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颜纯钩:苍生在念,有志难伸,李克强诀别群魔乱舞的末世

—颜纯钩

李克强突然去世,六十八岁在中共官场,也不能算长寿。一百零七岁的宋平,还能出席二十大,目睹习近平当众架走胡锦涛的经典场面,李克强之死,未免令人为他惋惜。

一般来说,除非长期疏忽或有隐疾,否则心脏病不会突然发作,李克强不可能未经最高级别的身体检查,也不可能得不到全天候的照看,他的死始终有一些疑点,不过,这也只能交给历史了。

中共最高领导层中,李克强给人的印象还不算太差,至少他看上去比较正常。首先,他的家族没有贪腐的传闻,他太太在大学教书,女儿曾在美国读书,不知是仍在外国生活,还是回到大陆,但至少没有像一般官二代红二代那样,在官场商场捞得风生水起。

其次,李克强为人低调,也不热衷歌功颂德,很少讲一些令人肉麻的大话,恬不知耻地生造一些口号献媚取宠,在官场多年,也少见有下属官员刻意奉承他。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从这一点看,他似乎为人还算正直。

再次,作为总理,他心里还有百姓。当习近平努力为自己的“伟大”乔妆打扮时,他反而时不时泼一点冷水。六亿人每月收入一千元,在任职总理的记者招待会上向全世界公开,显见得他对百姓真实的生活状况很“上心”。新冠肺炎肆虐时百姓生活困苦,他又力主地摊经济为民间解忧。

再次,他虽然没有雄才伟略,但却是做实事的人。大局逐日崩坏,那是中共体制决定的,他无法挽狂澜于既倒,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尽量扶危补漏,维持政府的运转。一个官员是为个人利益,还是为人民福祉,老百姓还是看得出来的。

最后,李克强的离世,宣告中共官场内团派的正式寂没,自此团派将不可能再作为一个政治派别存在,剩下胡春华夹起尾巴做人,只等平安落地,退休养老而已。中共官场只剩一个习派,那对中共绝不是好事,反而是政权崩坏的先兆。

团派都是学生干部中培养出来的,他们一般都比较正派,因为从年轻时就要“争取表现”,不敢行差踏错,都很听话,很努力做事。他们学历都不错,千挑万选之下,也都有一定工作能力,因此在稍微正常一点的官场内,团派都比较有升迁机会。但当碰上习近平这样志大才疏的个人野心家,团派的“斯文”便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落了下风。

自习近平上调中央,李克强即表现出处处忍让,低调行事,大局为重,循规蹈纪,少说话多做事,其原因便是避其锋芒,不与习近平争一日之长短。习近平缺乏政治智慧与人生智慧,但搞权争与排斥异己却有独门秘笈。以李克强在最高层多年经营的基础,要争也不是没有争的机会,只是他生性较懦弱,个人野心没有那么大,所以不断收缩自己的地盘,到最后,便将整个官场都让给习近平。

二十大之前,曾有评论认为李克强可能再坐一会,去当人大委员长,以七上八下之规矩,他在可否之间,但李克强还是退了,中共官宣对党内高层领导的“高风亮节”曾给予好评。李克强与汪洋自动退出,胡春华退居边缘等退休,这都是团派高举降旗的姿态,也是团派对中共未来预期悲观,集体甩摊子的表现。

群魔乱舞的未世,没有正派人的立足之地,与其恋栈而自讨没趣,与其抱着一块朽木在怒海中沉浮,不如远离官场,享受退休待遇,冷眼袖手,旁观世变更实惠。

李克强去世后,已有民众自发到他故居献花,民间对他的怀念,也体现中国百姓对当道的褒贬。当习近平不顾民间疾苦,还在做他“中国解决方案”的大梦,还在夙夜匪懈地搞斗争,而那个以“人在做天在看”为初衷的总理,却撒手人间了。

中国人借领导人离世来发泄对现实的不满已有传统。周恩来去世,搞出第一个天安门事件胡耀邦去世,搞出另一个惊世的天安门事件,李克强与周恩来胡耀邦不可同日而语,但今日之中国与当年之中国,也不可同日而语。事态将如何发展,还有待观察。

历史发展有其必然性,也有其偶然性,必然性往往通过偶然性起作用,中国人对中共统治的恶感,正在等待一个精神出口。一个苍生在念的高官,面对崩坏的末世有志难伸,相当程度上体现了中国人共同的命运,李克强之死便像一种无言的昭示,事态发展可大可小。

颜纯钩:苍生在念,有志难伸,李克强诀别群魔乱舞的末世

(作者脸书)

李克强突然去世,六十八岁在中共官场,也不能算长寿。一百零七岁的宋平,还能出席二十大,目睹习近平当众架走胡锦涛的经典场面,李克强之死,未免令人为他惋惜。

一般来说,除非长期疏忽或有隐疾,否则心脏病不会突然发作,李克强不可能未经最高级别的身体检查,也不可能得不到全天候的照看,他的死始终有一些疑点,不过,这也只能交给历史了。

中共最高领导层中,李克强给人的印象还不算太差,至少他看上去比较正常。首先,他的家族没有贪腐的传闻,他太太在大学教书,女儿曾在美国读书,不知是仍在外国生活,还是回到大陆,但至少没有像一般官二代红二代那样,在官场商场捞得风生水起。

其次,李克强为人低调,也不热衷歌功颂德,很少讲一些令人肉麻的大话,恬不知耻地生造一些口号献媚取宠,在官场多年,也少见有下属官员刻意奉承他。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从这一点看,他似乎为人还算正直。

再次,作为总理,他心里还有百姓。当习近平努力为自己的“伟大”乔妆打扮时,他反而时不时泼一点冷水。六亿人每月收入一千元,在任职总理的记者招待会上向全世界公开,显见得他对百姓真实的生活状况很“上心”。新冠肺炎肆虐时百姓生活困苦,他又力主地摊经济为民间解忧。

再次,他虽然没有雄才伟略,但却是做实事的人。大局逐日崩坏,那是中共体制决定的,他无法挽狂澜于既倒,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尽量扶危补漏,维持政府的运转。一个官员是为个人利益,还是为人民福祉,老百姓还是看得出来的。

最后,李克强的离世,宣告中共官场内团派的正式寂没,自此团派将不可能再作为一个政治派别存在,剩下胡春华夹起尾巴做人,只等平安落地,退休养老而已。中共官场只剩一个习派,那对中共绝不是好事,反而是政权崩坏的先兆。

团派都是学生干部中培养出来的,他们一般都比较正派,因为从年轻时就要“争取表现”,不敢行差踏错,都很听话,很努力做事。他们学历都不错,千挑万选之下,也都有一定工作能力,因此在稍微正常一点的官场内,团派都比较有升迁机会。但当碰上习近平这样志大才疏的个人野心家,团派的“斯文”便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落了下风。

自习近平上调中央,李克强即表现出处处忍让,低调行事,大局为重,循规蹈纪,少说话多做事,其原因便是避其锋芒,不与习近平争一日之长短。习近平缺乏政治智慧与人生智慧,但搞权争与排斥异己却有独门秘笈。以李克强在最高层多年经营的基础,要争也不是没有争的机会,只是他生性较懦弱,个人野心没有那么大,所以不断收缩自己的地盘,到最后,便将整个官场都让给习近平。

二十大之前,曾有评论认为李克强可能再坐一会,去当人大委员长,以七上八下之规矩,他在可否之间,但李克强还是退了,中共官宣对党内高层领导的“高风亮节”曾给予好评。李克强与汪洋自动退出,胡春华退居边缘等退休,这都是团派高举降旗的姿态,也是团派对中共未来预期悲观,集体甩摊子的表现。

群魔乱舞的未世,没有正派人的立足之地,与其恋栈而自讨没趣,与其抱着一块朽木在怒海中沉浮,不如远离官场,享受退休待遇,冷眼袖手,旁观世变更实惠。

李克强去世后,已有民众自发到他故居献花,民间对他的怀念,也体现中国百姓对当道的褒贬。当习近平不顾民间疾苦,还在做他“中国解决方案”的大梦,还在夙夜匪懈地搞斗争,而那个以“人在做天在看”为初衷的总理,却撒手人间了。

中国人借领导人离世来发泄对现实的不满已有传统。周恩来去世,搞出第一个天安门事件,胡耀邦去世,搞出另一个惊世的天安门事件,李克强与周恩来胡耀邦不可同日而语,但今日之中国与当年之中国,也不可同日而语。事态将如何发展,还有待观察。

历史发展有其必然性,也有其偶然性,必然性往往通过偶然性起作用,中国人对中共统治的恶感,正在等待一个精神出口。一个苍生在念的高官,面对崩坏的末世有志难伸,相当程度上体现了中国人共同的命运,李克强之死便像一种无言的昭示,事态发展可大可小。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1029/19714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