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民意 > 正文

你会选择要房子还是要娃

曾经看过一个街头采访,‌‌“如果离婚,你是要房子还是孩子?‌‌”

被采访的男性,第一时间表示‌‌“肯定要房子‌‌”,剩下迟疑的那部分,在得知是深圳的房子后,立马选择了要房子。

他们对于选择要房子的理由很一致,无非就是因为房子更值钱。

视频中有位男士说:‌‌“房子是两个人的共同财产,有我的一份,也有她的一份,当然选择要房子。‌‌”

大哥?您的意思是,孩子是您老婆生的,所以生下来后都是属于您老婆自己的?

还有一位男士说:‌‌“孩子还可以再生嘛,现在房价这么贵,孩子容易生,房子不容易买,你要生几个孩子,才能买一套房子。‌‌”

啧啧啧,孩子容易生?要生好几个都买不上一套房?你老婆每闯一次鬼门关才能生下来一个孩子,请问,你老婆闯几次鬼门关才能换来你的一套房,在你心中一条命能值多少钱?

我突然想起在纪录片《生门》中,记录了这样一个家庭。

李双双孕34周,妊娠高血压,孩子有些宫内窘迫,由于当地优生优育科提出孩子可能有发育迟缓的担忧,一家人来到医院做引产。

她那‌‌“伶牙俐齿‌‌”的婆婆不停地提到‌‌“优生优育‌‌”的概念,她说优生优育就是像选种子一样,要选出最好的种子来培养。

医生询问家属的意见,她的丈夫满脸不情愿,坚决不要这个孩子,口口声声担心孩子会降低以后生活品质。

公公则一直在让医生保证,孩子生下来会不会有问题?

医生一再同他们解释,按照法律规定,超过28周是不可以引产,而且B超显示孩子没有畸形,根据经验成活的几率很大。

再三劝他们要尝试一下,毕竟孩子也是一条生命,并且像李双双这种情况说怀二胎的身体比第一胎有可能会更差。

她家的每一个人都在计较和权衡,他们不停地表达着自己想要获得最优质下一代的担忧,自始至终,到底如何对待这个孩子,从来没有谁跟李双双沟通过。

她能做的就是横在床上流泪,即使是这样,还被焦躁不堪的老公呵斥:‌‌“哭有什么用‌‌”。

她哪有什么发声的权利,她只是一只行走的子宫。

在医生的再三劝说下,他老公勉强同意剖腹娩下宝宝。

可在宝宝送到ICU后,他老公又开始犹豫,不停地同医生锱铢必较救活一个早产儿的钱财付出。

医生说:‌‌“你总要试一下,毕竟他也是一个生命,你要给你的孩子机会。当你一个人回想一生的时候,你如果没尽力你是多难受啊。‌‌”

医生在楼梯过道,耐心地反复劝了他们很久,替那个待救的孩子急得不行,看得人直想上去抽他们两耳巴子,最后医生说,你这搞得我都要求你了。

最终,他们勉强同意先交上一万,先‌‌“常规治疗‌‌”个几天看看。

她的家人,既没有想要这个孩子,又怕在道德的评判中落人口舌,于是就拖着,不停地给自己找托词:‌‌“不是我不救,是怕钱进去了,孩子还是没了。‌‌”

正如李主任说的:‌‌“你们一家人都对这个孩子持不欢迎的态度。‌‌”

他家很缺钱吗?他爹手上那亮闪闪的金戒指,简直要亮瞎了眼。

你用命换来的孩子,在他那里,连1万块钱都不值!

02

在这个‌‌“如果离婚,你是要房子还是孩子‌‌”的视频中,当采访对象变成女性时,突然画风急转:‌‌“因为每一位女性都表示肯定是要孩子。‌‌”

她们说:

‌‌“孩子是人,他跟房子不能比,房子没有了可以再买,但是孩子没有了就没有了;

自己生的孩子肯定自己要带,房子再值钱,也没有孩子重要;

孩子是无价的,孩子比房子重要多了,房子要来有什么用,孩子是生命的延续;

孩子是人,人是活的,而房子是死的。‌‌”

那些说孩子还可以再生,要生几个孩子,才能买一套房子的男性,真的建议你们去看这部叫做《生门》的纪录片。

这部《生门》的纪录片,记录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产房外发生的那些真实的故事。

有个叫夏锦菊的产妇,33岁,第三次剖腹产,中央型前置胎盘患者,胎盘不仅长在上次剖腹产的手术切口上,还植入子宫基层,穿过子宫基层,到膀胱里面去了。

这是一种非常凶险的病症。为了保胎,她在床上躺了几个月。

医生说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她的肚子叫伤痕累累。

手术进行得很顺利,15秒钟就娩出了宝宝,但是在宝宝被抱出来后,大出血,瞬间出血就达到了2000多毫升,血很快流到了地上,当医生告知她需要切除子宫时,她恳请医生再努力一下。

手术室里,女儿命悬一线,手术室外,父亲焦急地来回踱步。

他无心去看刚生下来的孩子,只担心自己躺在手术床上生死未卜的孩子。

手术进行到37分钟时,夏锦菊心脏停止跳动;手术进行到1小时17分,夏锦菊心脏第二次停止跳动。

医生说,如果心跳再停的话,她就没了。

老父亲用颤巍巍地双手签了病危通知书。手术进行3小时50分,夏锦菊暂时脱离生命危险,在ICU里住了11天。

她手术期间共失血1万3千毫升,相当于全身的血液换了4次。她在鬼门关走了两趟,她的爸爸在手术室外揉断肝肠、掩面大哭。

女儿在ICU里痛苦呻吟,爸爸只能疼惜地揉搓着女儿的手,心疼地蹭着女儿的额头。

这个场景,让我眼泪再也忍不住。

而作为最该陪在她身旁的老公,在最需要他的时候,却一直未出现。她的亲戚说,她的老公在广州,生意很忙。

在看这部纪录片的时候,我时时忍不住热泪盈眶,纪录片的镜头太过真实,真实到让你不敢去面对真相的残忍。

那些因为怀孕而浮肿的女人,她们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她们因痛苦而面容扭曲,她们承受着分娩的痛苦和风险,在这里,她们活的既不精致,也不光鲜,甚至还充满了卑微。

产房外的人生,悲喜交加,人性的善恶毕现。

产房的那道门既是生门,也是死门。

每一个孩子与妈妈都是生死之交,每一个人都能在《生门》里面看到自己。

03

张娜拉演绎了一位独自带娃妈妈的日常,这个视频让无数的妈妈泪崩,虽然是韩语,却没有影响全世界妈妈们的感同身受。

孩子刚刚会走路,一岁到两岁之间,恨不得每一刻都黏在妈妈身上。妈妈上厕所,孩子在外拍门大哭,妈妈没办法,只好抱着孩子一起上厕所;

好容易孩子睡了,自己能吃两口饭,可还没吃上,孩子醒了,只好自己一边抱着孩子,一边胡乱塞几口;

抱孩子抱得太久,手腕肌肉拉伤,不得不给自己贴上膏药;

带着孩子出门,在路人异样的目光中,尴尬地看着自己衣服和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上的污渍,一边掩盖自己的失落,一边羡慕地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穿着靓丽的路人;

每一个妈妈,最怕的莫过于孩子生病。

妈妈束手无策地抱着孩子,焦急地打着老公的电话,急得同孩子一起大哭,而此刻老公正跟一群朋友在外推杯换盏、谈笑甚欢。

无奈之下,自己独自将孩子送到医院,慌乱中还穿错了鞋。

夜深了,从医院回家的孩子也睡了,而那个被叫做‌‌“爸爸‌‌”‌‌“老公‌‌”的人,却一直没出现。

望着镜子里憔悴惊慌的自己,这位妈妈终于没有忍住,嚎啕大哭。

这个社会给予了妈妈太多的要求。

孩子磕了,碰了,生病了,成绩不好了,都是妈妈的错。

全职在家带娃的妈妈,被嫌弃不挣钱,与社会脱节,没有自己,除了做饭,别的什么都不会;只要孩子有任何问题,都会被冠以:‌‌“你什么都不干,连个娃都带不好。‌‌”

职场妈妈又能好到哪里去?在婆婆和孩子面前,她们永远都是错,不能时刻陪伴,不能接送上学,错过孩子很多的第一次……

孩子说话晚,妈妈被埋怨,只顾上班,对孩子陪得少;孩子性格内向,妈妈被责怪,眼里只有工作,没有孩子;

甚至连孩子抵抗力差,也可以被归咎于是妈妈上班时间太早,没有全母乳喂养到八个月……

04

诺贝尔奖得主,英国知名作家William Golding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觉得女人自称和男人平等真是太傻了,因为一直以来,女人都远比他们优秀。无论你给一个女人什么,你都会得到更好的回报。

如果你给她一颗精子,她会给你一个孩子;如果你给她一个房子,她会给你一个家;如果你给她一堆食材,她会给你一顿美餐;

如果你给她一个微笑,她会给你一整颗心,她会使你给她的东西放大和倍增。‌‌”

我们总在歌颂母爱的伟大,总爱说‌‌“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可是却往往忽视了母亲也是一个人,她也有她的脆弱和无助,有她的软肋和恐惧。

妈妈不是超人,所有的妈妈都值得被理解和尊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爸妈精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