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脱北者

脱北士兵变导演 拍微电影曝光朝鲜军中现况(图)
2024-02-18

2019年2月16日,朝鲜士兵聚集在平壤万寿台山,准备向前领导人金日成与金正日父子的铜像献花。(ED JONES/AFP via Getty Images)朝鲜一名投诚韩国的士兵改行当导演,并依据自己的服役经历拍摄了一部披露朝鲜部队现况的微电影,控诉军中阶级制度所带来的不公平性。...

“亚洲辛德勒” 性侵未成年脱北者遭韩国判刑(图)
2024-02-17

25年来协助上千名朝鲜人逃离金正日、金正恩独裁政权,被誉为亚洲辛德勒的韩国牧师千璂元,14日被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认定性侵5名未成年脱北者罪成,判处5年徒刑和80小时性犯罪者治疗,震惊韩国社会。现年67岁的千璂元去年9月在首尔被捕,他被控在2016到2023年间强制猥亵6名未成年脱北...

韩国首度公开“脱北者访谈报告” 曝金正恩统治现况(图)
2024-02-06

韩国统一部今天首次公开2013年以来对6000多名脱北者进行的面谈调查结果,指出北朝鲜人民在金正恩统治下,生存环境更为艰困,对世袭统治的反感度日渐提升。

中共遣返“脱北者”是支持平壤威权统治(图)
2024-01-27

人权专家驳斥了北京本周再次提出的最新说法,即逃往中国的朝鲜人不是政治难民,而只是寻求经济机会的非法移民。几位专家表示,他们认为这一说法只是支持平壤威权制度的一种方式,而平壤的威权制度与中国的威权制度相似。从朝鲜叛逃的人士在南方的韩国被称为脱北者,但是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周三(...

人权团体:多达600名被中国遣返回朝鲜的脱北者已“消失”
2023-12-08

首尔的一个人权团体星期四(12月7日)表示,多达600名于今年十月被中国强行遣返回朝鲜的脱北者现在已经消失,而且这些失联的人很可能面临平壤当局的监禁、酷刑、性侵和处决。资料照:朝鲜国旗与高墙上的铁丝网在总部位于首尔的韩国人权组织转型正义工作组(TJWG)发布这份有关这些遭遣返朝鲜...

脱北者:男人带剑、女人带毒药、迷晕孩子…(图)
2023-12-08

今年早些时候,金先生完成了一次看似不可能的逃离朝鲜的行动。他带着全家人——怀孕的妻子、母亲、兄弟一家以及装有父亲骨灰的骨灰盒——从海上逃离。他们是今年第一批逃离朝鲜并到达韩国的人。新冠疫情爆发后,朝鲜政府惊慌失措,将朝鲜与世界其他地...

李小燕:“强制遣送脱北者回朝”无外乎是推入地狱
2023-10-28

近日据韩媒报导,中国政府已将其拘禁的600余名脱北者强制遣返朝鲜。若报导属实,违背脱北者当事人意愿的强制遣送,不仅是反人道的罪行,更是明确违反国际法的行为,中朝恐难逃国际社会的强烈指责。在华脱北者在中国面临人口贩卖、性侵等各种犯罪,无法从中国政府得到最起码的安全保障。他们每天都如...

时隔4年 北朝鲜木船越界南下!韩国政府查核是脱北投诚或衔命渗透(图)
2023-10-24

南韩媒体《韩联社》(YNA)引述海岸警卫队、联合参谋本部讯息,今天(24日)下午在江原道束草市以东约11公里处海上,发现4名北韩人乘坐小型木船越过东部海域北方界线(NLL)南下。被军警发现后,4人表达“投诚”的想法...这将是时隔4年,又一次有人乘坐木船在东海南下投诚。

韩国律师:中共重大犯罪 “不亚于哈马斯”(图)
2023-10-24

近日,韩国律师、脱北者人权团体代表等召开新闻发布会,讲述逃离朝鲜的人们(脱北者)被中共拘禁后所遭受的非人待遇,以及被强制遣返回朝鲜后的悲惨经历,并向国际社会、韩国总统及各界呼吁,敦促中共停止强制遣返脱北者。

军事作战般五地联动 中共大规模遣返“脱北者” 图
2023-10-13

10日,据多名当地消息人士称,中国政府于9日晚将关押在吉林省和辽宁省监狱的约600名脱北者送回朝鲜。这是中国在新冠疫情后首次如此大规模地强制遣返脱北者。据中国吉林省珲春市的消息人士透露,9日晚上6至8点,中国公安用卡车载着脱北者通过吉林省的珲春、图们、南坪、长白山和丹东海关突然遣...

传逾600名在华脱北者被遣返 韩国政府指正确认(图)
2023-10-12

报导指,韩国民间团体“北韩正义连带”表示,被关押在吉林省和辽宁省的600多名脱北者9日晚8时许通过珲春、图们、南坪、长白、丹东口岸被遣送回朝。

且听萧吟:我在中国东北寻找朝鲜脱北者(图集)
2023-10-08

图片翻拍:朝鲜媳妇嫁入中国东北农村的婚礼仪式。【题记】我对于朝鲜一直有浓厚兴趣,一是被其神秘吸引,一是我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我们不要走他们的路,所以要让更多人知道真实的朝鲜,引以为戒。2013年我看了《洛杉矶时报》记者芭芭拉·德米克的书《我们最幸福:北朝鲜人民的真实生...

羡慕韩剧主角能吃上热腾腾拉面 她决心脱离北韩(图)
2023-09-13

朴宝映出生在邻近中国的两江道惠山,曾为金氏一家栽培高级作物,也曾负责保存、研究金日成与金正日生平的工作,但从未因此获得温饱,“我住的地方邻近中国边境,所以便开始走私,通过跟中国人交流、通过韩剧,才慢慢了解南韩、了解自由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