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脱北士兵变导演 拍微电影曝光朝鲜军中现况

作者:

2019年2月16日,朝鲜士兵聚集在平壤万寿台山,准备向前领导人金日成金正日父子的铜像献花。(ED JONES/AFP via Getty Images)

朝鲜一名投诚韩国的士兵改行当导演,并依据自己的服役经历拍摄了一部披露朝鲜部队现况的微电影,控诉军中阶级制度所带来的不公平性。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这个名叫郑河那(Jeong Haneul,音译)的前朝鲜士兵于2012年越过非军事区,逃往韩国。

他最近执导了一部名为《两个士兵》(Two Soldiers)、片长23分钟的微电影。该片主要阐述朝鲜军中的“出身成分”(Songbun)这种阶级制度的不公平性,而没有着墨太多朝鲜士兵所承受的艰苦。

他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正是这种阶级制度促使他冒死逃到韩国,随后成为电影导演。他借由这部微电影呈现朝鲜士兵如何因为“出身成分”而遭受歧视。

他说,在厌倦了这种阶级制度的情况下,他当年趁着长官在睡午觉时逃离岗哨。岗哨附近的围栏原本有高压电阻止士兵出逃,但该设施因为前一阵子遭受台风侵袭而故障。

他在越过边境的隔天遇到了一名韩国士兵,便向对方表明自己投诚的意愿。

截至2024年为止,自韩战停战以来,从朝鲜逃往韩国的总人数多达34,078人。只有大约400人越过朝鲜与韩国的边境进入韩国,其中包括郑河那。大多数人都经由中国或东南亚等地区辗转前往韩国。

基于忠诚度的阶级制度

在朝鲜,与前领导人金日成在二次大战中一起对抗日本的群体之后裔可以继承比较高的“出身成分”,他们对朝鲜领导层比较忠诚,不但在劳动党中爬升得比较快,也享有最多的特权。这几乎确保他们能轻松获得公职,能在首都平壤住最好的房子,而他们的子女也能接受最好的教育。

而在日本殖民时期与日本政府合作的朝鲜人之后代或罪犯,其“出身成分”最低。他们甚至在没有政府邀请的情况下不得前往平壤。他们的工作最卑贱,鲜有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郑河那表示,朝鲜男子先前要服役10年,但现在已改为7年。服兵役让社会各阶层的人聚集在一起,但“出身成分”较低的人必须守规矩,否则后果不妙。

2017年9月4日,两名朝鲜士兵在新义州市的鸭绿江畔聊天。(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依据自己的服役经历拍电影

郑河那主要依据自己的服役经历拍摄了《两个士兵》。这部微电影于1月21日首映,目前可以在YouTube网站上观看。

(点击这里可以看这部微电影)

郑河那的家人是工人,社会地位较低,所以他在军中受到的待遇也与《两个士兵》中的男主角类似。

他说,工人的阶级比在农场工作的农人还好。为了离开农场,那些农人必须受到推荐才能进入军事学校受训为军官,或进入大学受训为安全特工。

在他服役期间,朝鲜政府下令减少农人被推荐到军事学校的名额,这堵住了他们出人头地的很多机会。

他说:“这种歧视不是任何人的错,创造这种制度的朝鲜当局才是主要原因。”

他提到,当他在拍摄《两个士兵》时,他想起了他在训练营的经历。他说:“我非常想念我的父母和家乡。我当时只有45公斤重,几乎营养不良。”

他说,缺乏自由让他感到窒息。“我无法做任何事或去任何地方。没有其他人站在我这一边,我感到彻底地孤立。”

他说:“我在秋风瑟瑟中不断哭泣。我希望有人带我离开,也希望有人能认可我。”

责任编辑: 李冬琪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218/2019448.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