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北京冬奥 奥密克戎和零容忍让中共陷入孤立

作者:
北京认为因早在2020年9月新冠疫情爆之初就采取了零容忍政策,让中共有效控制住了新冠疫情,但是世界报分析指出因中国持续执行隔离政策让生产链经常中断,也导致北京陷入孤立,特别是目前奥密克戎传染迅速让北京零容忍政策走入了死胡同。

2022年1月19日天津进行大规模检测

北京认为因早在2020年9月新冠疫情爆之初就采取了零容忍政策,让中共有效控制住了新冠疫情,但是世界报分析指出因中国持续执行隔离政策让生产链经常中断,也导致北京陷入孤立,特别是目前奥密克戎传染迅速让北京零容忍政策走入了死胡同。

零容忍政策

中共以执行对疫情的零容忍政策自豪,特别是在疫情爆发之初,该大规模测试隔离封城的措施曾经起到一定的作用,为2022年终北京举行冬季奥运会做好了准备。与日本在2021年夏季没有接待任何游客参加东京奥运会不同,中国人被允许能够参加定于2月4日至20日在北京举行的冬季奥运会,只是对外国人进行限制。

世界报指出这符合中共领导人的逻辑,由于中国采取了零容忍的新冠政策,中国政府估计已在2020年9月战胜了这一流行病,而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还无法摆脱新冠的肆虐。但是目前中国控制疫情措施已经被打破了。1月17日星期一北京2022年奥委会宣布最终停止售票,只有以前“受邀”的中国观众才能参加观看比赛,相关具体情况目前不得所知。

中国在对新冠疫情的控制住最后一分钟出现了转折,就是中国政府曾经在2020年9月大张旗鼓地庆祝对的“胜利”现在看起来还为时过早。自2020年1月以来,中国政府仅记录了4,634名新冠受害者,其中包括自2020年4月以来的2人死亡,中共官方在死亡率方面的表现好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截至到1月19日星期三,中国仅统计了53例新的本地传播病例。

新冠感染统计数字缺少透明

世界报指出一些外国专家认为中国如此低的新冠感染数字“在统计上属于异常现象”。在疫情问题透明度方面,中国政府还需要进一步努力。中国前财政部长楼继伟甚至在去年12月抱怨说,“没有足够的数据显示负面消息”。

但是在中国,没有人会认为政府的官方数据被严重低估,也没有医院抱怨重症病人之多不堪重负。而那些认为这些数字非常低的人可能低估了中国政府实施“测试、追踪、隔离”的系统性的有效性。武汉因疫情开始封城两年后继续让人猜疑,一位西方外交官总结道“我们即将结束一个周期,但还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中国几乎与世隔绝

但是中国实施的“测试、追踪、隔离”措施代价高昂,中国各市政当局现在必须储备数百万个可用的测试。一个人口少于200万的城市如果发现疫情警报必须在两天内测试全部人口,稍大的城市有三天测试时间。进行隔离成本昂贵而且在心理和经济上给被隔离者造成压力。自2020年3月以来,中国几乎与世界其他地区隔绝,包括减少来自香港的航班,国际航空运输量减少了98%,如果在进入中国的飞机上发现新冠病例时航空公司会受到罚款,还会经常取消计划飞行的航班,也由于封锁,一些工业生产线经常缺货中断。

最重要的是,在中国如果发现最轻微新冠检测为阳性,数百万人就会被隔离。2020年的武汉和西安(1300万居民,自12月22日起被限制)。与缅甸接壤的瑞丽在2021年经历了200天的隔离。河北省省会石家庄(近1000万居民)于2021年1月与中国其他地区隔绝了三周。在东北部省份全国(黑龙江、吉林、辽宁)数个市、区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比如乌鲁木齐(新疆)等。在河南,禹州(110万居民)因发现3例无症状病例,于1月初要求所有人待在家里。

世界报指出问题是自今年年初以来,奥密克戎这个新冠变异病毒传播迅速使受影响的城市成倍增加。从北部的大连(辽宁)到南部的深圳(广东),经天津、北京和上海,至少有九个城市记录了至少一例病例。如果不是整个社区被封锁,它至少也是封闭一栋楼。我们已经看到北京和上海的消费者在购物中心被封锁了48小时,因为那里发现了一个病例。最日常的出行包括去附近的超市,都可能被困在其中。由于奥密克戎让中国的从国外输入的新冠病例正在增加,包括北京在内的一些城市目前必须同时管理德尔塔和奥密克戎这两种变异病毒。

封闭式冬奥

目前北京已经提高警戒,市政府叫居民不用轻易外出,特别是如果他们是公务员或者如果他们有孩子在上学,如果要进入北京,您必须至少在抵达前四十八小时进行抗原检测,然后从1月22日起,需要在现场进行第二次检测。现在从“中风险或高风险”地区,就是即前两周已确诊新冠病例的地区的人要进入北京在理论上是不可能的。因此,本届冬奥几乎将会是在封闭中进行。

如此严格的应对疫情政策造成了悲剧,如在西安,一名怀孕八个月的妇女因未入院而流产。由于缺乏照顾,一名男子心脏病发作。这两起引起媒体关注的事件让相关人员受到惩罚。在抵达中国时被诊断为阳性,一对欧洲人被迫与他们的孩子分开了几个星期。

弥漫的恐惧

如果中国政府应当疫情的零容忍基本上取得效果,但是这个措施也不是万无一失的。中国主要流行病学家之一张文宏,他早在2021年7月就表示“世界必须与病毒共存”,他在社交网络上受到攻击,被称为“叛徒”,他不得不退缩。因为在中国新冠疫情这个问题在政治上和社会学上非常敏感。由于两年来的中国政府的宣传,让绝大多数中国人相信如果感染新冠病毒几乎会导致了死亡。恐惧弥漫中国社会,因此让民众接受了政府如此严厉的控制措施。

现在中国官员们开始说零新冠政策是动态的,因为“没有人能保证不会再有病例,因为输入病例”,《环球时报》解释说,没有人清楚这会引起哪些具体变化。

但是中国研制的疫苗对奥密克戎病毒效果相对有限。一些专家认为,中国政府进入了一个死胡同,就是“零容忍在疫情爆发之初的成功,成为习近平的政绩,现在难以做出改变。

美国智库欧亚集团1月2日的一份报告解释说,中国的零容忍政策将无法控制感染,造成更广泛的感染,从而政府采取更严厉的隔离现在措施。直到中国在国内开发信使 RNA疫苗和增强剂,目前的情况最早也许在今年年底可以结束。

尽管中国复星与德国BioNTech有合作协议,但是中共当局实际上在阻止这种信使RNA疫苗在中国的分销。

一位欧洲大使说“只有中国集团开发出自己的疫苗的那一天才能获得在中国的销售权。”在中国,抗击新冠疫情既是政治斗争,也是健康斗争。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RFi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25/17001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