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毛泽东授意打倒的“胡风分子”阿垅

作者:
上述事实在“胡风反革命集团案”调查初期就已查明,证人证言全都有,但是,阿垅还是被打成“胡风反革命集团骨干”。为什么?只因为他是毛泽东亲自授意必须打倒的对象。

1955年5月28日,阿垅以“胡风反革命集团骨干分子”、“国民党特务分子”、“反动军官”三重身份,被逮捕入狱。

1965年2月,被监禁10年之后,阿垅被押上天津市中级法院“受审”。他一直没有在“原则问题”上“低头认罪”,一直被审讯者认为“态度极端恶劣”。之所以不“低头认罪”,是因为阿垅一直认为:他一辈子追随共产党,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反革命,从没想过胡风是反革命。

阿垅“接受”审判结果

据一个名叫林希(原名侯红鹅)的人回忆,对阿垅宣判那天,法官宣布开庭后,阿垅被带进法庭,他的头发全白了,脸上曾经和善的笑容不见了,皱纹已经僵硬了,目光变得凝重,好像已经没有什么愤怒了,甚至于给人一种平静的印象。

林希是作为证人被带到法庭上的。1955年,林希只是一个19岁的文学青年,因曾向阿垅请教过如何写作,被打成“胡风反革命集团分子”。当阿垅看到林希这样的青年人也卷入到他的案子中时,决定不再争辩。

法庭上,经过与林希简短对质后,法官宣读了早已准备好的判决书。判决书历数阿垅的“反革命罪行”后,判处他有期徒刑12年。

法官向阿垅说:“如对判决不服,可于×日内提出上诉。”当时,整个法庭一片死寂,大家都在等等阿垅的公开表态,等待阿垅最后的申辩。

“我放弃上诉,”阿垅的声音很镇定,“一切事情都由我负责,与任何人无关。”

阿垅“不承认”审判结果

1965年6月23日,审判结束4个月后,阿垅给审判员写了一封信,谈了他最后的想法。信中写道:

“首先,从根本上说,‘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件全然是人为的、虚构的、捏造的!”

“所发布的‘材料’,不仅实质上是不真实的,而且还恰好混淆、颠倒了是非黑白,真是骇人听闻的。‘材料’本身的选择、组织和利用,材料发表的方式,编者所做的按语,以及制造出来的整个气氛,等等,都说明了、足够的说明了‘案件’是人为的。”

“现在,我坦率的指出:这样做法,是为了造成假象,造成错觉;也就是说:一方面歪曲对方,迫害对方,另一方面则欺骗和愚弄全党群众,和全国人民!”

“谎话的寿命是不长的。一个政党,一向人民说谎,在道义上它就自己崩溃了。并且,欺骗这类错误,会发展起来,会积累起来,从数量的变化到质量的变化,从渐变到突变,通过辩证法,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自我否定。它自己将承担自己所造成的历史后果,再逃避这个命运是不可能的,正像想掩盖事实真相也是不可能的一样。”

“正因为我肯定这是迫害和欺骗,(一九)五八年以前,我吵闹过一个时期。而且,直到现在,我还仍然对党怀有疑惧心理(所谓‘德米特里’心情,见契诃夫小说《第六病室》)。我也多次表白:我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

1967年3月15日,60岁的阿垅因患骨髓炎病死狱中。

阿垅与胡风的关系

阿垅,又名陈亦门,浙江杭州人,中国著名文艺理论家、诗人。“七月诗派”骨干成员之一,一生写过几百万字的著作,包括新诗、旧体诗、诗论、散文、报告文学等。

1907年2月,阿垅出生于杭州一个市民家庭,曾就读上海工业大学专科大学,为黄埔军校第十期毕业生。抗日战争时期,参加过上海淞沪抗战。

阿垅的报告文学《闸北打了起来》等,发表在胡风主编的《七月》杂志上。阿垅的报告文学《南京血祭》,曾获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征文一等奖。书中,以纪实的笔触,记述了国民党官员英勇杀敌、视死如归的壮举,也描写了陷于战事的市民形形色色的艰辛、绝望与挣扎。

1938年7月,胡风在武汉第一次见到阿垅,俩人一见如故,成了志同道合的好友。

在胡风介绍下,阿垅去见了当时在八路军办事处工作的吴奚如(周恩来的政治秘书之一)。吴奚如介绍他到延安去学习,并计划让他在学习之后回到国民党部队,从事情报工作和统战工作。

阿垅给中共送了大量情报

1939年,阿垅到延安,在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41年,阿垅奉中共之命,到重庆“潜伏”。经黄埔军校同学介绍,进入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任少校参谋。后考入陆军大学,毕业后任战术教官。到重庆后,阿垅为中共提供了大量情报。

参与审理“胡风反革命集团”案的王增铎在他的回忆文章中讲,1942年,阿垅曾托诗人绿原将刊载国民党部队编制、番号及部署地点的一包袱小册子带给胡风,由胡风转交中共地下党。

1947年,阿垅从旧同事那里,获知国民党对沂蒙山区的作战计划,连夜跑到上海通知胡风,胡风将情报转给中共地下党负责人廖梦醒。

当年5月,沂蒙山区的孟良固战役中,国民党74师全军覆没。在抗日战争中参与过南京保卫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上高会战、长沙会战等诸多重要战役、立下过赫赫战功的军长张灵甫战死。

1948年夏,阿垅化名进入陆军大学研究院12期任中校研究员,后任国民党参谋学校中校、上校战术教官。只要有机会,就通过胡风等继续向中共地下党提供情报。

阿垅五次将从军校同学蔡炽甫处了解到的国民党部队军事调动、军队番号、驻地资料,告诉中共地下党员郑瑛。

1948年至1949年春,阿垅说服蔡炽甫,将蔡所知国民党有关军事布置、武器配备等资料通过熟人转交中共地下党。

1948年冬,阿垅通过方然向浙东游击区转交由蔡炽甫提供的浙江全省军用地图百余份。

阿垅为什么被打倒?

上述事实在“胡风反革命集团案”调查初期就已查明,证人证言全都有,但是,阿垅还是被打成“胡风反革命集团骨干”。

为什么?只因为他是毛泽东亲自授意必须打倒的对象。

1946年7月15日,阿垅曾以隐语写信给胡风:“至于大局,这里一切充满了乐观,那么,也告诉你乐观一下。三个月可以击破主力,一年肃清。曾经召集了一个独立营长以上的会,训话,他底自信也使大家更为鼓舞。同时,这里的机械部队空运济南,反战车部队空运归绥。一不做,二不休,是脓,总要排出!”

1955年6月8日,毛泽东得到这封信后,致信中宣部长陆定一:“我以为应当借此机会,做一点文章进去。”

两天后,毛泽东为《人民日报》写的编者按指出:“阿垅在致胡风的一封信里,对蒋介石在1946年7月开始的在全国范围发动的反革命内战‘充满了乐观’;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力’‘三个月可以击破’,‘一年肃清’……阿垅把人民革命力量看做是‘脓’,认为‘总要排出’,并认为进攻人民革命力量必须坚决彻底,‘一不做二不休’!”

据此,毛泽东写道:“胡风和胡风集团中的许多骨干分子很早以来就是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国民党的忠实走狗,他们和帝国主义国民党特务机关有密切联系,长期地伪装革命,潜藏在进步人民内部,干着反革命勾当。”

胡风在交代材料中曾对此作过详细解释:当时是国共和谈和军事调解期间,阿垅在陆军大学,有些同学在军界做事,知道了信里所说的情况,就急于告诉我。为防止信被检查,所以,用了伪装的口气。

但是,因为毛泽东要找借口整胡风等,无论胡风怎么解释也没用,阿垅的恶运因此注定。

阿垅冤案被平反

胡风反革命集团案,是中共建政后制造的第一场全国规模的文字狱。

胡风是中国著名文艺理论家、诗人、翻译家。1950年代,由于胡风的文艺理论被认为偏离了毛泽东的文艺理论,受到严厉批判。毛泽东为整肃以胡风为代表的知识分子,利用胡风写给别人的信和别人写给胡风的信等,断章取义,移花接木,将胡风等打成“反革命集团”,全国共清查2100多人,逮捕92人,隔离62人,停职反省73人,到1956年,正式认定78人为“胡风分子”,其中骨干23人。

死不认罪的阿垅,就是骨干之一。

1980年9月29日,中共中央批转公安部、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关于“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件的复查报告》,并发出通知称:“没有事实证明以胡风为首组织反革命集团”,也没有证据证明胡风有“反革命活动”。“因此,胡风不是反革命分子,也不存在一个以胡风为首的反革命集团。胡风反革命集团一案应属错案错判”。

1980年阿垅被平反。此时距离阿垅被冤死已经13年。

结语

1949年前,中共给许多中国人,包括高级知识分子,做了许多承诺,要建立一个自由、民主、富强的新中国。当年,阿垅之所以相信中共、投奔中共、替中共卖命,是因为相信了中共的宣传。

但是,中共建政后发动的一次又一次整人的政治运动表明,中共建立自由、民主新中国的承诺一钱不值。中共的专制、独裁超越了古今中外。

阿垅替中共卖命被中共整死的教训,值得今天仍在替中共卖命的人深思。

2022-02-21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20/2056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