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更多美国人买枪武装自己 枪支管制陷入困境

华人女子莉莉的AR15持枪照。(受访者提供)

想要将美国民众“解除武装”的梦想已经越来越难以实现。尽管仍然经常可以听到要求控制枪枝的呼声,但其可能性和有效性却受到了质疑。原因是,在现实中,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购买枪支弹药,成为拥枪者。美国民间的枪支拥有量在大幅增加。

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并未拥有枪枝,并支持实施更严格的控枪法律。根据盖洛普民意调查(Gallup)的数据,民间枪支拥有量几十年来一直停滞不前。

然而,实际情况却与民调结果相反。在现实中,枪支销售量近年来一直在不断地打破纪录。根据行业内评估,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由新的枪支拥有者购买。

同时,拜登总统一直努力推动的广泛枪支管制议程,到目前为止仅落实为一项单一的立法,即扩大背景调查,并为各州的红旗法提供拨款。但在禁止任何特定武器方面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在法律方面,最高法院于6月驳回了纽约的一些限制隐蔽持枪的法规。事实上,这为在其它州针对类似法规展开法律挑战开了绿灯。

保守派的曼哈顿研究所(Manhattan Institute)的兼职研究员、前联邦检察官托马斯·霍根(Thomas Hogan)对此表示,任何试图真正“解除美国人武装”的提议都只是一个“空想”。

武装到牙齿

支持控制枪支的人士认为,如果限制枪支所有权,那么坏人就更难获得枪支,枪支犯罪也会因此减少。

对此论点,一个常见的反驳就是,一些拥有最严格枪支管制法律的地区,如纽约市、芝加哥或费城,所面对的枪支犯罪数量,要比许多枪支法律不那么严格的地区多得多。

支持枪支管制的人通常会就此反驳说,由于罪犯可以在法律较宽松的邻州获得枪支,所以严格的法律被削弱了。

然而,调查结果显示,犯罪分子很少去合法地购买枪支。

2016年的一项政府针对监狱囚犯的调查显示,只有约9%的人去枪支商店,或当铺购买他们犯罪时所携带的枪支;不到1%的人是在枪展上买的;近43%的人说,他们是在网上找到的,或从私人那里得到的,包括亲戚或朋友;大约6%的人说,他们是偷来的。

霍根指出,简单地增加合法获得枪支的难度会收效甚微,因为有数量庞大的民众现在已经武装到牙齿了。在他看来,枪支变得稀缺的情况早已开始,事实上,从一开始就没有改变过。

他对《大纪元时报》(The Epoch Times)透露说:“美国生产规模最大的枪支是塞缪尔-柯尔特左轮手枪(Samuel Colt revolver)。”

支持枪支管制的活动人士举出了澳大利亚的例子。该国通过强制性枪支回购等活动,大幅解除了民众的武装。

但美国民众的武装规模与之完全不同。十多年来,美国民间拥有的枪支要比整个人口还多,而且这个比例还一直在增加。

在2020年和2021年期间,美国的枪支销售尤其呈现了爆炸性增长,其曲线与暴力犯罪的上升相吻合。

据行业组织全国射击运动基金会(NSSF)估计,仅在这两年里,美国的枪支拥有者的队伍就增加了近1400万人。

大纪元大数据调查”( Epoch Times Big Data Poll)发现,即使在民主党人中,也有大约九分之一的人在2020年购买了枪支。

霍金说,美国“从未有过那种‘没收枪支是可行的’的情况”。

他问道:“在美国民间拥有的3.5亿-4亿枝枪中,有多少枝枪会被交出来?即使所有合法持枪的所有者都交出他们自己的枪,罪犯们也不会。”

他估计,想要解除美国人的武装,可能需要数百年的时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枪支这种物品不容易变质和腐败。

他说:“你可以把枪藏起来,你可以把它们埋在后院。50年后,你可以再把它们挖出来,只需要用一个清洁工具,一个非常基本的清洁工具,在大约五分钟内,你就可以让你的枪支恢复正常工作。”

AR-15步枪

枪支管制支持者主要针对的目标是所谓的“突击步枪”,特别是AR-15。他们认为,这种枪是为了在战争中杀人而设计的,掌握在平民手中并没有合法用途。

批评者从几个方面反驳了这种说法。

首先,AR-15步枪中的AR,代表的是最初的设计者Armalite,而非“突击步枪”(Assault Rifle)。其次,虽然它确实是为军事用途开发的,但它的民用版本为功能削减版,为半自动版。

此外,AR-15已经成为最通用的步枪平台之一,也是美国最流行的运动步枪。根据全国射击运动基金会的数据,美国民间大约有2000万支此款枪支。

尽管美国的步枪拥有者越来越多,但根据约一半的警察部门提交给联邦调查局(FBI)的2020年犯罪数据,美国只有约1%的暴力犯罪使用了步枪,而大约20%的犯罪使用了手枪。

霍根说,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罪犯们更喜欢的枪,是小型的、易于隐藏的手枪。

AR-15有时被描述为“高性能”枪支,特别致命;而有时则被描述为威力不够,对打猎没有用。这两种说法都不完全正确。

已发生的大多数枪击事件,甚至是大规模枪击事件,都发生在近距离。在近距离,与手枪相比,AR-15步枪的优势——精确度和子弹初速度——都会有所下降。而其缺点——体积和重量——则变得更加突出。在一些备受瞩目的大规模枪击案中,枪手更经常地使用了这种步枪,但几乎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枪手选择AR-15是因为它是最致命的武器。事实上,市场上还有比AR-15更致命的步枪。

另一方面,关于其在打猎方面威力不足的说法也已经过时了。AR-15步枪最初被设计为使用军事用途的5.56球弹,这确实不适合打猎。然而,弹药技术的进步,使得更多类型子弹的开发成为可能,并使得该款步枪在主要狩猎中小型猎物——尤其是野猪——的猎人中很受欢迎。

还有就是关于宪法方面的争论。

法律战场

第二修正案规定:“管理良好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的,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受到侵犯。”

支持枪支管制的人,甚至一些最高法院的法官,都将该修正案解释为:宪法允许对枪支所有权进行广泛限制。他们认为,宪法只保护有组织的州民兵的持枪权,而在内战后,州民兵已被改造成国民警卫队。

另一方面,第二修正案的倡导者说,目前的大部分枪支限制都应该被取消。他们指出,如果持枪权的基础是需要从民众中抽调民兵——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阻止政府成为独裁政府和暴君——那么民众需要有持枪的自由。

最高法院在2008年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中裁定,并在2010年麦克唐纳诉芝加哥案(McDonald v. Chicago)中重申,宪法第二修正案也保护了携带武器自卫的权利。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有关枪支法律的各个部分,不断被推向一个或另一个方向。倾向于民主党的州增加了更多的限枪法规,而倾向于共和党的州,则取消了一些限制。

今年早些时候,最高法院保守派以6比3的多数,推翻了纽约州的一项法律。根据纽约的这项法律,很难获得在家庭之外携带枪支的许可。该裁决对实施枪支管制的支持者带来了沉重打击。

同时,最高法院的这个裁决,也为挑战各州类似的限枪法规打开了一扇门,例如那些禁止在“敏感场所”携带枪支的法律。

因此,除非法律环境发生巨大变化,否则美国民众不太可能很快失去他们手中的枪支。

责任编辑: 刘诗雨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928/18090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