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盟军经济战俄罗斯最快4月15日破产?

俄乌谈判未见停战迹象,乌克兰人民面临俄军的空袭和炮击,人道灾难不忍直视。而乌克兰的西方盟国唯恐卷入战争,不愿出兵相助,只是用经济制裁来抑制俄国。摩根史坦利这样分析:(俄国)卢布持续崩溃且没有替代缓冲驰援的状态下,俄国最快将在4月15日面临主权违约危机,届时就算莫斯科选择与国际市场全面断线、或者中国仍愿意无条件挺俄给予金援,持续走坏的“国家破产”危机,仍将在这个全球化时代里给俄国带来史无前例的经济战冲击。

“如果‘人道走廊’的终点只能是俄罗斯乌克兰平民真的愿意逃吗...”俄国入侵乌克兰的侵略战争,8日持续僵持不前的消耗战泥沼。周一下午,乌克兰政府代表团与俄国代表,在白俄罗斯边境进行了第三次停火谈判的交涉,尽管会谈没有和前两回合一样直接破局,但乌俄双方仍然无法达成可信共识,针对当前最迫切的乌克兰平民撤离疏散“人道走廊”,也出现了鸡同鸭讲彼此猜忌的明显裂痕。

哈尔科夫近郊的俄军运补车队

目前,以美国国会为主的施压来源,正准备对俄国石油天然气祭出“禁运令”——至此,俄罗斯已超越伊朗、朝鲜,成为全世界封杀以“最多制裁”的国家——根据摩根史坦利7日的估算,俄国经济很可能在4月15日前崩溃坠谷,因主权违约而走入“国家破产”的孤立险境。

在“人道停火”的交涉上,乌俄双方7日的谈判并没有令人信服的突破性进展。根据俄罗斯国防部7日的说法:俄军虽认可乌东被围的马立波、哈尔科夫与苏梅撤离平民,但人道走廊的疏散路线,只能通往“俄国与白俄罗斯本土”。

相关安排随即遭到乌克兰政府的愤怒拒绝,7日前线亦不见两军的有效停火。直到同日入夜,乌俄第三回合停火谈判结束后,俄国外交部才在联合国安理会上松绑加码:

俄军周二会再次人道停火,建议平民来俄国本土避难,但不会刻意阻止疏散朝往乌克兰西部逃离。

俄国外交部强调,8日的人道停火,将从莫斯科时间上午10点开始(美东时间凌晨1点以后),承诺放行范围包括基辅、哈尔科夫、切尔尼戈夫、苏梅与马立波——之中,尤以四面被围,但断粮城内还有15~20万平民受困的马立波,问题最为严重(因为马城没有直接路线能往遥远的乌西、或非俄占领区撤离)。因此无论乌俄双方,对于8日的新一波停火承诺,都抱持着相对悲观、怀疑的不期待立场。

伊尔平逃难民众

俄国驻联合国大使涅班济亚(Vassily Nebenzia)表示:人道走廊与停火协议之所以不断崩溃,“全部都是乌克兰自导自演,乌军自己轰炸自家平民,好栽赃给俄国的战争阴谋”,但此一指控并没有任何证据,亦不符合平民受害者指控的武器种类与开火方向。

但乌俄的第三次停火交涉,真的完全没有进展空间吗?事实上,乌俄7日的协议,已没有和前两次一样无功破局,这对于周四的关键机会——土耳其出面斡旋,安排乌克兰外长库列巴,与俄国外长拉夫罗夫,于3月10日在土耳其西南部、地中海观光名胜安塔利亚“真人会谈”——已拉出足够些微的外交缓冲。

在10日的乌俄外长会面前,基辅与莫斯科都各自表达了“强硬喊价”的外交立场。像是克里姆林宫7日就表示,俄国对这场“特殊军事行动”的任务诉求非常清楚,普京总统仍然坚持:

(1)乌克兰全面解甲放弃军备;

(2)乌克兰必须马上修宪,直接在宪法承诺“永不加入”北约或欧盟;

(3)乌克兰必须正式承认克里米亚是俄国领土;

(4)乌克兰必须承认顿巴斯两共和国的独立主权;

除此之外,克里姆林宫虽然开始对“是否斩首总统泽伦斯基”释出了松动讯号,但普京团队仍坚持,就算泽伦斯基不死、不下台、并留任总统一职,俄国的停火条件仍会要求乌克兰从总统制改为内阁制,并暗示得由俄国指定的亲俄派领导人博伊科(Yuriy Boyko)担任掌握实际统治权的临时总理。

但以上的种种条件,几乎没有一项能被乌克兰政府所接受。对此,泽伦斯基仅强调自己愿意谈但不畏战的立场,并重申自己非常愿意与“俄国总统普京一对一直接对话”,以寻求最直接与最坦白的停火与谈判担保。

伊尔平街景

然而在外交斡旋持续的状态下,乌俄双方的战场进度,却没有明显或具突破性的进展。7日,乌克兰政府宣称在哈尔科夫城外,成功击杀了俄国41军的参谋长——杰拉西莫夫少将(Vitaly Gerasimov)——此一说法,目前虽没有莫斯科的官方讣告,但已由国际独立调查机构Bellingcat透过国安线报证实。

杰拉西莫夫少将,过去曾参与第二次车臣战争、叙利亚内战、以及2014年并吞克里米亚半岛的军事占领行动。目前乌克兰军方并未详细交代杰拉西莫夫的死法与过程,但若全案为真,者也将是俄国41军在这场“特殊军事行动”中,第二名阵亡的将军级战场指挥官。

虽然连续击杀了俄军将领,乌克兰部队在各地围城战场的防守与突围,却仍持续处于恶化劣势。因为从本周开始,俄军开始扩大对各围城区的“夜袭轰炸”,在基辅以西的乌西后方,也陆续有战略储油库、机场、公路干道,遭遇俄军空袭摧毁。显示俄军有意全力切断乌克兰与北约盟国之间的“军事补给线”。

不过与此同时,开始全力动员支援乌克兰的美国朝野两党,目前已在美国国会全力加速乌克兰版的“租借法案”,并准备于本周内强力推动美国市场对俄国天然气与石油的“禁运令”,以全力封杀俄国的经济国力。

虽然美国本土对于俄国化石能源的进口比例与金额并不突出,但从美国开始的禁运表态,却很可能连带影响高度仰赖俄国能源的欧盟市场——但对此,仍没有足够信心切断俄国能源开关的德国政府,7日就已重申“暂时不支持切断俄国能源供应”。

德国政府强调,欧盟各国预计将于本周推出能源调转蓝图,并以1年为期减少3分之2的俄国能源进口总量,但就短期而言的“现在”,德国与欧盟并不乐见于直接切断、禁运俄罗斯的能源。因为直接暴涨、甚至如俄国威胁所言飙破每桶300美金的石油天价,很可能对全球经济带来更不可收拾的灾难冲击。

本周开始,俄军扩大夜袭轰炸,在基辅以西的乌西后方,也陆续有战略储油库、机场、公路...

本周开始,俄军扩大夜袭轰炸,在基辅以西的乌西后方,也陆续有战略储油库、机场、公路干道,遭空袭摧毁。

欧洲各国对于“石油禁运”的焦虑,除了冲击本国经济与民生压力之外,同时也有其他的外交压力,譬如特定国家仍希望寻求中国政府的调头“对俄施压”,以逼迫普京尽早放弃这场无人得利的惨烈战争。在当前的国际制裁下,中国无论是金融、还是物资贸易,都成为支撑俄国经济的救命稻草——其中,中国的石油进口总量中,有超过15%来自于俄国,是仅次于沙特阿拉伯、供应中国的第二大能源进口国;而俄国出口的石油总量,也以中国为第一大出口对象,有23%输往中国。

仅管就中共外交部的立场来看,被禁运的俄国石油由中国承接是理所当然,但禁运一事所造成的国际油价狂飙、全球经济与供应链重挫,却也将直接冲击作为最大石油买家之一的中国自身经济。就算俄国愿意以优惠的长期合约扩大向中国供应石油,但因战争失控性翻倍的总体油价,所带来的压力却也让人极难忍受。

面对美国国会“禁运俄国石油”的政治表态以难以阻止,美国国务院本周也全速推动伊朗核子谈判的解禁,甚至直接派团前往委内瑞拉,与势同水火的委国总统马杜罗“商讨和解”并解除对委内瑞拉的石油禁运——两种举动,加上施压沙乌地等中东油国扩大增产,都是美国为了封锁俄国石油、平稳欧陆能源供应所作出的战略性备案。

除此之外,摩根史坦利7日也对彭博表示,汇率持续失控、且已成为“全球第一大被制裁国”的俄国经济,目前正急遽坠谷。考虑到卢布持续崩溃且没有替代缓冲驰援的状态下,俄国最快将在4月15日面临主权违约危机,届时就算莫斯科选择与国际市场全面断线、或者中国仍愿意无条件挺俄给予金援,持续走坏的“国家破产”危机,仍将在这个全球化时代里给俄国带来史无前例的经济战冲击。

责任编辑: 刘诗雨  来源:世界新闻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308/1718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