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内忧外患下 中国经济增长还能维持多久?

北京一个被封闭社区的大门。(美联社)

自新冠疫情爆发后,全球经济均遭到重创,但中国经济似乎依然维持一定增长。不久前,中国人大会议又确定了今年国民生产总值增长5.5%的目标。不过在当前国内疫情严峻与俄乌战局影响下,中国以往的经济增长模式还能持续下去吗?

俄乌战争爆发至今已近一个月,全球市场反复震荡,在多方面对中国经济构成挑战。同时,中国国内疫情经历新一轮爆发,在严厉的“清零政策”之下,上海深圳、长春等经济重镇正在苦苦挣扎。中国经济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内忧外患”。

周三(3月23日),美国密歇根大学政治学副教授洪源远在“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简称CFR)研讨会上表示,目前真正拖累中国经济增长的是三个层次的政治风险:“首先是地缘政治风险,就象我们看到正在发生的乌克兰战争,第二个是在中国最高层的国内政治风险,第三是政策层面风险,这些政策令人困惑而又不可预测。”

俄乌战争影响大中国经济与西方恐进一步脱钩

乌克兰的一个难民。(美联社)

当前的俄乌战争,造成全球股市、汇市、原油、粮食和有色金属期货等市场剧烈震荡,而中国对于国际市场的高度依赖性,导致其成为最易受战争影响的大型经济体。

据《金融时报》日前报导,自俄乌战争以来,已处于高位的原油价格再度飙升了27%,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70%的石油和40%的天然气依赖进口。中国进口铁矿石价格,在俄乌冲突开始后的前10天里,就飙升了25%。同时,全球粮食价格也因为俄乌冲突出现了大幅上涨。中国小麦价格和玉米期货均处于历史高位。

此外,受到波及的还包括有色金属、半导体、航空航天和汽车等产业。全球制裁以及卢布贬值,也令中俄贸易面临巨大压力。

除了这些直接经济影响,中国在本次乌俄危机中的亲俄立场,很可能导致西方加快与中国的经济脱钩步伐。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商务和经济高级顾问、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最近撰文指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让民主国家再次意识到威权主义政权的威胁,可能导致美国与中国和俄罗斯的竞争加剧,以强化、振兴自由的国际秩序。

前白宫国安会负责战略规划的资深主任斯伯丁(Robert Spalding)将军也对本台表示,俄乌战争已为西方敲响警钟,自由社会应采取行动。“利用这次乌克兰战争,认识到我们已经身处第二次冷战之中,并开始让自由社会与中国脱钩。”

最近,北京开始政策调整,表面上降低对俄罗斯的支持,并试图与西方国家拉近距离。但外交关系协会中国研究项目高级研究员张彦(Ian Johnson)认为,对习近平来说,要与普京切割很不容易,因为他已经把自己和普京绑得太紧。

“清零政策”成本巨大严厉管控模式难改变

北京的一个新冠病毒检测站。(美联社)

近期,面对传播力极强的奥米克戎变种病毒,中国疫情急速恶化。在所谓“动态清零”的防疫政策下,包括上海、深圳、长春等多个经济重镇,遭到全面或局部封城,众多合资企业、代工工厂被迫停工,民众被要求反复做核酸检测。封锁造成的经济与社会成本大为增加。

仅深圳一地,因封城停摆一周,估算经济成本就约600亿元。而深圳当局一周累计仅查找出643例阳性患者,民众调侃,这相当于找出一名患者的成本为一个亿。

在中国汽车工业重镇吉林省,“清零政策”导致多家大型合资汽车厂全部被迫停产,包括长春一汽集团下属五大整车工厂已全部停工。

上周,习近平对疫情防控做出最新批示,要求努力以最小代价,实现最大的疫情防控效果。不过,外交关系协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认为,这不太可能实现,因为中央对于地方官员的奖惩标准并未改变。中央还是要求地方官员以应对疫情为首要任务,那么这些官员为保乌纱帽,就会用一切可动用资源,以求最短时间内把疫情扑灭。“这就是变向鼓励官员采用更加强制性的、不必要甚至不科学的手段,把事情尽快搞定。”

目前,全球很多国家都已采取与病毒共存的防疫方案,开放社会恢复经济,而中国为何继续坚持采取经济与社会成本极高的严厉防控措施?

黄严忠也觉得难以理解:“中国如果能够与每年导致88,000人死亡的季节性流感共存,为何不能与死亡率更低的新冠病毒共存?这里的态度存在很大的不一致性。”

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杨大利对《纽约时报》说,政府不会放弃控制,是因为北京一直宣传强调中国疫情死亡病例少,表明其专制制度具有优越性。如不能遏制最新疫情,可能会削弱中共的执政合法性。

疫情反弹风险高中国正经历“西西弗斯时刻”

谈到中国何时能够实现社会开放,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孙韵认为,这主要依赖两个因素,一是mRNA疫苗。国产疫苗在对抗变种病毒上已被证明效果不佳,但却不愿从外国进口效果更好的mRNA疫苗,因为这背后,涉及到一个巨大的因新冠病毒而产生的利益集团。她说:“上周我看到科兴公司(SINOVAC)的年度财务报告,去年其总利润就高达400亿美元。这表示他们占据了巨大市场份额,并形成利益集团。如何击败这个利益集团,存在很大的内在困难。”

第二个因素是政治考量。孙韵认为,今年二十大之前,北京不太可能冒着病毒传播的风险实现开放。一切都要等到习近平二十大顺利连任之后。

在经济、舆论等各方面压力下,深圳周一已开始复工复产,但部分地区依然严密管控。对于未来疫情趋势,黄严忠感到并不乐观,因为中国民众依然对病毒缺乏群体免疫力,疫情还可能随时反弹。

“比如深圳,在封锁之后会宣布胜利,说疫情已得到控制,但事情不会到此为止,还会有下一波疫情来袭,然后同样过程再来一遍。”他说,“我把它称之为中国的西西弗斯时刻(指永无尽头而又徒劳无功的任务)。”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325/1725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