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维权 > 正文

中共为了打击她 专门成了了一个工作组

—抵洛杉矶纪念六四 民运领袖盛雪受到死亡威胁

“显然,它(中共)动用的这种人力、物力比以前更大了,或者是用了一种科技手段。”盛雪从一个朋友处了解到,中共为对付她,专门成立了一个工作组或办公室。 刚下飞机不久,就从X平台(前身为推特)收到一则不寻常的“死亡威胁”留言说::“死亡时间2024年5月31号,不知道你的头骨和9毫米哪个硬?所以请别戴头盔,让我试试。我现在就在LA,当天我会在台下看你。”

2024年5月29日,加拿大籍的华裔民运领袖盛雪飞抵洛杉矶参加“一起推翻中共邪恶暴政墙座谈会”,收到“死亡威胁”。

本周三(29日),定居加拿大的民运领袖盛雪女士专程飞抵洛杉矶,准备参加六四35周年纪念活动;刚下飞机不久,就从X平台(前身为推特)收到一则不寻常的“死亡威胁”。

有名有姓的死亡威胁

次日(30日),盛雪给记者展示了X帖文下的一则留言:“死亡时间2024年5月31号,不知道你的头骨和9毫米哪个硬?所以请别戴头盔,让我试试。我现在就在LA,当天我会在台下看你。”

2024年5月29日,加拿大籍的华裔民运领袖盛雪在X平台收到死亡威胁。(盛雪提供)

不同于一般的威胁信息,盛雪说:“他(威胁者)说得很具体,有时间、有地点、有作案方式,他连用什么都确定了;而且,他说他会来。这个人的账号还有名字——陆以恒。”

“你不能够把它完全当作假的东西。而且呢,这不仅仅是对我的威胁,对所有在场的朋友都是威胁。”盛雪于是在朋友陪同下,前往机场附近的警局报案。

盛雪是北美非常活跃的华裔异议人士、获奖作家,现任民主中国阵线全球副主席,因其坚定反共的立场,多年来一直是中共在海外攻击和污蔑的主要目标之一。她将在洛杉矶台湾会馆出席“一起推翻中共邪恶暴政墙”座谈会。

洛杉矶安大略市(Ontario)警局一位女警接待了盛雪。考虑到她的安全,警方一开始劝主办方取消活动。但盛雪说,对方威胁的目的就是不让她参加活动、不要发声,“我如果因为这个威胁不去了,他们就赢了,他们就直接达到目的了,是不是?而且,他们会用同样的方法,去应付所有这些现在还敢讲话的人”。

警局决定立案,并且通知了盛雪女士即将出席活动的城市的警局予以关注。

盛雪遭网路集中攻击

半个月前,就在盛雪准备参加六四纪念活动时,她已感受到网路攻击者的疯狂:“突然就有很多账号——不是一两个,是几十、甚至几百个推特账号一起攻击。”

她感到,只有一个人在快要崩溃的时候,才会做出这种歇斯底里的攻击。

昨日,她发帖宣布在洛杉矶出席活动,下面有170多则留言,一半以上是攻击、侮辱和谩骂。有的账号不是刚注册的新账号,而是有十几万跟随者的X账号。其中一个有十几万跟随者的推主的跟帖内容极具侮辱性。

“这种情形已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盛雪说,她开始的时候不断地屏蔽、屏蔽、举报、举报,但根本忙不过来——如果把时间用在这方面,就没有时间、精力做该做的事。

她发现,她的每则帖文下都有几十甚至几百人谩骂,有的攻击者发出的内容很恶心,从杀人案照片,到色情图片,不一而足。

“显然,它(中共)动用的这种人力、物力比以前更大了,或者是用了一种科技手段。”盛雪从一个朋友处了解到,中共为对付她,专门成立了一个工作组或办公室。

盛雪回忆,自从1989年8月她来到加拿大,到中共领馆前声讨六四暴行时,对她的个人攻击就开始了。

“他们觉得对一个女性,最常用的手段就是侮辱你。那时候没有网路,没有这些平台,他们就用传统的寄信方式,邮寄很多色情图片到你家里。”那些人还用她家电话号码发布性服务小广告,将其涂写在多伦多中国城的男厕所里,之后,盛雪就不断接到莫名其妙的电话。

2013至2017年是她密集受到攻击的另一时期。有人每天群发攻击电邮,她是收件人之一。不光盛雪本人受到攻击,她的一些亲戚也受到牵连。

有一次,她收到一封侮辱她妈妈的电邮,看了开头,人就昏倒了,被送到医院急救。说到这里,盛雪禁不住流泪。

还有人骂她是中共间谍,把信寄给加拿大的法院、参议员、皇家骑警、情报局等,甚至去法庭起诉她。她去法庭应诉,起诉人却消失了。

中共为何发动疯狂攻击

很多人说,海外民运一开始有很多人参与,到后来就没有多少人了。为什么呢?

“很少有人能够扛得住这种长时间的威胁,而且,也真的有很多人出了事。”盛雪列举了中共从海外绑架的王炳章、桂民海、乔鑫鑫等人的例子。她认为中共统治的根本手段就是谎言加暴力,对骗不了的人,就暴力对待;而且,中共现在已经把这些手段输出到民主国家。

“在中国,它绑架了它统治下的整个国民;而海外华人绝大多数在国内都有亲人,包括父母、亲戚朋友,有的还有生意,与国内有关联的人,大都处于被它绑架的状态当中。”所以,很多人就选择了沉默。她透露,加拿大有200多万华人,但真正敢于站出来的民运人士不过一两百人。

盛雪认为,因为西方很多大媒体跟中共有生意往来,对其暴力恶行视而不见,或者不够重视,不关心中国异议人士的命运,使得国际社会对中共的邪恶认识不够;甚至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种人类历史上极端邪恶的暴行能够持续这么多年,这是世界文明的耻辱”。

至于中共此次为何发动疯狂的攻击,盛雪说:“我觉得它们(中共)的恐惧已经是到极点了,也是到了快要崩溃的程度了。”

就盛雪受到的死亡威胁,洛杉矶律师陈闯创肯定她第一时间报警的做法:“对这种事不能掉以轻心。”

从大陆来美不久的前律师梁少华则说,盛雪因其在民运中的影响力,成了中共的“国家敌人”,然而,“民主之火已经熊熊燃烧,不是中共所能够扑灭的;我们将更加坚定、更加努力”。

这几天,盛雪将参加一系列纪念35年前的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的活动。◇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大纪元记者马尚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31/2061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