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镍价单日翻倍 传中企遭挟仓劲蚀624亿元

大宗商品市场在俄乌战火期间大开狂野派对,魑魅魍魉原形毕露。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镍价继周一暴涨66.25%后,周二盘中曾飙1.1倍,每吨高见10.13万美元(约79.06万港元),创下历史新高。如此惊人的升幅在商品市场可谓绝无仅有,价格波动相比起股市中的“妖股”也不遑多让,难怪 大陆以“妖孽”谐音“妖镍”形容这台大戏。市场传闻更指,有 大陆大户惨遭“挟淡仓”,损失恐达80亿美元(约624亿港元)!

因应行情剧烈波动,LME于本港时间周二下午紧急暂停了所有镍期货的交易。LME指,俄乌局势显然影响了镍市场的运作,基于“市场秩序”而作出了这项决定;又谓将筹划重新开放交易,惟不排除会连续多日停牌。镍期货交的孖展的保证金要求,会按周一收市价计算。

镍的粤音为“聂”,乃重要的工业金属之一,常用于制造不锈钢;也可以作为电镀原料;在石油化工的氢化过程中用作催化剂;用于制作镍氢电池、镍镉电池等电子设备及电动车电池。事实上,镍价飙升固然有俄乌局势的影响,但俄国的镍矿产量实际仅占全球约9%,目前升幅已明显脱离了供求等基本因素,导致一时间各界阴谋论四起。

市场传闻称,有外国资金趁着镍矿供应受限之际,对中国最大镍矿巨头、不锈钢生产商青山控股“挟淡仓”,导致其所持有的约20万吨镍淡仓惨遭血洗,因没有足够现货交割,惟有大手买货平仓,引发镍价失控丧升。

早于上月中旬,已有外媒报道青山控股所持有的淡仓,该企去年开始建立有关淡仓部分原因是主席项光达想对冲产量增长,并认为镍价的上涨势头会消退。青山在印尼的镍生产成本低于每吨一万美元,远低于市价。另有传闻指,某外资矿业公司打算透过挟仓行动狙击青山,以谋取青山于印尼镍矿开发项目的权益,惟消息遭到该外资企业的否认。

市传青山控股今次损失达80亿美元,项光达回应内媒询时声称,目前青山的投资仓位和经营都没有问题。他续称:“老外的确有些动作,正在积极协调。今天接到很多电话,国家有关部门和领导对青山都很支持。”

事件亦波及大型中资银行,据报LME已给予建设银行(00939)子企CCBI Global Markets宽限期,补足该行周一未能付足的数亿美元保证金。分析指,LME的做法实属正常,不代表该行有违约风险,更大可能是因为CCBI的某位大客户遭“Call孖展”却未能及时补仓。

不管如何,镍价疯涨下,其他工业金属也大上大落。LME期铝周一触及每吨4,073美元的历史高位,惟昨日受镍期货停止交易消息拖累,盘中掉头倒跌最多6.87%,低见3,483美元,只是与去年同期相比仍高出六成。LME锌价及铜价昨日分别狂飙19.32%及5.13%后,也双双转跌。去年上半年64.19%收入来自电解镍的新疆新鑫矿业(03833)股价昨日曾飙15.78%,触及2.2元的52周新高,收市却倒跌6.84%,收报1.77元。

工业金属暴涨给经济复苏带来更多隐忧,全球最大综合资源企业必和必拓行政总裁韩慕睿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增速或低于5%,理由是大宗商品价格飙升可能会对通胀产生“溢出效应”,而俄乌战火则进一步带来不利影响。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东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309/17181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