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毛泽东为何威胁要另组军队?

作者:
包括刘少奇和周恩来在内的许多中共领导人重申了毛的最高政治地位,而且通过了谴责“以彭德怀为首的反党集团”的决议,并将其与50年代初的高岗反党阴谋联系在一起,进而展开了对彭德怀的批判。彭德怀被解除了国防部长和军委副主席的职务,其支持者也被撤销了军中职务。在这样的批斗形势下,彭德怀等人被迫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彭德怀不仅作了一次次的检讨,还给自己扣上了“挂着共产主义帽子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的标签,并不得不违心的在打倒彭德怀的决议上签了字。

1949年中共建政后,通过一系列运动,在政治、经济和思想领域都取得了绝对的统治地位。1955年,毛泽东首次提出要在大约几十年内追上或超过世界上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不过,1957年,毛泽东出访苏联,在回应赫鲁晓夫的“苏联要15年赶超美国”的说法时,毛大口一开,称要让中国在15年内赶超英国。于是,1958年初,中共中央在做出了“全面大跃进”的战略决策。

经济上的“大跃进”让全国各地浮夸风盛行,工农业“卫星”不断上天。虽然大跃进在早期赢得了人们的热情支持,但随着不切实际的发展指标,以及农民口粮被征购,不满情绪在民间积聚,这种情况让中共一些良知尚存的领导人忧心忡忡。

1958年11月28日,中共一些领导人在武汉公开讨论恢复经济的稳定问题,并在毛泽东反对的情况下,发表了一个决议并通过若干措施,旨在阻止人民公社化的社会和政治上的激进行为。毛在这次会议上被迫辞去国家主席的职务。这让毛深为不满,从而为中共新的内斗埋下了伏笔。

1959年初,中共在刘少奇的主持下,再次召开了一系列旨在缓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的会议。刘少奇取代毛成为国家主席。大权旁落的毛泽东当然不甘屈服。4月,他公开指责武汉会议的决议。

而就在中共召开一系列会议的同时,中共派兵于3月下旬平息了所谓“西藏叛乱事件”,血洗了西藏高原,引发了国际上的一片谴责之声。

7月至8月初,中共在江西庐山召开了庐山会议和八届八中全会。会议的主要的议题是:共产主义的前途和大跃进运动;毛作为党的主席的地位和作用;中共军队(人民解放军)的性质和对军队的控制等。

在会议期间,彭德怀写信给毛泽东,信中首先肯定了1958年大跃进的成绩是正确的,接着指出大跃进的问题所在:“1958年的基本建设,现在看来有些项目是过急过多了一些,分散了一部分资金,推迟了一部分必成项目,这是一个缺点”,“1959年就不仅没有把步伐放慢一点,加以适当控制,而且继续大跃进,这就使不平衡现象没有得到及时调整,增加了新的暂时困难”。他还直截了当地指出:“浮夸风、小高炉等等,都不过是表面现象;缺乏民主、个人崇拜,才是这一切弊病的根源。”显然,彭德怀将上述问题的产生归结于毛。而毛对此的辩解是:大跃进从总的形势来说,成绩和错误是“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

对于别人批评自己好大喜功,毛反而坦然承认“我是好大喜功的,好大喜功有什么不好呢?去年1900个专案,搞得多了一些,现在改为788个,不是很好吗。我还是要好大喜功,比较接近实际的好大喜功,还是要的。偏听偏信,就是要偏。”

毛不仅否认别人对自己脱离实际的指责,而且威胁,如果大跃进和人民公社都灭亡了,“那我就走,到农村去,率领农民推翻政府。你解放军不跟我走,我就找红军去,我就另外组织解放军,我看解放军是会跟我走的。”

毛还运用政治手段划分了两条政治路线,迫使中共其他成员在他与彭德怀之间进行选择,而且还将他个人对中共的领导问题与其关于人民公社的政策和对军队的领导混为一谈。毛公开说,彭德怀三十几年资产阶级立场没有改变过来,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是以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的资格参加共产党。认为彭在搞分裂活动。“彭这次迫不及待,你挂帅,组织派别,进行分裂活动。所提出的问题,就是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总路线有问题,大跃进有问题,人民公社有问题。他们提出的批评,据我看,提出的尽是些鸡毛蒜皮的问题。我说他们看错了。”

毛同时还将彭德怀的批评与西藏事件联系在一起,“我看现在你们猖狂进攻,一部分同志是与西藏事件、全世界骂我们有关系的。从前全世界骂,他们还不注意。西藏问题一来,新中国成立以来是一次大规模的全世界骂我们。骂得非常之好,我非常欢迎!共产党不挨骂,算什么共产党?!”毛的无赖嘴脸昭然若揭。

尽管中共党内绝大多数成员赞同彭德怀的主张,知道毛泽东的大跃进是荒唐专断的,但是由于他们自身缺乏讲真话的勇气,缺乏与毛抗争的勇气,特别在拥护不拥护毛的路线是“忠”与“奸”,生与死的界限上,这些人选择了放弃良知。包括刘少奇和周恩来在内的许多中共领导人重申了毛的最高政治地位,而且通过了谴责“以彭德怀为首的反党集团”的决议,并将其与50年代初的高岗反党阴谋联系在一起,进而展开了对彭德怀的批判。彭德怀被解除了国防部长和军委副主席的职务,其支持者也被撤销了军中职务。

在这样的批斗形势下,彭德怀等人被迫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彭德怀不仅作了一次次的检讨,还给自己扣上了“挂着共产主义帽子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的标签,并不得不违心的在打倒彭德怀的决议上签了字。支持彭德怀的黄克诚则说自己的认识是“资产阶级富裕中农思想在头脑中反映”,周小舟张闻天也在会上作了检讨。

以威胁、无赖手段重新确立自己地位的毛泽东在闭幕式上的讲话中洋洋得意地说:“这次会议是一次很好的会,是一次胜利的会。林彪同志你刚才讲的那两句话,避免了两个东西:第一,避免了大马鞍形,如果彭德怀挂帅,天下就要大乱,泄掉干劲;第二,避免了党的分裂,及时阻止了党的分裂。犯错误的同志自己还得到了挽救。”

而彭德怀的命运自此注定。庐山会议后,彭德怀住在颐和园附近的挂甲屯吴家花园屯田六年,自食其力。其后又去湖南湘潭县家乡调查,将所写的5个调查材料送中央参考。1965年,被派往四川担任中共中央西南局“三线”建设委员会第三副主任一职。文革开始后,彭德怀长期遭到迫害。1974年患直肠癌去世。

从这段历史我们不难看出,毛和中共是如何泯灭其成员的良心的。也就不难理解,如今的中共为何邪恶者众多。

2011-12-18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26/20592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