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香港市民高压下悼六四 多国领事到维园“散步”

在当局打压下,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维园)悼念“六四”的烛海已经不再,但是不少市民周二(4日)在仍然到维园及附近的铜锣湾悼念。在大批警力布防下,多人因表达悼念被带走,其中更有人被以涉嫌违反新近按《基本法》23条订立的“煽动意图的相关罪行”遭拘捕。

警方严阵以待拘捕至少4人带走5人

2024年6月4日,不断有市民在铜锣湾被截停搜查。(余钢/大纪元

在当局打压下,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维园)悼念“六四”的烛海已经不再,但是不少市民周二(4日)在仍然到维园及附近的铜锣湾悼念。在大批警力布防下,多人因表达悼念被带走,其中更有人被以涉嫌违反新近按《基本法》23条订立的“煽动意图的相关罪行”遭拘捕。

警方继6月3日后,在4日“六四”周年正日,派出大批警力,甚至出动“剑齿虎”装甲车在维园一带与铜锣湾闹市戒备,并继续截查传媒及市民的行动。

2024年6月4日,警方“剑齿虎”装甲车在维园一带戒备。(余钢/大纪元)

曾因社运入狱“王婆婆”高呼口号

社运常客、人称“王婆婆”的王凤瑶,4日下午3时许在铜锣湾港铁站外手持鲜花,高呼“平反六四!人民不会忘记!”、“五大纲领,缺一不可”、“追究屠城责任”等口号,随即被大批警员包围并带上警车。

“王婆婆”2014年起经常出现在香港各种大大小小的社运场合,或旁听法庭审讯,以声援抗争者,她不时在抗议现场挥舞英国国旗,成为其象征。她到2019年反送中运动期间,仍然经常居住在深圳。同年8月,她在太古港铁站被警方带走后音讯全无。后来称自己被港警打伤住院,其后在大陆被冠以“寻衅滋事罪”,送入深圳的拘留所及看守所,她曾经形容那里为“地狱”,被强制接受“爱国教育”。

“王婆婆”被拘留30天,在被居家监视居住近14个月后,才获释回港,但在2022年因2019年的非法集结罪,被监禁8个月。

“王婆婆”4日终因在公众地方叫口号,涉嫌“煽动意图的相关罪行”被捕。

拘至少4人带走5人

此外,警方称一名24岁男子及一名69岁女子,4日晚在怡和街公众地方“形迹可疑”,警方上前截查期间,该名男子“怀疑袭击2名警务人员”,2人分别涉嫌“袭击警务人员”及“在公众地方行为不检”被捕。

警方又表示,一名23岁男子4日下午在兴发街一公园内“怀疑袭击2名保安员”,涉嫌“普通袭击”被捕。

此外,现场另有3男2女,年龄介乎27至88岁,因涉嫌“破坏社会安宁”被带返警署作进一步调查,他们其后全部获准离开。

2024年6月4日,一名身穿哲古华拉上衣的男子,傍晚6时于维园内的“第二届同乡社团家乡市集嘉年华”被大会保安开伞遮挡并抬走。据了解,男子同时持有写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富强”的纸张。(唐健丰/大纪元)

88岁老翁的坚持

2024年6月4日,88岁的“旺角鸠呜团”吴伯在崇光百货外展示语后不久,被在场警察警告,之后带上警车。(余钢/大纪元)

一名88岁老翁,是“旺角鸠呜团”的“吴伯”。他4日下午在铜锣湾崇光百货外展示标语,上书“念89!悼64!悲痛的日子!慷慨的岁月⋯⋯那些年维园烛光如火海!但现在人杳!烛灭!”

他展示标语后不久,被在场警察警告,其后被带上警车。

“旺角鸠呜团”是2014年雨伞运动后出现的团体,成员当年在运动结束后,继续每晚在旺角街头聚集,坚持争取真普选。不过,在2021年11月,“吴伯”在内的4名成员,被警方以涉嫌干犯煽动意图罪拘捕。

“吴伯”之后仍然无退缩,在2023年的“七一”,于往年大游行出发的铜锣湾,他手持写上“废除国安法例、履行人权公约、释放政治囚犯、求主垂视香港”的标语,其后被警察包围并带走。

“US8964”跑车再被拦截

此外,一辆车牌为“US8964”的跑车,4日亦遭警察截查,之后被拖走。

车主Anthony Chiu表示,4日从九龙的一个停车场出发时,已遭跟踪,并在东区走廊被警方截停。车辆其后被指涉及非法改装被拖走。

车主在Facebook群组发文,慨叹“今年可能系最后一年出嚟(出来)啦,原因我相信大家都估(猜)到,大家要加油”。

翻查资料,“US8964”曾经在2022年、2023年的“六四”之际外出时被拖走。去年警方是在铜锣湾街头拦截该车,并指其“车牌浮凸”及刹车改装,因此需要扣车。

▶点击这里看图片。

外国驻港领事发声

英、美、澳、加等多国驻港领事馆4日均在社交网站专页上载烛火照片悼念。

荷兰、德国驻港总领事及欧盟驻港澳办事处署理主任晚上约7时半到达维园,三人逗留约10分钟后离开,其间面对传媒提问,只表示到场“走走(Walking around)”。

2024年6月4日,荷兰、德国驻港总领事及欧盟驻港澳办事处署理主任晚上约7时半到达维园,三人逗留约10分钟后离开,其间面对传媒提问,只表示到场“走走”(Walking around)。图左至右为荷兰、欧盟及德国领事。(蔡文昕/大纪元)

另外日本驻港总领事冈田健一则在晚上8时许,独自进入维园,他称是在散步,平日亦会到该处散步。

旺角亦严防

另一方面,在旺角闹市亦有大批穿着战术背心的警察戒备。社运人士雷玉莲(女长毛)4日晚7时许在旺角朗豪坊商场外,拿着佛珠,口中念念有词,围绕商场外的雕像步行,并跪在地上向天叩拜,至晚上约8时左右完结,多名便衣警员即蜂拥而上截查。

社运人士雷玉莲(女长毛)2024年6月4日晚7时许在旺角朗豪坊商场外,拿着佛珠,口中念念有词,围绕商场外的雕像步行,并跪在地上向天叩拜。(雷玉莲提供)

她表示,接获警方通知,不得叫喊违反国安法的口号,她坦言“可能这里不是维园,如果是维园我可能已经被人带走”。

前议员派发蜡烛被警干涉

不同界别的人士在《港区国安法》加上23条立法后的双重阴影下,仍然不讳言,在自己的社交平台公开悼念“六四”。前区议员朱江玮发文,表示“烛光虽微小,却映照人心里的良知。纪念着六四的牺牲者,纪念着天安门母亲等难属,不管在人间还是天上的”,并说“愿大家平安!”他并贴出在自己经营的店面的照片,相片中一排电子蜡烛,并饰上天安门母亲运动“说出真相”的贴纸。

他原定于其商店“如一”派蜡烛悼念六四,但到下午近2时,10多名便衣警员进入店内,驱赶和登记在场记者资料。警察离开后,原本放置于店内的电子蜡烛、“自由六月”明信片和胶纸均“消失”。朱江玮亦拒绝向记者透露情况,仅说“暂时无事”。

另外,社民连前主席、曾任支联会常委的陶君行,在午夜发文称“还是那一句:‘不想回忆、未敢忘记’!”并附上蜡烛相片。

舞台剧《5月35日》编剧、剧作家庄梅岩同在今凌晨发文,以黑底白字写上“毋忘六四”。

前立法会议员邵家臻则在今晨近7时,分享大陆诗人孟浪的《愚行之歌》,当中提到“是他们的血静静地流在我们身上,而我们的血必须替他们汹涌。”邵并在分享时加上一句:“不怕,我们有彼此”。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6/2063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