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经济现杀手 可比通缩更严重 北京否认

—分析:中国经济现实可能比通缩更严重

专家表示,中国经济出现了一个长期通货紧缩的预兆,但如果问题的制造者不改弦更张,这种通缩可能会走向经济停滞,那是一个更大的麻烦。图为,2014年6月12日,北京一商务中心区。(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8月9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7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下降0.3%,为2021年2月以来首次下跌。同时,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下降4.4%。

CPI下降并非首次,2020年疫情开始时,以及2008年和2012年,都出现过通缩,但很少有经济学家认为通缩会成为一个长期问题。这次却引起外媒广泛关注,认为中国经济可能给全球带来麻烦,但中共官方否认中国经济存在通缩。

专家表示,中国经济出现了一个长期通货紧缩的预兆,但如果问题的制造者不改弦更张,这种通缩可能会走向经济停滞,那是一个更大的麻烦。

中国经济出现长期通缩前兆 北京否认

CPI即消费价格指数,反映的是消费物价水平;PPI即生产者价格指数,代表的是工业价格。如果CPI、PPI负增长,而且持续两个季度以上,就意味着经济可能陷入通货紧缩。

根据中共国家统计局数据,7月份,食品价格下降1.7%,非食品价格持平;消费品价格下降1.3%,服务价格上1.2%。

其中,家用器具下跌1.8%,交通通信下跌4.7%,租赁房房租同比下跌0.1%。其它用品及服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价格分别上涨4.1%、2.4%和1.2%,衣着、居住价格分别上涨1.0%和0.1%;交通通信、生活用品及服务价格分别下降4.7%和0.2%。

针对外媒广泛报导中国出现通缩的,中共官员们将之归咎于食品价格的波动。8月15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在答记者问时回应说,当前中国经济不存在通缩,下阶段也不会出现通缩。

台湾财经专家黄世聪(黄世聪提供)

台湾财经专家黄世聪对大纪元表示,现在虽然中共官方不肯承认,但是我认为应该已经陷入一个长期通缩的前兆。

“他说下半年的CPI有望回升,主要原因是大家都寄望说旺季效应,比如国外订单涌入中国,或步入所谓的金九银十,紧接着年底过年,看看整体的消费有没有办法起来,所以它认为还有机会。”

黄世聪说,但是我觉得还要观察,假设今年的金九银十,甚至是年底的需求,甚至到明年过年,都没有看到回升的状况,那时候我们几乎就可以肯定,中国应该是陷入一个通缩的超级大麻烦里面了。

他认为,通常在一个社会步入通缩时,比较明显的是长期耐久性产品市场,可能会萎缩非常快,包括房地产或是汽车。

“中国房地产在下滑,中国汽车的成长力道也在下滑,然后再综合上CPI数据在下滑,这是一个整体经济往通缩路去的前兆。我们现在只看到今年似乎有这样的迹象出现,如果再观察几个季度还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可以判断,中国大概会迈入痛苦十年或二十年的(通缩)状况。”

疫情三年后,与国外普遍出现通胀不同,中国经济反而出现通缩。美国经济学者黄大卫(DAVY J.Wong)对大纪元分析说,疫情三年中,由于欧美的发达经济体,大多数国家在疫情事情给老百姓一些补助,包括失业补助和企业补助。美国估计会有超过4万亿美元的补助。

“中国相反,疫情导致企业收入停顿,居民收入大幅减少,没有采取任何补助措施。最后三年下来,老百姓没有那么多钱,民营企业的生意也大不如以前。通缩的原因就是消费力不足,跟欧美情况是反过来的。”

经济杀手通缩比通胀更严重

经济学家一般认为,通缩对经济的杀伤力比通胀更大。如果通胀是一场重感冒,通缩则是癌症

美国波士顿东北大学财务金融系教授邱万钧(本人提供)

美国波士顿东北大学财务金融系教授邱万钧对大纪元表示,通货膨胀是在长期时间之内,整体物价水准逐渐缓步上涨的趋势。通缩则是反过来,是整体物价水准往下跌的情况。

“当物价缓步上涨的时候,会产生货币幻觉,刺激生产力和消费力。因为大家都会说必须赶快先去投资、消费,不然的话未来物价可能还要上涨。但如果预期物价水准缓步下跌,就变成说今天的消费、投资,不如留着到明天或后天比较划算。”

“那样就进入到所谓的流动性陷阱,现在人民银行大量放水,可是放水的金额,跟新增的房贷金额严重不匹配。表明很多资金、多余的资金,其实是留在明天,根本就不消费,也不投资了,这个钱到底到哪里去了?”他问道。

“大家对经济前景,已经普遍失去信心的情况之下,通缩可能像一个癌症一样,对经济的杀伤力,会比通货膨胀来的严重。”

黄大卫表示,通缩比通胀更可怕,因为通胀代表市场对于资产价格过于乐观,市场热钱过多,利率过低,大家热衷于投资投机。对付通胀的方法一般来说就是收紧银根、上调利率、国债债券投放市场,把市场上多余的资金暂时封存回收。

“通缩反过来是经济过烂,对经济前景感到悲观,无论是消费者或企业,手头上没有多余的钱,整个社会经济活动陷入低迷,需要重新激活。经济过热还是正常,经济萎缩变成经济危机的前期状态。”

他说,“通缩也难以用简单的货币刺激来进行调整,尤其是中国是对外依存度比较高的国家,外资通缩时一撤走的话,再请回来就比较难。”

民众应对通缩:节衣缩食、消费降级

疫情三年放开后,大陆曾出现了短暂的消费热潮。但根据统计数据,消费的人是多了,但花的钱少了,“消费降级”说法已经成为现实。

根据中国文化和旅游部的数据,五一假期中国全国国内出游合计2.74亿人次,较2019年增加了19.09%,但国内旅游收入总额人民币1480.56亿元,仅较2019年增加0.66%。

今年中共央行发布了三份报告,显示58%的银行储户选择“更多储蓄”,选择“更多消费”的只有23.2%。2023年一季度,出行类、饮食类的消费复苏较快,但汽车、电子、家电等耐用消费品表现疲软,教育、养老、医疗等服务性消费更是停滞不前。

四川张先生告诉大纪元:没钱了,对未来预期不好,未来赚不到钱了,差不多大家就是那样吧。未来预期不好就尽量多存钱,选一些稳健增长的理财产品,比如贵金属,或换成美元,弄到国外去,以应对未来的危机。有帐的先还账,有余粮的也尽量不动余粮,消费自然就降级了。

“能减少的开支,都是不必要开支,反正就节衣缩食。物价变化不明显,基本生活物品吃穿有小幅增长,尤其是吃的,其他东西降价了呀。”他说。

大陆西南某地制造业主李先生对大纪元表示,“现在反正是不好,工厂还在开,都不是很忙。三年前厂里还有百多人,现在只有五十几个人,有时候都是亏着在做。经济真的不是很好,市场不是很兴旺,各个行业都不好,现在很多餐馆酒楼都倒闭了,有的改做洗浴桑拿。现在大家都没钱,房子也不好卖,那几年是买到就赚到,现在情况变了。”

图为一位女子正在安徽省阜阳市的一家超市里买菜,摄于2022年3月9日。(STR/ AFP)

上海市民黄先生对大纪元说,上海的情况不是很好。去外面兜了一圈,过去第二大商业街四川北路门面大多数关门了,很好门面的都关门,整个街全部关门。过去上海市很有名的第六百货都关门了。

“老百姓必须品在涨,菜价啊,油油盐酱醋,好像在涨价。反正问题不大、不是涨得很厉害,老百姓基本上还可以接受。但是大宗商品都在降价,房子啊,汽车啊,家电啊,都在降价,总体都在降价。”

外国人没有了,几乎看不见了,除非有做生意的或者有什么亲戚的,其他没必要都不来上海了。

“现在进入下降通道,人家知道今天有工作,不知道明天有没有工作,人心惶惶。应该不敢消费了,过去你想贷款买房子,贷款买车的都不敢了,贷款买家具,谁敢?”他说。

“你说没钱的也有点钱,对吧?否则银行存款会这么多,人家不敢消费,一方面病看不起,学生读书读不起,养老养不起,都是问题,因为对未来没有信心,谁敢消费啊?关键是老百姓的信心,对未来预期很可怕了,他们就紧缩开支,不敢消费了。”

黄先生说,“中产也在消灭当中,疫情消灭掉一批,现在又在不停地消灭,谁还有钱消费呢?人家都不敢结婚不敢生娃了,哪里来消费信心呢?”

中国经济由通缩走向停滞?

黄世聪表示,“通缩通常代表人们消费欲望长期下坠,因为消费力道会下滑,代表可能工作机会变少、工资减少,可能更多是整体经济面出现一个危机讯号。”

他认为,通缩可能变成恶性循环,比如说人民消费力道减缓之后,市场经济就没有活络,市场经济没有活络之后,没有新的活水投入,房地产也不景气,汽车也不景气,然后又会带动一波往下滚的恶性循环,进入一个恶性循环过程。

“这可能会持续很久,除非中国找到改善方法。目前我们已经隐约看到有这样的状况,比如说人民消费力道不足,没办法去买房地产,最近像碧桂园恒大都爆雷,碧桂园、恒大爆雷杀价,杀价之后人们还是没办法买,没办法买的话再杀价,就变成一个恶性循环。”他说。

“房地产杀价的过程,或是汽车杀价的过程,又会导致进一步通缩,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类似日本在1990年之后出现的状况。”

对于中国这次通缩,英国《经济学人》认为,中国目前正在与增长放缓和危险的低通胀率作斗争的是停滞(stagnation),而不是滞胀(stagflation)。

美国经济学者黄大卫(Davy Jun Huang)(黄大卫授权)

黄大卫分析说,在经济学界,停滞比通缩、通胀更加麻烦,类似于我们说的躺平,就是经济活力低下,维持着一个基本生存状态,像半植物人状态,这种就非常麻烦。

“相对来说通胀比较容易处理,通缩比较难处理,停滞的话就更加困难。通缩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变成了停滞,所以程度更加深入,需要要长时间去恢复。无论是定义目前中国经济是通缩也好,停滞不前也好,都是一种类似于通缩的状态。”

邱万钧对此解释说,在整个疫情期间,反复不定的控制政策,严重地损害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供应链,也严重破坏中国经济秩序。一旦经济基础建设被破坏,要再重建很难。

国际上来讲,因为中国的供应链断裂,造成大家对中国制造业失去信心,出口也受影响。再加上中国本身先天的经济体制,不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市场经济,有相当多的公营事业或囯营事业在主导经济发展。这会造成大家对于消费和投资的信心都会丧失掉。

“另外,中国近年对民营企业的打压,已经达到没有法律上可规范的程度。很多巨商包括马云包凡等,都被莫名其妙地失踪、关押、被禁声。这对企业家、投资者、小额投资者等来说,会对未来情形失去信心,造成大家不消费、不投资的情况。”他说。

问题的本身就在问题制造者本身

黄大卫表示,要解决问题的话,首先第一个可能来说就是要重新刺激市场,要老百姓去消费,要民营企业赶活动,让经济活动活跃起来。

“第一个就是增加老百姓的医保、社保,养老、保险各方面保障,让老百姓容易消费。第二是增加就业,增加就业就要打破国企对目前市场的垄断,增加民营企业的活力。第三就是进一步去拓展和改善国际关系,让中国出口能够恢复。最后就是减免税收,依法保护保障企业,包括对外资企业和外国人法律保护。”

黄世聪表示,中国会陷入通缩这样一个局面,如果你没有回到市场经济的路上,在经济政策上偏左,当然会打压整个市场经济的发展。

“大家都知道问题在哪里,可是问题是今天这些问题是没办法解决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中共)会陷入一个超级大麻烦,就是在这样。问题的本身,就在问题制造者那个人身上。”他说。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818/1942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