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工作职业 > 正文

月薪2500元,中国年轻人正在“逃离”银行

在银行工作半年后,陈佳佳就决定了“裸辞”。

在号称“史上最难毕业季”的2020年秋招中,陈佳佳幸运地“杀出重围”,入职了武汉一家国有银行。在大众的普遍印象中,银行一直是高端“金融行业”的代名词之一,进入这里工作,也意味着将拥有丰厚的收入和体面的工作环境,并且还是个稳定的“金饭碗”。

但是,冲着“福利好,补贴多,说出去爸妈有面子”而来的陈佳佳很快就被这份高强度工作压垮了。作为大学毕业生,她要从一名普通柜员做起——身上背负了大大小小十多个营销指标,每天工作时长达到12小时,却只能拿到底薪。这段时间一直被抑郁情绪困扰的陈佳佳最终决定,放弃这份工作。

和陈佳佳相比,于冰心算是业内“前辈”了。在研究生毕业后入职贵阳一家国有银行的于冰心,已经工作了三年,一路由柜员升到大堂经理、再做到理财经理。即便如此,她还是在去年年底时,不顾行长的极力挽留,提交了离职申请。“每月到手的工资常常只有2500元,看不到希望。”她说。

又是一年毕业季临近,2022年银行春招已经启动。但是,银行业“金饭碗”的魅力已经消退。据统计,从2016年起,四大国有银行的员工人数开始逐年下滑。2021年中报显示,四大国有银行较2020年底已减少了5.1万人。以工商银行为例,2015年至2020年,该行柜面人员占比从29.8%降至18.1%,在岗员工人数从15万人减少至8.3万人,五年累计减少了6.7万人。

而从中“逃离”的,大多数都是90后的年轻员工。

在微博上,有一个名为“今天你从银行辞职了吗”的超话,创建于2018年,至今仍在持续更新中,其中已经发布了6.5万贴,有3.3万人参与,阅读量达到了3.5亿。年轻人们在这里一边吐槽自己的工作,一边分享自己离开的决心。

“除了人,我们什么都卖”

“银行柜员要去卖一切你能想到的东西。除了人,什么都卖。”胡蓉自我调侃说。作为江西一家国有银行的柜员,她身上背负着十多个营销指标:推销保险、贵金属、理财、拉存、信用卡分期,还有交电费、交社保等业务。

为了让员工完成指标,胡蓉所在的银行规定,每个员工会有对应的任务指标,每天还会要求员工完成固定的该项任务工作时长,两项都没有完成的话,一天要扣款5000元;一项任务没完成,就要扣款一两千元。胡蓉说,自己的“保底工资只有3000多元,每个月都完不成,只能拿到底薪”,但是,完不成任务的话,这个月扣完就往下个月扣,直到年终奖扣光为止。

能够进入银行工作的应届生们,大多是从985、211高校的金融、财经等相关专业毕业,经过了多年苦读后,怀揣“金融梦想”,踏入职场。但让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在春招、秋招的千军万马之中拼杀而出之后,面对的工作状态却和当年的职业理想拉开了巨大的差距。

“我们在学校学的,都是货币银行学、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等等高大上的理论。”于冰心说,但真正在工作中,她却发现,工作内容和学习的专业一点都不相关。“在基层网点,甚至省分行,你做的都是金融系统底端的营销工作。”

“我发现,自己的研究生学历没有任何优势。谁更有人脉和能力,把别人的资源和资金带进银行来,谁的收入就高。”失望之下,于冰心选择了“逃离”。现在,她已经改行去职业学校做了一名教师。而当年和她一起校招进入银行的两名同事,在她之前就已经辞职离开。

拉存款、卖理财和保险产品等等任务,琐碎、压力巨大又压低了薪水,让不少进入银行的新人们倍感压力。

“完不成指标,领导就会向你持续施压。”在新疆某国有行做柜员的李晓晔透露说,每年、每季度末,银行都会统计重要指标的完成率;一家银行县与县之间的支行都要互相比拼业绩,如果支行业绩落后了,压力就会向下施加,最后每个柜员的头上都要摊上任务。

想起行内对业绩的考核情况,李晓晔忍不住苦笑。她说,领导会在会议上复盘整个网点的业绩,以及每个人的指标完成情况;业绩不好的员工需要一一站起来解释自己为什么没有完成任务、原因是什么。“像小学生回答问题一样。”任务一直不达标的员工,还需要去支行参加考试。但尽管如此,在她所在的支行,“30多名员工中,只有两三个人能完成全部指标。”

为了完成业绩,银行员工们也需要进行超长时间的工作。到了周末,胡蓉这样的新人会被派去外拓营销,向商户推销各种二维码、信用卡、特色卡,完成任务后才能休息。

胡蓉觉得,自己工作以来,感受到的不仅是疲惫,还有难言的委屈。在支行中,像她这样的新员工们,包揽了一切“杂活儿”,包括统计表格、上报数据、写文章、剪视频、推销信用卡分期等,但这些零零碎碎的事情却都无法计入她当月的绩效。

入行一年多以来,胡蓉说,自己几乎没有度过完整的双休日,“不是在上班路上,就是在开会和考试,到后来我已经分不清每天到底是星期几,只知道机械地按照排班表上班”。

虎年春节的除夕夜,胡蓉就被排班做年终结算,加班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家,第二天六点多继续起床上班。

“刚入职的第一个星期,我经常在家里哭;每当想到上班要一直在监控下活动就焦虑。”入职半年后,在单位安排的体检中,她发现以前一向健康的自己,患上了乳腺结节、肺结节。因为失眠,她还找医生开了抗焦虑的药。

胡蓉也打起了备考公务员的心思。“如果能上岸,我就离开了。”胡蓉说。

银行里越来越“留不住”人了,而其中流失的,绝大部分都是年轻人。

以农业银行为例,它的员工平均年龄正在不断提高。2017年至2019年,数据显示,农业银行30岁及以下的员工占比分别为20.7%、20.0%、19.3%,比例逐年下降;而51岁及以上的员工占比则分别为24.5%、25.2%和27.4%,呈逐年上升的态势。长期以来,农业银行中超六成的员工年龄都在40岁以上;年龄分布在30-40岁之间的人群占比最少,其次就是30岁及30岁以下的人群。

每年都有无数年轻人涌入银行,最终却有不少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留下。

“每年六七月份,分行都会进一些来轮岗的管培生,但好多人做着做着就不见了。”林秋说。她在武汉一家股份制银行做了十多年,年轻人来来去去,她已经见怪不怪。“银行招进来的应届管培生,大多数是做了几个月到半年后,有的连轮岗都没轮完就走了。很多人发现,银行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样子,压力也特别大,每天早上要开晨会、晚上要开夕会;而且付出和回报在他们看来是不成正比的,他们入职的工资都不高,大约在3000元左右。”

“很多人都是研究生学历,心高气傲,自然会想着离开。”林秋说。

“金饭碗”也没有高薪

于冰心这些年轻人们,没有赶上银行业的“黄金时代”。于冰心在职的时候,也常常能听到银行老员工们提到他们过去的高收入。“感觉银行最辉煌的时候是2010年之前,我同事当时拿到的工资就比我现在还要高。”

在2003年,国有商业银行纷纷进行股份制改革,以进一步完善资本实力、改善资产质量,国内商业银行也正式迎来了“黄金十年”。

根据Wind数据显示,从2003年到2013年,国内商业银行的净利润从63.05亿元增长至11356.08亿元,十年时间暴涨了近180倍,且一直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速度;平均不良率也从17.9%下降到了1%。在2011年环球企业家高峰论坛上,民生银行行长洪崎当时曾感慨道:“企业利润那么低,银行利润那么高,我们利润太高了,有时候自己都不好意思公布。”

彼时,收入丰厚、体面稳定的银行工作,也吸引了大量的高校顶尖人才加入。据原银监会数据,2006年商业银行从业人员数量为172万人,到2017年时已经增长至315万人,翻了将近一番。

但在2013年以后,商业银行们业绩增速高达两位数的时代结束。在产业转型和市场化改革的大背景下,商业银行也开始进入变革转型期,2014年,16家上市银行的净利润同比增速放缓4.1个百分点,开始进入个位数增长的时代。

2020年之后,在疫情的影响下,银行业再度面临发展的艰难爬坡。

普华永道《2020年半年度中国银行业回顾与展望》报告显示,在2020年上半年,中国上市银行净利润同比减少9.05%,是银行业历史上首次整体下滑。

根据银保监会发布的数据,在2020年,商业银行累计共实现净利润1.94万亿元,同比下降2.7%,降幅较前三季度收窄5.6个百分点。平均资本利润率为9.48%。平均资产利润率为0.77%,较上季末下降0.04个百分点。

银行业员工也普遍面临降薪趋势。2020年半年报显示,36家A股上市银行给付员工的现金同比下降了5.9亿元;36家A股上市银行中,有23家银行出现降薪,占比为63.8%。

于冰心说,她的老同事们心理落差也很大,“他们也感受到自己的工资在一点点减少”。

“我们同事间经常笑称我们行是‘2500行’,意思是如果你完不成目标,拿到手的钱就只有2500元钱。以前大家完不成还会均分,现在已经不可能了。”她说。

林秋也感觉到,她自2010年入职后,工资基本没有怎么涨过。“以前银行还会给员工发各种礼品,福利和待遇都很好。但现在,年终奖也变得很少,有时候中秋节连月饼都不发了。”

银行中的晋升通道也变得狭窄,这份工作对他们来说,缺乏成长性。“如果想接触到银行系统内更高端的工作,只有去总行做金融产品设计。但总行、投行等部门的产品设计工作,似乎只有清华、北大毕业生才进得去。从底层干起的人,大概率升不上去。”于冰心说。

易观分析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苏筱芮则分析,现在很多年轻人不愿再留在银行,一方面是因为数字经济时代,各种新职业形态层出不穷,很多比银行更能兼顾财经、金融行业年轻人兴趣和专长的工作涌现;此外,近年来银行领域屡屡曝出“关系户吃空饷”、“酒文化”等相关弊病的报道,引起热议,部分机构存在的这些“沉疴旧疾”也损害了银行业的形象,使得传统银行对年轻人们的吸引力有所下降。

含金量下降的银行业“金饭碗”,失去了诱惑力。

银行网点“缩水”

众多商业银行急着推动员工们去“内卷”做营销,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银行业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商业银行们不仅要面临银行业内部的竞争,还要面对互联网巨头凭借流量优势拓展和吸引线上用户的挑战。这是商业银行强调全员营销的重要原因之一。”易观分析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苏筱芮强调。

在苏筱芮看来,银行业在不断加大对科技人才的招聘,在线上渠道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但传统网点则出现了“关停并转”的现象。在此背景下,传统一线人员的地位有所下降,压力却丝毫不减,也造成了银行业的人才不断流失。

近年来,随着商业银行存款利率持续下降,定期存款对客户的吸引力显著下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通过互联网平台理财。

线下银行网点正逐渐落寞。林秋记得,以往线下网点里总是人来人往,来银行办理各项业务的客户络绎不绝,大堂经理或理财经理在大堂忙碌个不停,一边帮助他们做业务指引,同时还顺便可以向客户推销理财和其他产品。“但现在,有的支行一天来的人都不到100个。等着客户上门的机会已经很少了,银行员工完全要靠自己的人际关系网去做营销。”

年轻人们越来越少光顾银行网点了。他们很少会来银行办理现金业务,大多数业务都可以通过手机办理,也不需要专程跑一趟银行。

客户少了,越来越多的线下银行网点开始被裁撤。据中国银行业协会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国内银行的网点数量连续三年出现下滑,减少了近3000家。截至2021年12月24日,商业银行机构中的网点,已有2459家终止了营业。

尚存的银行网点中,也大多进行了智能化改造,用机具替代柜台成为了大趋势。早在2014年,招商银行就将网点开进了咖啡厅,在那之后,诸如书房银行、蛋糕银行、艺术银行、花店银行等花样,在网点中层出不穷。

但网点的装修越来越好了,设备越来越智能,服务也越来越“不务正业”,到网点的客户还是越来越少。网点的员工,也不能再“守株待兔”,必须要“主动出击”去做营销工作了。

网点的银行员工们自己的认知,也受到了冲击。于冰心就和同事们常常感慨,现在电商、手机支付、互联网金融都很发达,它们在相当程度上已取代了实体网点的部分职能。“在银行买基金和在支付宝买基金是一样的,客户为什么要去银行而不是去支付宝买?而且支付宝的手续费要比银行更低。”实际上,转账手续费也一直是银行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微信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的兴起,也意味着银行的吸储能力和手续费收入也受到了影响。

于冰心解释说,自己离职时,也是因为银行业受到互联网金融的冲击太大,感觉看不到它的发展前景了。

现在来银行办理存款的客户,大部分是上了年纪的老年客户。他们面对很多新兴的智能化设备,也颇为烦恼。

胡蓉每天接待的大多数都是老公公、老婆婆,有的不会写字,有的听力和视力已经很差,她光教他们如何按确认键,都要重复很多次,十分考验耐性。她最委屈的一次,就是一名客户非要她一张一张地数钱、存钱,一边大声斥责着她,一边拿着手机拍下她的每一个动作,准备一不满意就打电话投诉。

为了获取客户,商业银行之间的“内卷”也愈演愈烈。

于冰心说,自己在向客户推销产品时越来越难了,小微客户们经常在一些“小事”上,和她计较个没完:银行给他们的利息有没有比其他银行高一些,是不是存款会多送一袋米、一袋油等等。客户之间还会相互讨论,哪家银行送的东西最多。“现在银行产品同质化很严重,大家就开始在这些方面‘内卷’,用‘小恩小惠’来吸引客户。”在她看来,这并非是一种“良性竞争”。

林秋也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她所在的地区如果有高档居民小区落成,本地各个银行的支行员工都会率先进驻进去,给客户送米、送油,推广产品、拉存,只为了能够打开其中高收入人群的钱包。为了能够完成任务,有的员工还会自掏腰包购买礼品赠送给客户。

多名业内人士表示,商业银行现在的“内卷”,归根结底还是它无法脱离赚取息差的模式,业务缺乏创新、商业模式高度同质化造成的。伴随着房地产贷款、企业贷款管控的加强,这一银行传统商业模式的盈利能力正在下降。

对此,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也曾公开表示,在利率市场化迭加去年以来推动资产端贷款利率下行的背景下,银行目前面临着净息差收窄的挑战,意味着银行需要寻找非利息收入来应对。

商业银行近年来也进入了洗牌期。加以疫情的冲击,不少业务和资产结构单一的中小银行感到了经营压力,纷纷进行合并重组。近年以来,四川、辽宁、山西等多地的中小银行报团取暖,合并重组成为省级城商行。

有业内人士指出,随着国有行、股份行不断下沉,中小银行的经营状况遇困,合并重组能够有效减少运营成本,网点迭加、产品同构、客户重迭现象,减少区域内多银行主体的竞争成本,沟通成本和多岗位之间的摩擦。

对商业银行而言,差异化、精细化经营或许是破局之道。2020年10月16日,监管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修改建议稿)》,提出商业银行应当根据本银行类型、规模和业务实际,制定特色化、专业化的发展战略。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对不同类型商业银行的业务范围、可接受的存款类型和金额、客户群体的类别和规模等分别制定具体规定。

2022年的春招已经启动,包括农业银行、邮储银行、交通银行、招商银行、华夏银行、民生银行、浦发银行、兴业银行、南京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总行以及各省分支行,都已陆续开展“招聘大战”。但在今年的春招中,银行们对柜员的需求程度已不如从前,在招聘的岗位中,更“吃香”的是IT架构专家、运维开发架构师、金融科技岗等相关人才。

银行是一座围城。当外边的人越来越难进入时,里边的人也在想着离开。“今天你从银行辞职了吗”在超话里,3月11日一张新发布的帖子上,一位准备考公离职的网友写道:“已经在路上了家人们,这次无论如何也要上岸!”

(应受访者要求,于冰心、李晓晔、林秋、胡蓉、陈佳佳为化名)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314/1720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