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有隐情?中共驻美总领馆发文很蹊跷

作者:

5月30日,中共驻美国旧金山总领馆公众号蹊跷发文,提醒领区内中国公民要防范以涉嫌参与“反战集会”为幌子的诈骗。为何要发这样的通知呢?

按照中共总领馆的说辞,说是某一天某个中国公民向其反映,说“遭遇不法分子冒充美国警方,以其涉嫌参与未经批准的‘反战集会’为由实施诈骗”。怎么诈骗的呢?就是“诈骗分子假冒执法人员,迫其签署所谓‘认罪书’,并要求提供大笔资金作为‘担保’”,随后便有“热心人”主动联系说可以担保,但“须先请当事人国内亲属将等值人民币汇入指定银行账户”。结果是“一旦汇款则血本无归”。

基于这样一个“诈骗”案例,中共总领馆才提醒其他在美中国公民注意提防,并在遇到问题时可致电外交部全球领事保护与服务应急热线(24小时)或中共总领馆。

在海外从来就不真正保护中国公民利益、从不关心中国公民被骗的中共,突然关心起中国公民的财产安全和被诈骗之事,着实让人生疑,而这篇通知其实就包含着若干诡异之处。

其一,如果某个在美的中国公民属实遇到诈骗,理应向美国警方报案,或者如果语言存在问题,求助中共领馆向美国警方报案,才是合情合理的做法,也是一般正常人的选择。那么,为什么这个中国公民不向美国警方报案?为何中领馆不协助其向警方报案呢?内中有何隐情?

其二,这个中国公民之所以能被“诈骗”,应该是因为参加了不久前在美国各个大学发生的支持巴勒斯坦、反以色列的活动,那么问题是:这个“诈骗犯”是如何知道这个信息的?为何这个中国公民会相信参与未经批准的“反战集会”就是犯了罪?在美国,参加示威游行是每个人的权力,除非在这个过程中做了什么不当之事,才涉嫌犯罪。这个中国公民究竟被抓住了什么把柄?

其三,这个中国公民为何会同意签署“认罪书”?“认罪书”的内容是什么?是否与其在反战集会、示威中的所犯违法之事有关?中领馆为何不敢公布诈骗内容?通常来说,在涉嫌犯罪时,嫌疑人与美国当局签署“认罪书”可以减轻处罚,这是否意味着找上这个中国人的其实是美国的某个部门?

其四,为何这个中国公民会需要大笔资金担保?是否涉及其因为违反了美国法律而影响其在美居留问题?

其五,为何这个中国公民会同意让其国内亲属将等值人民币汇入指定银行账户?为何他(她)的家人没有提出质疑?要知道,任何人在涉及到大额汇款时,都会非常谨慎。这是否因为他们都清楚这笔款项的用途?比如为其继续留在美国担保?至于“一旦汇款则血本无归”是否涉及被罚没?

或许,中领馆通知背后隐藏的是这样一个故事:某个在美中国人接受中领馆指令,参加了某个大学或某几个大学的“反战”示威,并且是其背后的组织者、操纵者和资金提供者,因此涉嫌扰乱、颠覆美国。该人在被美国当局查证后,同意“认罪”,并披露了其幕后主子的指令,而为了不被驱逐出境,同意支付罚金和保证金。沿着这个叙事再读中领馆的通知,也就一目了然了。

这样的叙事是否真实呢?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5月初美国福克斯新闻曾报道了一名冒充穆斯林,支持哈马斯的中国留学生被抓捕后,警察当众揭去她的头巾、揭露了她的真面目的新闻。视频中的她被捕后并未显现出惊慌,还面带微笑。据说她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中国留学生刘丽君。

刘丽君是因受中共长期洗脑而挺身支持巴勒斯坦,还是接受中共指令搅浑水,笔者不得而知,但无法排除后者的可能性。而且这样的中国学生、中国人还有多少呢?恐怕不止刘丽君一人。

根据5月中旬美国智库“网络传染研究所”(Network Contagion Research Institute, NCRI)的一份报告,一个与中共有联系的政治活动团体在资助和组织美国校园的反以色列抗议活动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报告指这场“看似草根的激进运动”的背后,有一个叫“为巴勒斯坦关门”组织(Shut It Down for Palestine, SID4P)在推动。该组织是在2023年10月7日以色列遭受哈马斯袭击后成立的。其领导了一系列“反资本主义、反警察和反政府的抗议运动”。

运营SID4P的人员来自一个名为“辛厄姆网络”(Singham Network)的机构。该网络与一名美国左派科技富豪罗一(Neville Roy Singham)直接相关。罗一与反犹太亲巴勒斯坦组织关系密切。罗一长年在上海深居简出。他在2023年出席了一场为中共传播国际形象的研讨会,没想到无意中泄露了身份。

根据《纽约时报》的调查报道,罗一是极左事业的社会主义捐助者,也是在海外推动中共宣传,并为宣传活动提供资金的核心人物。他隐藏在众多美国的非营利组织和空壳公司之中,但一系列调查显示,他与中共政府媒体机构有密切合作,甚至为其在全球的宣传活动提供资金。

罗一还与左翼反战团体“粉红代码”(Pink Code)的创始人朱迪‧埃文斯(Jodie Evans)在2017年结婚。埃文斯过去曾公开批评中国人权,但后来“粉红代码”的立场发生了大变化,改为全面支持中共,甚至谩骂香港的民主抗议人士。

报告指,与中共外国影响力活动有关的组织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针对占领基础设施和公共空间的直接行动。虽然表面上这些活动主要针对以色列,但实际上却是一场更广泛抗议活动倡议的一部分——他们有充足的资金,旨在推动一场革命,反政府和反资本主义议程,其主要组织已成为“敌视美国的外国实体的多功能工具”。NCRI预测,这些组织将持续煽动骚乱,直至2024年夏季,并持续到11月美国大选。对此,有美国议员表示并不奇怪。

中共既然可以在幕后支持海外团体,同样也可以给在美国的小粉红们下指令参与搅局。在美国多方反击中共对美国的渗透的大背景下,中共越来越多的下作之举被揭穿,相关人员被抓、被传唤、被警告,中共在美国高校反战运动背后的鬼影,包括参与者也被美国当局掌握,参与者也只能向中领馆求救。

因此,中领馆此次蹊跷通知,显然是有许多内情的,极有可能是在通知参与者一旦罪证被证实,不要与美方合作,而是要及时联系中领馆,中领馆可以提供某种协助,比如逃回中国。问题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中共每做一次恶事,都必将反噬自身。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31/20613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