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李濠仲:找名人冲政治声量——马斯克这一课

作者:
马斯克可以一面欢迎川普回Twitter,一面看坏川普选情,可以2020票选拜登,2024再指他太过老迈,可以前一步支援乌克兰抵御俄罗斯,下一刻就建议乌克兰以领土换取和平,这都是他的自由,庞大的赞许和批评声量都无涉他续行本业,那么,同样的,马斯克当然也可以今天支持徳桑蒂斯,明天就收回支持。BBC对徳桑蒂斯和马斯克在Twitter Spaces同台所评论的一句话便颇为中肯:马斯克既拥有可以炒作德桑蒂斯的平台,同时,他也可以用这一平台将他打倒。

佛罗里达州州长徳桑蒂斯预计在Twitter Spaces和马斯克对谈,并宣布参选总统,但因技术问题导致原本安排一度中断。(合成照片/美联社)

佛罗里达州州长徳桑蒂斯正式宣布参选总统,他被视为川普党内最大劲敌,但两人民调仍有一段差距,因此,徳桑蒂斯便希望借由和美国企业名人马斯克在Twitter Spaces对谈,同时宣布参选,以快速“冲人气”。但不论是NBC、《纽约时报》,还是外媒BBC,都认为徳桑蒂斯太过亲近马斯克恐怕是利弊互见。(结果因为Twitter技术问题,导致原本排定美东时间晚间6时的线上执播无法进行,但稍早前徳桑蒂斯已正式向联邦提交参选文件)

先前徳桑蒂斯打算在马斯克节目宣布参选,着眼利的部分,在马斯克买下Twitter,让美国保守派声音开始回流Twitter,这一平台自然也有为数不少徳桑蒂斯想争取的对象,徳桑蒂斯和马斯克在Twitter Spaces同框,还有“保守派结盟”的味道,而两人语言使用的战斗力和侵略性,并不亚于川普,似乎有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此外,光马斯克个人在Twitter上就有1.4亿追随者(粉丝),若马斯克能给予徳桑蒂斯正面宣传,等于给了徳桑蒂斯在广大保守派间一个绝佳自我行销机会,最重要的是,马斯克身为全球首富,说话方式、内容且独树一格,他的政治表态尤其很容易受到瞩目。马斯克曾说自己2020年把票投给了拜登,此刻他则认为80岁的拜登已和选民脱节,继之,他也透露了自己并不看好川普,认为川普没有赢面,还说他只是希望“一个正常人”来领导国家。虽然直到今天马斯克并没有直接说出“我支持徳桑蒂斯选总统”,但从他友好徳桑蒂斯的言行(包括支持他连任佛州州长),皆已等同在为徳桑蒂斯参选总统助一臂之力。站在徳桑蒂斯角度,自然期待名人效应能挹注个人选情,更何况马斯克还是个超级名人。

不过,弊的部分,也就因为马斯克是“超级名人”,他在全国、全球创造话题的能力都远大过徳桑蒂斯,因此,反向观察就是,徳桑蒂斯本欲找马斯克拉抬自已,结果可能直接被马斯克的光芒掩盖,他能不能对马斯克的追随者圈粉,也不无疑问。

再者,马斯克之所以能有如此话语权和媒体吸引力,主要是他挟着首富之姿,事业版图横跨全球,说话向来无所顾忌,讲话于是常有亮点。政治上,“一个难以预测的人”可能会有说错话流失选票的风险,商场上,有时却会被视为奇兵和天才,而一个难以预测又锋芒毕露的马斯克,当然不可能因为支持徳桑蒂斯,就让自己言行受到约制。

先前马斯克入主Twitter已然搞得风风雨雨,另外,他曾因为提供乌克兰使用其星链(Starlink)网路的经费,大受国际赞赏,却又在关键时刻突然说要撤资,让所有人傻眼,最后虽然改口说会继续提供资金,但又出人意表,建议乌克兰以领土换取和平,让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直接在Twitter发文并标注马斯克,要网友投票究竟喜欢哪一个马斯克,是“支持乌克兰的”,还是“支持俄罗斯的”,结果网友一面倒票投“支持乌克兰的”。

马斯克确实有其商业本事,也确实是全球当红名人,但他的逻辑、价值,经常有着个人风格化的随兴,他商业版图再广,财富再丰厚,名气再大,至多也只对自己和自己的企业负责,马斯克邀徳桑蒂斯上节目,是基于他身为企业家、选民的喜好判断,而很清楚的,徳桑蒂斯认为马斯克能有助他参选总统,则是基于马斯克的网路粉丝和全球名气,和彼此实际政治理念以及信任感恐怕无关,终归就是采取了一个寄望能赶上川普民调的大型短效操作。

马斯克可以一面欢迎川普回Twitter,一面看坏川普选情,可以2020票选拜登,2024再指他太过老迈,可以前一步支援乌克兰抵御俄罗斯,下一刻就建议乌克兰以领土换取和平,这都是他的自由,庞大的赞许和批评声量都无涉他续行本业,那么,同样的,马斯克当然也可以今天支持徳桑蒂斯,明天就收回支持。BBC对徳桑蒂斯和马斯克在Twitter Spaces同台所评论的一句话便颇为中肯:马斯克既拥有可以炒作德桑蒂斯的平台,同时,他也可以用这一平台将他打倒。

马斯克之于徳桑蒂斯,其中利弊互见,其实也适用于任何政治上所迷信的名人效应。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526/19065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