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全国开始大抓捕” 他走上天安门广场…警察飞来一脚

—红朝梦醒 清华高材生一家的跌宕人生(2)

1999年7月20日,俞平像往常一样来到炼功点,却没有看到有人炼功。 有学员告诉他,7月19日,全国各地大规模抓捕法轮功炼功点的义务协调人,大家都去上访去了。 俞平当下也决定去上访。

俞平,曾是清华大学同年级同学中第一批加入共产党的积极分子。十几年来,俞平和妻子在大陆艰难的环境下,坚持传播《九评共产党》等真相,帮助大陆民众退出中共党、团、队(简称“三退”)组织。

俞平是如何从红朝的谎言和恶梦中醒来?又为此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接上文:谁能想到 这位不能用自己身份证的男子 几小时前还是北京一公司副总裁?

清华大学有十几处法轮功炼功点。俞平参加的是二校门的牌楼炼功点。

第一次看到法轮功的炼功动作,俞平心里咯噔一下,心里一个声音告诉他:这不是佛的动作吗?俞平肃然起敬,感觉法轮功不一般。

每天天朦朦亮,他就去炼功。法轮功炼功点能量场很强。哪怕是冬天,俞平只要一炼功就感到身体发热。

炼功之后,他感到一整天神清气爽,精力充沛,学习和课题研究的效率也更高了。

不知不觉中,俞平的体质越来越好,原来常犯的感冒发烧等毛病也不翼而飞。他感到自己完全恢复了健康,再也不担心自己的家族肝炎病复发的问题了。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原则的佛家修炼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动作,祛病健身效果神奇。中共国家体育总局于1998年5月在广东省对法轮功进行调查,得出结论: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7.9%。

1999年7月20日,俞平像往常一样来到炼功点,却没有看到有人炼功。

有学员告诉他,7月19日,全国各地大规模抓捕法轮功炼功点的义务协调人,大家都去上访去了。

俞平当下也决定去上访。

书生意气一心上访

俞平思想单纯,没有什么社会经验,就是本着一颗善心,想要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希望中央能收回错误的决定。

他压根没有去想,等待着他的将是什么。

俞平和清华大学的几位同学一行几个人是坐着公共汽车去的。公交车开到附近,街上全是人,两边全是人,车子也开不过去了。

俞平一行下了车,想走到信访局那边去。因为人很多,走不过去。人越来越多,警察调来了空的公共汽车,让学员上车。

车子一路开到丰台体育馆。来了一车一车的学员,体育馆里人山人海,场面非常壮观。

警察也来了不少。看到有学员炼功,有的警察动手打人。学员们大声喊:“不许打人。”

大概中午过后,下了阵雨。有的学员随身带着伞,给身旁的警察和武警撑伞,宁可自己淋着雨,也不让警察和武警淋雨,这让他们挺感动的。

下午四五点钟,来了一辆一辆的绿色军车,下来了一车一车的大批武警。还来了不少空的公交车。

他们强制法轮功学员上车,要把学员们从这个丰台体育场运走。有些学员上车了,也有不少学员就没有上车,俞平也是其中一个。“在没有结果之前,我们拒绝上车。”

武警开始使用暴力把法轮功学员往车里推、踹,强制拉人。

俞平也遭到警察拉拽,他的米黄底色蓝色条纹的T恤衫,被扯成了一条条布条子,大半个膀子都露在外面。撕扯过程中,俞平的两只鞋掉了。公共汽车上,也不知谁给了俞平两个塑料袋,俞平把塑料袋套在脚上。警察把一车人拉到北京郊区,就把人都放了。

俞平衣着褴褛,脚上套着塑料袋,硌得脚疼。他们步行到了西单,有清华同学买了T恤和一双鞋给俞平换上了。这时俞平和几个清华学生又累又饿,他们来到同行的一位清华同学离西单不远的亲戚家。那个亲戚都已经睡下了,赶紧起床给俞平他们每人煮了一碗面条,还加了一个鸡蛋。累了一整天,也没吃没喝,俞平吃着热腾腾的鸡蛋面,觉得好香好香!半夜时分,俞平和清华同学打车回到了清华大学的宿舍。

7月22日,俞平和清华大学的几位学员继续上访。依然没有结果。

7月22日下午,中共正式宣布镇压法轮功。全国各大电视台滚动式反复播报配合镇压法轮功的谎言宣传,包括编撰的1400例所谓“杀人、自杀、死亡”的案例,栽赃法轮功。

新唐人特别节目:解析“1400例”-诬蔑法轮功的“1400例”真相。

俞平几个通宵达旦,针对这些谎言,写了一篇一万余字的长文(简称“万言书”),以讲清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发到海外明慧网上发表。1999年6月,北美法轮功学员创建的明慧网成立,成为中国大陆和海外法轮功学员沟通的一个窗口。

俞平说,“写的时候,我觉得这些党和国家领导人,也不了解法轮功,不了解真相。所以,当时我还对他们抱着希望,希望通过‘万言书’讲真相,改变这种错误的政策。”

然而,全国的电视、报纸,依然日复一日地重复那些谎言宣传。

“有些同学说,天天揭批法轮功,跟文化大革命一样。整个新闻联播没别的,就这个。”

“那些不炼功的普通老百姓都觉得厌烦了,觉得共产党太疯狂了……”

延后美国大学入学时间

明慧网上各地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消息不断传来。

眼看着1999年秋季到美国入学无望,俞平将收到的美国和加拿大的21所大学全额奖学金的Offer推迟一年。其中包括,美国普渡大学、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等大学的Fellowship高额奖学金的Offer。好在不少大学依然向他提供奖学金。

8月,俞平自发向世界各大驻京媒体记者,以及美国白宫发送电子邮件,呼吁国际社会立即关注这场发生在中国大陆的人权迫害。

国内的形势越来越不好,迫害越来越严重。

几个月下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俞平依然迟迟没有着手办理签证。

俞平说,“到2000年2、3月份,我就决定不去留学了,留在国内做这种联系国内国外的桥梁。”

1999年10月20日,俞平去了“中办国办信访局”上访。登记之后,信访办通知清华大学派出所来接人。

俞平是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系党委研究生工作组的副组长,本来是要当作重点培养对象培养的。系里一直将俞平炼法轮功的事情压着。但是,压不住。

一位领导跟俞平谈话:“你怎么能跟共产党讲理,共产党从来就不讲理。”

还有一位领导说:你为法轮功上访?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

走上天安门广场

2000年的6月20日,俞平独自一个人来到天安门广场。

这个时候的俞平对共产党的坏,已经有了初步认识。迫害已快一年了,迫害越来越严重。普通民众也根本不了解法轮功的真相。

他说,“其实,我也认识到共产党不是不了解法轮功,它非常了解法轮功(学员)是一群做好人的人,但它还是要坚持迫害。所以说,跟他们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你上访也没有用。”

“之所以还要去天安门,主要是为了表明一种态度,向世人表明法轮功是被冤枉的,我们要求还法轮功清白,还师父清白。宁可被抓、被打,我也要去,也要把真相告诉这些民众。”

“可能是一去不复返,什么都有可能,因为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来到天安门广场,俞平找了一个地方打坐

“当时一盘腿打坐之后,感觉整个广场周围的喧哗好像都跟我没有关系,感觉自己在另一个世界一样,就感觉自己特别高大,特别的静。”他说。

但是,这种静,没有持续很长时间。

一个警察朝着他一脚飞踹过来……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112/2002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