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穷得响叮当 中共什么招都来了

由于土地财政下滑,导致有些地方政府发工资都出现问题,情急之下为自保,各种搜刮手段都上了。

今年1—4月中国财政方面,与去年同期相比,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下降2.7%,税收下降4.9%,土地收入下降了,契税下降7.1%,土地增值税下降4.5%。

随着房价的下跌,地方政府的土地卖不掉了,吃了20年的土地财政不行了,地方政府怎么活?只能变着法儿折腾百姓了,除了央行货币开闸放水、发新债还旧债以外,地方政府为增加收入各种手段都上了,比如赖账、罚款、降薪、涨价等。

为了救回房地产,中共想了不少办法,比如降首付,贷款利率无下限,国资下场买房,可房价还是一路下跌。

张家口市房产中介5月31日对《华夏时报》透露,离北京只有一个小时左右车程的张家口市下花园区,花6万元可以买一套建筑面积60平米的两室一厅。

这房价下跌,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也随着下降。这里要科普一下,地方财政收入有四本账,由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以及社会保险基金预算收入组成。其中,前两项是地方财政收入主要来源,体量大。

而土地出让金收入占政府性基金比重超90%,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总和的30%—40%左右,像江浙省份土地依赖度达到50%左右,但背后是中共政府的高债务杠杆率撑出来的,地方政府债务有多高?显性债务加上城投隐性债务足足有百万亿元的规模,基本上就是覆盖住了全年的GDP了,也就是说政府债务杠杆率基本就是在90%左右的高危线了。

目前随着房价的下跌,土地拍卖收入无法维持地方政权活下去,怎么办呢?于是各种增收手段出炉,我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几种。

手段一:赖账

前不久,大陆微博博主马江博在一篇题为“彼此都负债累累的地方政府和地方企业家,正进入翻脸成仇模式”中写道:

“最近广受关注的贵州六盘水女企业家讨债中被刑拘的案件,让我们再次看到了高负债省份,在举债大潮戛然而止后系列必然的糟糕结果。”

文章写道,当地政府一度提出以1200万元化解2.2亿元的债务,被她拒绝。最终是女企业家被当地警方以“寻衅滋事”的名义抓进去了。要警惕某些区县政府可能的“流氓化”。

文章说,大部分此前靠政商资源挣得盘满钵满的地方企业家,可能要赔上自己过去20年的时代红利。给地方企业家们提个醒:时代变了,老路没了,小心点吧。因为落后地区大部分市县政府的项目欠债,你很难要回来了,根本没钱还。贵州六盘水仅三年的债务增长率就超300%。

文章举例说,云南也是基建大户和债务大户。从云南最新发布的停建、缓建项目清单来看,全省1153个项目停建缓建,涉及的总投则高达2904亿,但其中可用的化债资金仅有25.51亿元,不到1%。

可以说,这些项目的资金来源,几乎全是银行贷款、工程方垫资和债券发行。

而明眼人都知道,市县政府这种高杠杆率基建的操作,底下往往有见不得光的交易。这个过程中地方政府拿到了超常发展的政绩、当地关系人拿到了回扣,当地企业家拿到了利润。直到财政水库关闸停水,一场盛宴变成一地鸡毛。而彼此都负债累累的地方政府和地方企业家,必然进入翻脸成仇的模式。

文章最后提醒道:“这只是个开始,无人能够扭转。”

近几年“罚款经济”风行。

2023年上海一家叫米帆餐饮的因在凉皮等熟食上放了冷食黄瓜丝,被重罚5000元人民币,并没收“违法所得”119元,理由是“未取得冷食类食品制售许可”。有网友嘲讽:“凉皮和黄瓜丝过了半辈子,最后被罚了,原因就是没领证,非法同居。”

其它地方的罚款更是巧立名目、花招百出。2023年山西省一家杂货店因为卖了2.5公斤“不合格”的芹菜,被重罚6.6万人民币。2023年9月,河北承德某程序员因为翻墙远程工作,被警方处以罚金并没收“违法所得”一百多万元。2022年,承德税收收入同比下降19.9%,而罚没收入9.9亿元,同比增长13%。

这种简单粗暴的来钱方式愈演愈烈,内蒙开鲁县,农民改造“草地”变“耕地”,却被要求缴纳数百万的增补承包费,甚至闹出了“云浩止耕”的闹剧。

2021年,霸州市政府就违规提出将非税收入(罚款)与征收单位支出挂钩,纳入乡科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绩效考核,还以红头文件的形式明确发出,罚款变成政治任务了。

“钓鱼式罚款、运动式执法、地毯式找钱”,“成果”当然是喜人的:霸州仅仅三个月时间,就罚没了接近2亿元,占到了财政预算的30%,是以往的900多倍,涉及企业2547家,平均每家罚款和收费2.64万元,另外还有不计其数的个人和个体工商户被滥罚。

运动式执法,系统性罚没,搞得民不聊生,乌烟瘴气。

手段三:降薪

时代不同了,铁饭碗泥饭碗都一样了。公务员也被普遍“拔毛”了。

据《星岛日报》去年12月报道,广东公务员降薪后的待遇近期在社交媒体流传,深圳从36万多降到25万多,珠海从28万降到约20万。降薪后,广东省直(机关)为22万多,佛山、东莞为20万,惠州、江门为14万,中山为15万至20万。

北京市属机关公务员小凡向《星岛日报》记者坦言,今年虽然基本工资没有变,但各种补贴和奖金已经减了几万元,为此局里特别成立了“减薪办”,说要去掉之前“不合理”的福利。”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等多家媒体报道,北京同仁医院的医生2023年8月工资大幅缩水,绩效奖金和夜班费降幅达50%。

居住于广州和昆明两地的许红本今年4月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我妹妹她们是事业单位的老师。她一年的绩效工资都不发了。她告诉我工资比2018年减少了45%,她跟我说,现在(年薪)20万都不到。我妹妹带高三,又是班主任。2018年,她拿到近40万元年薪。”

全面降薪时代已经来临,就连军队也难逃此劫。据大纪元报道,大陆社交媒体网站上出现了一个最后编辑时间为2023年12月18日的帖子,说“航天、中电、中船、兵器很多研究所开始降薪了”、“降5%—30%不等”。

2022年4月,有网友匿名在网络上发帖说,他2020年入职航天科工六院41所,2020年7月—2020年12月:平均每个月税前1W左右;2021年1月—2021年6月:平均税前8k左右;2021年7月—2021年12月:平均税前6k左右+年终绩效。

手段四:涨价

2024年4月17日,网易一篇文章标题非常醒目:“土地财政一熄火,水电气就齐刷刷都涨价了”。

文中毫不避讳地写道:上海时隔十年上调水价,最高阶梯涨价超50%,广州发布水价改革方案,新方案供水价格涨价幅度接近34%,咸阳、芜湖、南充、赣州、曲靖等地陆续上调用水价格,涨价幅度在10%—50%不等。

深圳、福州、镇江等125个市县发布管道天燃气涨价方案。重庆居民投诉燃气表“跑速加快”,隐形燃气费翻倍,重庆政府回复:已调查,情况基本属实。

广东、湖南、安徽、江苏等多省公布电价调整方案,开始执行新一轮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最高涨幅高达30%。

某券商的一份报告说,中国城市的水电气等公共服务费价格仍偏低,至少还可以翻个三倍。

涨价的不只是水电气。中国国铁集团日前宣布,四条动车组列车——武广高铁、沪杭客专、沪昆客专、杭甬客专——即将于6月15日起调价。其中大部分路线一二等座的票价上涨近20%,而豪华商务舱的价格上涨将近40%。

中共的媒体厚着脸皮说,水电气等公共服务涨价是为了引导经济走出通缩状态。一位网友跟评“你这跪姿真标准,哪里学的”,该评论获得近8000点赞。

作为普通中国人,我们要明白,随着中共财政收入越来越少,各种“增收”手段肯定会越来越多,说不定哪天存款都要交存款税了。

看起来赵家人已在情急之下,“磨刀霍霍向韭菜”,希望广大朋友们一起来做“吹哨人”,一起收集“救命”资讯,分享给更多亲朋好友,谨慎决策,保护好自己辛苦积累的资产,别等到镰刀割过来时再喊疼。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大纪元 净园财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12/20663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