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中国“润”潮乍起 为安全感、自由和做个正常人

令狐入境美国的时候,中文网络上的“润学”正方兴未艾。5月的一天他在推特上发帖说,“润学教导,当你确定自己很想离开匪国,不要给自己想这么多困难,多想一想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他说这个话的时候,住在上海浦东公寓楼的年轻人“黎冰”已经下定了决心,这次一定要“润”出去。

从四月份上海封城前后,中文社媒上兴起一波讨论润出国的话题,至今绵延不绝。在对个人生活日益紧逼的国家权力面前,当代中国人除了躺平之外,似乎又多了移民这个人生选择。具体是什么原因驱使这么多人想润出去?在润的路上,各色人等是什么心态?他们又将如何面对润之后的自我?

令狐昌冰在“润”的路上结结实实走了三年。

最后一段距离,他骑着摩托在墨西哥公路上狂奔,从南到北十多天纵贯四千公里。

一路向北

途中的一天,他从摩托上摔下来两次,“没有绝望,就感觉很离谱,呵呵,怎么会一天摔两次?......呵呵,龙头都歪了,还是往前面赶,”一个月后,他在受访电话里欢乐地回忆到。

这些磕磕绊绊对22岁的令狐来说似乎完全不在话下,前方就是他的命运,是他霞光万丈的青春。看着中美洲大地在一路向北的车轮前一点点隐下去,自由的美国在遥远的地平线上一点点升起来,令狐心中充满着甜蜜。

4月26日下午,令狐终于到达了靠近美国亚利桑那州尤马郡(Yuma)的墨西哥边境地带。由西向东的美墨边境线在这里突然向西南拐,形成一个突进美国本土的锐角,来自南美方向的非法移民常常从这里穿越国境线进入美国,这个地带因此在民间被称为“移民角”。

“当时五点钟左右,太阳快要落山了。我的心情开始就是很兴奋啦,终于不用担心墨西哥的移民警察了;然后也很震撼,有那么多用脚投票的人,”令狐声音里的笑意似乎快要溢出来,此时他已身在美国加州。4月26日当天他就和来自不同国家的偷渡者排着队,穿过了美墨边境线。

微信指数截图,分别以“移民”,“海外移民”为热词搜索。(记者王允提供)

带着女友和猫一起润

令狐入境美国的时候,中文网络上的“润学”正方兴未艾。5月的一天他在推特上发帖说,“润学教导,当你确定自己很想离开匪国,不要给自己想这么多困难,多想一想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他说这个话的时候,住在上海浦东公寓楼的年轻人“黎冰”已经下定了决心,这次一定要“润”出去。

“润”是网络流行语(meme),英文单词run(跑路)的中文谐音,一般指中国民众出于对现实的不满或警惕,采用各种办法离开中国,去国外生活,尤以年轻人为主。

与令狐花在路上的三年相比,黎冰从起念要润到实际行动间隔了十多年。“黎冰”是这位青年常用的化名。他大学还没毕业就想润了,但过去十多年,因为各种生活牵绊一拖再拖。

这次他要润的决心部分是因为他的猫。黎冰养的两只猫是他的精神伴侣,帮他熬过了上海严厉的封控时期。但恰恰是上海疫情封控采取的消杀措施,让他深感恐惧,“新闻里的那个住户通过他的摄像头(让我们)看到了,穿着防护服的‘大白’直接把他的宠物打死。所以我梦到的第一个噩梦就是我养的两只猫被无公害处理掉了。”

黎冰同时也担忧各行业的普遍萧条。他虽然学工科出身,但喜欢文字,转行做了信息产业的文案策划师。2016年从内陆西北来上海时,他曾觉得上海遍地是机会,他在行业内虽毫无根基但也做到了月薪在三万到四万人民币之间。不过近几年,行业内的就业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尤其是疫情之后这两年,我每一次换工作的等待时间,或是我做freelancer(自由职业者),客户给我打款的周期和频率就越来越长。”

这些情况让黎冰觉得,在上海继续留下去的可能性越来越低。“疫情封控让我更加明白了,就是我不可以再等待了,因为我不知道我等来的会是什么?”

这次黎冰果断采取了行动,并顺利在7月初拿到了赴日本的短期商务签证,同时还在申请日本留学签。现在黎冰随时可以出发去日本。他在电话里说,理想的润是带着女友和他养的这两只猫一起去日本。

上海浦东地区采取封锁措施,一名安保人员在黄浦江对岸陆家嘴金融区的建筑物前站岗。(路透社)

中国社会的几次剧烈“心跳”

因为上海封控转而想润的远不止黎冰这样在高楼里工作的白领。上海封控所标志的不合理、不人道防疫措施同时在全国多个城市铺展,引发不同地域、各阶层民众对中国“动态清零”政策产生普遍的恐惧、质疑和逃避的心态。有关“润学”的讨论一度在微博、微信,乃至推特等社交媒体上铺天盖地。

身在日本的移民中介Y先生四月份在推特上迎来了移民业务量“不可思议”的暴增,“我也对这一个多月来发生的事情感到好奇,而且觉得很神奇,......就是莫名其妙,为什么这一个多月能有这么好的一个效果?”他出于安全考虑以化名这样告诉本台。

Y先生在推特上开设“空间”,为听众提供移民日本的免费咨询。记者观察到,这样的推特空间在四五月份大量涌现,主持者多为从事移民中介的大陆移民,不仅有日本的,也有澳洲以及美国的。Y先生回忆四月份的盛况时说,“最多的时候,有一个周末,我自己看到的讲如何润出去的空间就有七八个,每一个空间里都有接近一千人。”

Y先生为此所获甚丰,从4月到5月,不到两个月时间中,他签约代理经营管理类日本移民签证的合同就多达几十个,而这经常是日本一般移民事务所一年的业务量。

早已取得美国绿卡、但身在上海的小企业主孟先生在封控期间也突然成了朋友圈里的润学“咨询师”。出于安全考虑,他化名告诉本台,“只有一个是在疫情期间、还没有封城的时候来问过我。其余所有的人都是我封在家里的时候来问我的。”

微信指数显示,在上海封控的三到五月和解封后的六月底,作为“润”的本意词,“移民”和“海外移民”两个关键词的热度在历时曲线图上均出现了罕见的高峰(图示),就像平稳的心电图出现了几次剧烈的心跳。据图显示,过去一年的大部分时间,“移民”热度指数都在三千万以下,而三月、四月、五月和六月底都分别出现了超过七千万的陡峰,在6月28日的全年巅峰时间,甚至接近一亿三千万。“外国移民”的指数从去年12月开始统计,也在今年的5月初、5月底和6月底出现了三次高峰。

微信指数的统计范围包含了微信搜索、公众号文章及朋友圈公开转发的文章,其中涉及的不仅有网页,也有视频,其中视频所占的比例超过70%。同样用“移民”作为关键词在头条指数、Google趋势和360趋势等数据平台中搜索,也在4月到6月底的时间段中出现了平时难得一见的高峰。

6月底的这次高峰在多个数据平台的时间点上有着惊人的一致。已经润到美国的前新浪微博审查员刘力朋在回复本台的推特采访时推测说,这可能与6月27日中国官媒报道,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说要在未来五年里进行常态化疫情防控有关。

腾讯报道,4月3日官方宣布“严格坚持社会面清零不动摇”后,当天移民的整体搜索指数上升440%,视频相关来源也暴增1455%。(腾讯网截图)

起源更早的润

但中国社会润的趋向并不是始于本轮疫情封控。

目前身在澳洲的独立作家慕容雪村几年前就在中产阶层的朋友圈里劝“润”。他说他早就预见到了上海封控期间漠视民众基本权益的现象,“过去几年,简略地说,就是政府的权力越来越大,平民的权利日渐萎缩。”慕容认为,这种情况在未来一定是会变得非常糟糕,并影响到中国的国运,“那么接下来的中国会是什么样的中国呢?会是一个更加封闭的,更加贫穷的,更加保守的中国,我觉得也是更加癫狂的中国。很多人担心的是这个。”

慕容劝那些平民身份的中产朋友,出于保全自身的目的尽快移民出去。他的这种劝说也正对应着中国近年以来的形势发展。

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政府在极权体制的道路上快速飙进,政治上高度集权,社会控制在高科技的加持下日趋收紧。通过“人脸识别+健康宝+票务系统”的迭加,公民的行动自由一步步沦陷。四月份暴雷的河南村镇银行众多受害储户想前往讨债,却被突然变成红码的健康码挡在路上。而普通民众遇到社会不公,也难以获得公权力的帮助。二月份被曝光的徐州丰县铁链女事件,官方接连发了五个前后矛盾的通报,但问题的真相仍然云遮雾绕。

与此同时,国民经济、尤其是民营经济在政府的重压之下苦苦呻吟。阿里、腾讯等中国代表性的网络科技企业在遭受一轮又一轮的管控,利润、股价双双出现历史性跌幅。随之而来的是这些互联网大厂大规模裁员的声音此起彼伏。更有甚之,市值超过两万亿人民币的校外培训产业顷刻之间被政府一声令下连根拔除,几百万从业人员只得另寻出路。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712/17744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