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乙肝,一块坚硬的人生绊脚石

作者:

市人民医院产科门诊,我曾在那里煎熬过。当时我的妻子期待怀孕,在我的建议下,她答应到产科做一次孕前检查。

听到了广播叫号,我避让着产科门诊里一个个肚子隆起的孕妇,跟着妻子忐忑地进了诊室。产科女医生听完我们的情况,建议我们夫妻二人都做一次全面检查,旋即麻溜地说了一连串检查项目。

她语速飞快,念过‌‌‌‌“两对半‌‌‌‌”三个字时我心里一颤——只要妻子做了这个检查,我就能知道妻子体内是否有乙肝抗体了。同时,我也担心如果她得知我检查出‌‌‌‌“大三阳‌‌‌‌”,是否能接受我长期的隐瞒。

我心虚,拉着妻子出了诊室,在走廊里跟她说:‌‌‌‌“两个月前单位刚组织了体检,大部分项目都做了。‌‌‌‌”我提议,这次她做检查即可,我不做,还能省点钱。妻子同意了。

我是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和妻子新婚一年多。婚后,我不敢跟恩爱的妻子坦诚我是乙肝病毒携带者的事实。妻子时常表露想要孩子的心愿,家人也时常催促。我总是借口工作长时间久坐和熬夜加班,偶尔还要喝酒应酬搪塞过去,表示希望等调养好身体再说。

妻子接受了我的说法,理解我,也很关心我。有段时间,每到晚上11点如果我还不躺下睡觉,她就故意装作生气:‌‌‌‌“你不睡,我也不睡!‌‌‌‌”我知道她心疼我,她越这样,我就越自责、愧疚。我又何尝不想和她一起孕育我们的孩子呢。

在深夜几经辗转反侧,我决定先了解乙肝病毒对新生儿的传染性,这在当时是我无法回避的问题。

我和妻子生活在江西一个小城市,可靠的信息来源不多。我一边上网搜索资料,一边到城里唯一的三甲医院咨询。询问结果告诉我,男性乙肝病毒携带者的精液内确实含有病毒,但精子、卵泡和受精卵等细胞非常幼稚,不适合病毒生存。因此,胎儿被父亲的乙肝病毒感染的可能性很小。我长舒了一口气。

保险起见,接下来几天,我开始背着妻子,偷偷在手机上搜索关于乙肝病毒在夫妻间传染的信息。期间,我下载了一个与肝病咨询有关的软件,在线咨询了上面的好几名医生。从线上咨询结果我得知,性接触和唾液,是夫妻间可能传染乙肝病毒概率最高的两种方式。但在有抗体的情况下,一般不会传染。

当时我和妻子刚搬到新居,我比妻子下班时间早,有几天,我趁着妻子还没到家,翻找柜子、抽屉,想找妻子的体检报告,看看报告上有没有相关检测项目和结果。可惜一无所获。

2

听我父母说,我是在刚到学龄时一次偶然的体检中,诊断出体内携带有乙肝病毒,是‌‌‌‌“小三阳‌‌‌‌”。对此我并无记忆,只记得打小学起到初中,就习惯了父母带我四处求医的生活,还吃了近十年的药,‌‌‌‌“小三阳‌‌‌‌”却一直没有得到缓解。

医生每次都说,这是‌‌‌‌“不治之症‌‌‌‌”,只要我的肝功能没有问题,就没有必要再继续吃药,以免增加肝脏负担,并嘱咐我,一定要注意饮食清淡,长大后不要喝酒。

我至今没有弄清我身上携带的乙肝病毒从何而来。在我出状况后,我的父母到医院做了检查,一切指标均正常。后来长大了些,我才听母亲说,我们同村有许多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和我一样,他们看起来身体健康,有的活到和父亲一样的年纪也并未感染乙肝和其他肝病。

不过不可否认,村中有小部分人成了乙肝患者,他们脸色暗黄、常年吃药,围绕他们,我不时能听到有关肝炎肝硬化的讨论。不过,就连我父母也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种病为什么会在村里这么常见,母亲还猜测,是不是因为村里水源不洁,才导致村里那么多肝病患者。但这种猜测也没有根据。

有一次机缘巧合,母亲一个个数起村里谁家有乙肝病毒携带者和肝炎患者。听到其中几个人的名字,我起了精神——小时候,我经常去这些人家里玩,其中几个人,我还时常在他们家中吃饭。小时候,村里的孩子总是成群结队,在谁家里玩累了、玩饿了,就留在谁家吃饭。

想起我小时候抵抗力弱,三天两头感冒,当时我还怀疑过,我是不是在那时接触了乙肝病毒,最终成为携带者?不过后来我的医生也针对这个猜想提醒过我,平常生活中的接触不容易感染病毒。因此,我如何成为乙肝病毒携带者这件事,我一直无法溯源。

除了比同龄男性瘦一点,我的身体没有出现任何不适。我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升学。不知是否出于安慰,我时常会在潜意识里忽视自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只有这样,我才能确定自己不输给常人,别人能做的事情,我也能做。

也因为这样,即使我的奶奶千叮万嘱,高中我到城里上学后,也就不再忌口。那时学习压力大、课时安排紧凑,我时常晚睡早起。高三时候,我从‌‌‌‌“小三阳‌‌‌‌”转为‌‌‌‌“大三阳‌‌‌‌”,唯独幸运的是肝功能依旧正常。

每年固定时间,我都要到医院抽血检查肝功能和‌‌‌‌“两对半‌‌‌‌”。幸运的是,多年来我肝功能一直正常,虽然携带乙肝病毒,却并未罹患肝病。不过,每年检查,医生都会告诉我,肝功能正常不代表绝对安全,各种因素作用下,病毒携带者的肝部随时可能病变,因此要定期复查。

今年4月,我在一次例行检查中,一度看到了康复的希望。那次检查中,我在医生建议下,第一次额外做了病毒DNA定量检查。据医生说,这个检查可以检测出血液中乙肝病毒含量。

当天下午,我在窗口领到报告单,一张张翻看过去,我的肝功能正常,一如往常。没想到的是‌‌‌‌“两对半‌‌‌‌”的检查结果,居然也正常了。

难道正如网上传言,‌‌‌‌“大三阳‌‌‌‌”可以不治而愈,难道我真的摆脱了乙肝病毒的纠缠,再也不用担心会传染给妻子和胎儿?

喜悦难以抑制地冒了出来,我快步返回肝病科诊室的时候,一个面黄肌瘦的乙肝患者正在咨询,我在门外等待,反复翻看好几次现实结果正常的报告单,憧憬起未来的美好生活。

但医生看完我的报告单后,这些憧憬立刻被击碎了。医生看了我的病毒DNA定量报告,发现我的病毒DNA定量严重超标。如果‌‌‌‌“两对半‌‌‌‌”结果正常,病毒DNA定量也一定正常。他让我复查一次,结果显示,我依然是‌‌‌‌“大三阳‌‌‌‌”。

我愈发担心身上携带的病毒会传染给妻子,每次亲密接触,我依旧认真采取安全措施。与此同时,我对接吻也更加谨慎。我不敢张嘴,害怕通过唾液传染给妻子,好几次妻子凑过来要‌‌‌‌“亲亲‌‌‌‌”,我都借口得了口腔溃疡躲过。连以往的晚安吻,不知不觉也被我省去了。

鉴于我们之前恩爱得恨不得黏在一起,妻子很轻易地觉察了我的反常行为。但她不明所以,问我是不是不爱她了。我只好解释,是因为工作太累,想早点休息。

除了担心病毒传染,我也害怕造成心理上的创伤。我经常反问自己,该如何跟妻子说起我的‌‌‌‌“不治之症‌‌‌‌”,妻子在得知后可能有什么反应,我该如何面对始终信任我的妻子呢?事后我反省,当时搁置这个问题的原因之一,是我害怕承担妻子和她的父母得知真相的结果。

有一次,我在路上偶然听到一位陌生中年妇女打着电话,生气地跟电话那头的人说:‌‌‌‌“当时不知道他有小三阳,要是知道,我哪会让女儿嫁给他。‌‌‌‌”由此我便联想到自己。

我不知所措,上问答网站搜索其他人对乙肝病毒携带者的看法。没想这个决定让我更为焦虑。搜索相关问题后,这个软件经常向我推送有关乙肝的消息。我还记得一个网友的讲述,表示如果婚前知道丈夫是大三阳,肯定不会走入婚姻。还有人正准备和乙肝携带者着的配偶离婚。我更害怕向妻子坦白,时常失眠、食不下咽。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216/17093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