的实际数据,房产交易总共牵扯到了12项税收、50项费,62项税费占到了房价的30%-40%,再加上购买土地的出让金,又占到了房价的20%-50%,两者相加,房价的50%-90%统统被政府拿去了。谁是高房价的最大受益者?根本不是开发商,也不是炒房者,而是我们的政府!”“中国税赋全世界最重,上下五千年最高!”

“运动喽——运动喽——”电影《芙蓉镇》里王秋赦的呐喊声,至今仍在古老中华大地上阴魂不散,时常在人们的耳边回响。在此提醒大陆的韭菜们,一定要做好勒紧裤腰带,过冬“吃草”的准备。因为“地主”家已无余粮,新一轮的“打土豪、分田地”“搜刮民脂民膏”“共产共妻”的财富洗劫运动,已卷土重来!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222/168633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