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美媒:前银行家罗奇坚称香港“玩完了”

曾形容“香港玩完”的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罗奇(Stephen Roach)再度公开“唱衰”香港,认为中国经济不振,香港难以独善其身,而“一国两制”在2019年后已变成“更有中国特色”,并重申,自治被削弱是香港面临的重大挑战。

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耶鲁大学资深研究员罗奇,6月5日在香港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再度谈论香港经济前景。罗奇引用过去数十年经济数据,认为香港和中国大陆经济,无论贸易、资金还是劳动力流向都同步放缓,在可见将来预料中国经济表现未如理想,恐怕香港经济将难以独善其身。

罗奇慨叹香港今非昔比

罗奇回忆上世纪80年代自己到访香港时,当时香港人有愿景、有战略,香港整体发展相当出色,可是到现在一切都结束。罗奇说:“往日香港不是今天的香港,更绝非明天的香港。”

罗奇到访香港期间接受《明报》专访。他形容,2019年反送中风波后,香港的“一国两制”变成“更有中国特色”的“两制”。他在6月4日刊登的专访中,为自己提出的“香港玩完”观点辩护,强调香港与中国大陆在经济及政治上的连接越来越紧密,香港能改变的空间越来越小。

在美国的独立时评人蔡慎坤对美国之音表示,罗奇和中国大陆以及香港关系密切,使他的言论深居说服力。

蔡慎坤说:“他(罗奇)是中国的一个老朋友。中国的‘发展高层论坛’每一届他都是重要的嘉宾,都要在会议上发表主题演讲的。只有今年没有让他讲话,所以说,他是非常特殊的一个人物,而且过去这么多年,他一直唱多(唱好)中国的经济。尤其过去他作为摩根士丹利亚太区的主席,非常熟悉和了解香港。”

罗奇曾一再强调,香港在反送中事件与“港版国安法”影响下,自治被削弱,是“香港终结”一个主要因素,蔡慎坤表示认同。

蔡慎坤说:“自从(香港)警察权力无限扩大,自从香港的言论空间几乎被消失。发出不同声音会受到‘国安法’严厉打击,整个国际社会不再把香港视为自由社会。想在那里居住或者做生意的就要考虑要承担风险和付出代价。能走的尽量都会考虑走。”

香港作为“一国两制”的特别行政区,又邻近中国大陆,加上贸易及外汇自由,以往一直是中国富豪、官员转移资产及移民的热门目的地,但蔡慎坤认为,现在的香港已不是“富豪安全港”。

蔡慎坤说:“过去国内的贪官也好,权贵也好,都把香港作为避风的港湾。过去他们在国内出事都会选择往香港跑,但是现在香港当局的管控已跟中国大陆任何一个城市都没什么区别,而且可能比大陆一般城市管得更严。这也是导致香港‘玩完’的重要因素。”

在罗奇眼中,一直以来香港股市对大陆经济起着杠杆作用,但中国经济的结构问题直接冲击香港股市。

蔡慎坤说:“香港的红筹股实际上就是中国一系列增长潜力好的公司,被拿到香港上市,能够吸引国际资本来投资,可是现在中国国内经济出了问题,无论国企还是一些优质的公司,现在越来越举步维艰,因为国际资本市场已经对香港不看好了,要推出新股越来越困难,也不可能以高价募集资金。香港的资本市场受到了巨大影响。”

罗奇:港府应捍卫独特性

素来有“中国大好友”之称的罗奇,今年2月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表示,在本土政治、中国经济和美中关系转差等因素夹击下,“香港已经玩完”(Hong Kong is over),估计中国推出的救市措施也难以挽救香港经济。他在最新的演说中表示,香港需要捍卫其独特性,并建议北京列出香港有别于中国大陆的特征,包括法治、资本自由流通、人员流动等,向外展示香港在每个范畴下仍坚持“一国两制”。

接受美国之音专访的前中国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认为,香港面对的经济困境与近年中国改革开放政策逆转有关。

刘梦熊说:“城楼失火,殃及池鱼。香港的问题不光是23条立法或者‘港版国安法’,而是一系列前所未有的问题:什么中央对香港有全面管治权、完善香港选举办法这些。‘一切权力归苏维埃’这套都搬到了香港。罗奇发出‘香港玩完’的论调不是偶然的。”

刘梦熊说,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是以自由、法治为基石,但近年来,这些香港的核心价值已被“釜底抽薪”,导致外资被吓跑,数十万港人移民海外。

刘梦熊说:“普通法的要素包括无罪推定,但是以47人案为例,大多数被告没有经过审判就被关了1000多天。外资觉得香港朝着‘一国一制’、‘内地化’蜕变。香港很多富豪和专业人士都移民海外。罗奇只不过综合这些现象作出结论而已。”

遭不点名反驳罗奇:港府回避核心问题

罗奇在香港发表演说后,港府随即发声明,不点名作出反驳,强调各项数据均反映香港在“一国两制”下独有的优势和定位,纵然外围环境复杂,但中国与香港经济增长正稳健上扬,其步伐甚至比一些已发展经济体要好。声明又说,个别人士发表的评论显然忽视香港的优势及良好的发展势头,在数据及事实面前完全站不住脚。

其后罗奇在社交平台X回应说,港府的反应是预期之中,但港府回避讨论核心问题使他感到可悲。

前中国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认为,香港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中作出了重大贡献。目前中国经济陷入了过去40多年罕见的低谷,估计中共会因应形势调整治港的方针,反而港府是隐忧所在。

刘梦熊说:“港府官员的政治智慧和水平是比较低的,只有执行权,没有决策权,也没有决策能力,凡事都听北京的。可是北京领导的是社会主义,不是资本主义。若中国大陆改革开放没有出现逆转、倒退,香港的‘一国两制’就不会变形、走样。‘一国两制’要搞得好,首先中国改革开放的‘纲’要高高举起,要稳步向前。”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前助理教授钟剑华对美国之音表示,作为摩根士丹利前高层,罗奇被视为重量级人物,其言论对于业界和投资市场的决策具有一定影响力。港府官员对他的言论迅速作出回应就是证明。

钟剑华说:“投资市场是充满羊群心理的市场。(投资者)除了作出理性决策,还会根据对外界反应的评估而作出决策。数据是客观存在的。相信投资者所看到(有关香港)的数据不会与罗奇所看到的有很大出入。罗奇公开发言后,外界会揣测他的言论会影响到多少人以及如何影响资金的走向,因此罗奇的言论既有实质影响,也有心理上的影响。”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9/20650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