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陈伯达

毛以国家主席之位许诺林彪 试其忠(图)
2020-06-02

毛对林三条意见的批示是:我不能再做此事(指担任国家主席一事),此议不妥。毛又在政治局会议上当着林、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的面重申:“我不当国家主席,也不设国家主席”。明明是毛当面对他说不想当党主席,并授意林出面提议毛当国家主席。林照毛的话做了,却招来一个反毛反党的罪名。毛与林的谈话并无第三者在场,林就无法与毛当面对质。

替林彪批条子 无意间发现蓝苹三十年代的一封信(图)
2020-05-24

这时我才仔细看了那两张纸上的字,原来是陈伯达亲笔写给毛泽东、林彪的信,信的内容是送阅蓝萍(即江青)三十年代写的《我的一封公开信》,江青在公开信中述说她与第三任丈夫唐纳纠葛的一些事情,诉说她对当时社会舆论的不满。在陈伯达信的落款处,除江青外,中央文革碰头会成员都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有的人还写了批语。陈伯达在信中称江青:早在三十年代“就不愧为是一位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已经圈阅并写了批语:“我就是由此认识江青性格的。”

孔林变农场:挖坟掘墓 破坏文物(图)
2020-05-19

文革期间,孔林遭到的破坏是很严重的。孔林,有墓10万余座,被挖2000余座;历代栽植的树木42000余株(不含民国晚期以来的),被毁古树万余株;墓碑4000余通,被拉倒的近千块。有一本反映文革期间曲阜文物遭劫的书,提及了曲阜师院“向孔林要粮”之事。它指出,曲阜师院在孔林开荒200多亩,伐树500多棵,平坟1000多座,砸毁石碑400多通,拆掉古建筑厅殿9间,就地伐树建房41间,还随意砍树做饭、取暖。

刘少奇就是这样一步步被打倒的(图)
2020-04-19

对刘少奇的大批判是1967年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如同整个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一样,对刘少奇的大批判也是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关于刘少奇的大批判文章和报道有多少篇,大概不是几百、几千、几万,而是千万、几千万,甚至更多。

抨击“血统论”的勇士遇罗克之死(图)
2020-04-12

1967年4月14日,戚本禹代表中央文革的表态为《出身论》定了性:《出身论》是大毒草,恶意歪曲党的阶级路线,挑动出身不好的青年向党进攻。1968年1月5日,遇罗克被捕。在在被捕的前几天,遇罗克在一则日记中写道:“如果我自欺了,或屈服于探索真理之外的东西,那将是我一生中最难过的事。”在狱中他还说:“历史是会评价我的功过的。”

三百年一见的国学大师之惨死(图)
2020-03-15

陈寅恪对前来劝说自己的汪篯如此说道:“做学问,不应有‘在某某主义或某某思想的的指导下’这种定语,凡有这种定语的都不是真学问。”“不要先有马列主义的见解,再研究学术,也不要学政治。”“我绝不反对现在政权,在宣统三年时,我就在瑞士读过资本论原文。但我认为不能先存马列主义的见解,再研究学术。我要请的人,要带的徒弟都要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不是这样,即不是我的学生。”

“破四旧”挖坟狂潮:炸孔子坟刨岳飞墓(图)
2020-01-27

“文革”不仅给生活在当时的人们带来巨大的灾难,也对中华文明造成无可估量的损失,当时包括孔子、岳飞在内的很多先人的陵墓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不仅造成文物的大量毁坏,还彻底摧毁了我们民族固有的敬天法祖的文化传统。 孔子坟被用雷管炸开...

林彪写给毛泽东最后一封未发出的信(图)
2019-10-13

林彪最后的结局很惨,如果有“四不”制度可能也不会如此仓皇,这事儿还有续集:既然没有形成“四不”的制度,那对不起,江青也得不到“四不”的待遇,在毛泽东尸骨未寒之际便被抓,一个告别恐怖年月的时代开始了。而这个行动的重要参与者叶剑英也意味深长地说:“抓四人帮将是党史最后一次用特殊手段解决党内问题。”

文革初期周恩来与江青以及中央文革小组的关系(图)
2019-09-24

周恩来除了在宣传江青上十分卖力气,另外还当面奉承江青。周恩来的讲话,通篇充满了卑躬屈节、谄媚奉承的表白。谁又可以说,在江青迈向更高权力的道路上,没有周恩来推波助澜的一份功劳?诚如历史所记载,周恩来从一个这种表态到当众高举手臂高呼“(我们要)誓死保卫江青同志!”也就不足为奇了。

【揭秘】真的不是演员 毛泽东说只能用西方的这样东西(图集)
2019-09-03

故国旧影:香港街景,1980年代摄。 朱韵和:藏羚羊 迩東晨:#谁在说#1965年12月21日,毛在杭州与陈伯达、艾思奇、关锋谈话时说:“清朝末年,一些人主张‘中学为体,西学为用。&rsquo...

文革实名刀笔有几支?(图)
2019-07-15

一个人的意志,能煽动几乎一个国家的人为之疯狂,团队的力量不能忽视。张春桥、陈伯达、姚文元、王力、关锋、戚本禹、林杰等一众深谙文史、通晓权术的实名刀笔,正是毛泽东在文革中倚重的宣传大将。 除了毛本人,这些人的文章、讲话都是了解文...

吴法宪:戚本禹倒台是因为对李纳有非份之想(图)
2019-07-07

毛批示,要将王力、关锋、戚本禹三人“拿掉”,但想保一下戚,可戚也跟着倒台,何故?吴法宪透露,原来是“江青怀疑戚本禹对李纳有非份之想”。戚以为江青宠他,便忘乎所以,想做驸马。周恩来承上旨,立即在碰头会议宣布“要立即把他抓起来。”命谢富治等当即执行。戚刚到会场,卫士一拥而上将他铐起来,戚竟说:“开什么玩笑,要逮捕我?”押上车时,还对姚文元说:“请你代我向江青同志问好!”这般丑态,令人哑笑。

捧毛“四个伟大”的由来:真的不是林彪的专利(图)
2019-06-18

毛:现在就不同了,崇拜得过分了,搞许多形式主义。比如什么“四个伟大”,讨嫌!总有一天要统统去掉,只剩下一个‘Teacher’,就是教员。因为我历来是当教员的,现在还是当教员。其他的一概辞去。过去这几年有必要搞点个人崇拜。现在没有必要,要降温了。这是为了反对刘少奇。过去是为了反对蒋介石,后来是为了反对刘少奇。毛泽东选择了这样的时机,用了这样的方式,让全国人民知道他对“四个伟大”讨嫌了,也就是向全国人民表示他对“亲密战友”讨嫌了。话说到这种份上,林彪的末日也就快到了。

命运对他开了个大大的玩笑:陈伯达与“文化大革命”(图)
2019-06-11

“文革”开始时,陈伯达作为“文革小组”组长,紧跟毛泽东为“文革”作了大量工作,当属“江青集团”;但陈伯达后来幡然悔悟,毅然与“文革”极左派分手,与林彪联手打击“文革”极左派,由此似乎又可把陈伯达归属为“林彪集团”,何况毛泽东早就将陈伯达打成“林陈反党集团”的要员。然而,陈伯达并未参与“林彪集团”的所谓“阴谋”,据此,将陈伯达归于“林彪集团”也甚为牵强。最后,中共只好把陈伯达这位反江青“文革”极左派的人物硬塞进“江青集团”,如此做为实在是个天大的笑话。

中共权斗 一个常委打倒另一个常委(图)
2019-05-17

江青和周恩来。(网络图片) 有如此恶劣的手段,就不要再奢谈什么美好的目的。——读戚本禹《回忆江青》有感。 文革风云人物、原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戚本禹,最近发表了长篇文章《回忆江青》。这篇长文披露了文革初期中共上层权力斗争的大...

文革受难者与文革合理化 中共独创斗争会和牛棚 (图)
2019-04-18

毛若不死,张春桥会将文革更上一层楼,实现红色高棉实践的革命理想。 上个月,我收到小林一美先生的电子邮件,知道他正翻译我的《文革受难者》书,将印入他和安藤久美子女士一起编写的书《中国文化大革命受难者传及文革大年表》,副标题为崇高...

港媒:王沪宁是国安特工 现在是陈伯达第二(图)
2019-04-15

有"三朝帝师"之称的中南海首席智囊、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昨获擢升入常,稳坐中共最高权力第五把交椅。外界形容王是中共头号政治化妆师,估计王或掌中共意识形态工作。王被指是毛泽东私人秘书陈伯达的翻版,笔杆子成为常委的第二人。

文革实名刀笔有几支?张春桥、陈伯达、姚文元到戚本禹等人
2019-03-28

一个人的意志,能煽动几乎一个国家的人为之疯狂,团队的力量不能忽视。张春桥、陈伯达、姚文元、王力、关锋、戚本禹、林杰等一众深谙文史、通晓权术的实名刀笔,正是毛泽东在文革中倚重的宣传大将。 除了毛本人,这些人的文章、讲话都是了解文革的重要...

【老照片】王明延安被下毒不言自明 这人竟被两大反革命头子改名(图集)
2019-03-19

【改名】69年齐齐哈尔工人王白旦当选为“九大”中央委员,会场议论,怎么选个“王八蛋”?陈伯达当即道:我给他改字,叫王白早。1970年,陈伯达被打倒,改名一事被审查,江青好心,帮他又改名叫王百得,过关。文革一结束,王百得傻眼了,陈伯达、江青都给他改过名,这不搭上了两个反革命集团么?

胥志义:再聪明的中共官员也很难摆脱“陈伯达现象”
2019-03-09

专制体制下的官员,鲜有不去揣摸君王或上级的。揣摸什么?思想用意性格爱好等等,无不包括其中。揣摸是为了迎合,这里有自保的恐惧,也有利益的谋求,所以殚精竭力。除了揣摸,只要是在专制体制官场上混,还需其它种种技巧。要说假话空话以修饰形象;要恩威并用以驾驭下级;要费尽心力去排除异已,还要防备异已对自已的暗算。一本“厚黑学”写尽官场上官员的智力所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