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最牛判决:法院判被拆迁户赔偿开发商579元

  2010年8月23日平乐古镇被拆迁户郭太祥、王芳远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赔偿开发商成都文旅平乐古镇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房屋租赁费579.15元并搬离他们居住长达26年的居住房。

  事情追述到2010年3月四川省邛崃市平乐区卫生院六十九岁的退休职工郭太祥、王方远夫妇居住达二十六年之久位于平乐镇禹王街55号附1号单位分配的福利房,也是唯一的居住房被具有官方背景的成都文旅平乐古镇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以侵占为由作为被告莫名的告上法庭并开庭审理。一审在“X正廉洁为民 XX”被隐藏在“背后”耐人嚼味的四川省邛崃市平乐法庭开庭审理。

  审理过程中,被告郭太祥、王芳远夫妇才得知他们居住26年的福利房在 2009年1月20日已经诡秘过户到具有国资背景的成都市邛州文化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同年5月20日和10月26日,邛州文化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把此房屋所有权和土地使用权以资本参股方式注资到成都文旅平乐古镇开发建设有限公司,所以才出现上述莫名的原、被告双方。郭太祥、王芳远在庭审前的举证期间,由于邛崃市政府的干预和“打招呼”,他们未能取得关键的官方证据及其它主要证据,最终邛崃市人民法院裁决过程中回避房屋拆迁的真实特性及房屋居住权的本身属性,判定此房屋是郭太祥、王芳远与四川省邛崃市平乐区卫生院存在为不定期租赁关系,租赁关系于2008年5月后终止,并作出了一下判决: (2010) 邛崃民初字第434号民事判决书判令:一、限被告郭太祥、王方远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搬出邛崃市平乐镇禹王街55号附1号的房屋;二、限被告郭太祥、王方远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付给原告成都文旅平乐古镇开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房屋占用费579.15元。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郭太祥、王芳远夫妇不服一审判决,随后申诉到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二审,2010年6月2日由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出面进行调解,因成都文旅平乐古镇开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不接受任何调解而未果,同年7月23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亲临四川省邛崃市平乐法庭公开审理此案。由于邛崃市政府实施平乐古镇旅游开发牵涉众被拆迁百姓的利益,所以当天到庭旁听百姓上百人,审理过程中,双方递交了新的证据及证人出面证词,法官的询问及态度另百姓掌声四起,郭太祥、王芳远夫妇和旁听百姓是否看到法律的公平、公正及对未来有房屋居住的憧憬。2010年8月23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终审判决,判决如下: 一、维持四川省邛崃市人民法院(2010)邛崃民字第434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三项;二、变更四川省邛崃市人民法院(2010)邛崃民初字第434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限被告郭太祥、王方远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付给原告成都文旅平乐古镇开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房屋占用费579.15元”为:郭太祥、王方远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付给原告成都文旅平乐古镇开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房屋租金579.15元。在本案的终审中,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并未采纳郭太祥、王芳远夫妇递交的全部证据、证言及未按证据、证言的真实内容作为判决依据,同样回避此房屋拆迁真实特性及郭太祥、王芳远夫妇对此房屋居住的合法权益性。随后我们才清楚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到邛崃市平乐法庭公开进行二审庭审,只不过是掩人耳目地表演一场“秀”而已。看来作“秀”不是娱乐圈的专属行为,法院和执法者作起“秀”来比娱乐圈还美丽和真实动人。

  郭太祥、王芳远夫妇和成都文旅平乐古镇开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房屋纠纷一案,从立案到终审仅用6个月的时间,且法院最终判决值得玩味。这是我人生当中见过最快的终审案件,也是最违背事实本身的判决,我们由衷地佩服执法者的“敬业”精神和执业态度。在整个案件过程中,凡是略知一点法律知识的人,都会知晓作为原告方的成都文旅平乐古镇开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无论拆迁的是公房或自管房,他都要对居住人进行补偿和安置(依据《成都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暂行办法市政府[2001]第88号》及其《实施细则》,拆除公有住房(包括房管部门直管公有住房和单位自管住房),必须对房屋居住人进行安置补偿。)。所以成都文旅平乐古镇开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利用自己官方背景身份及强势权利,先前把郭太祥、王芳远被平乐区卫生院分配的物业曲线转入自己的名下,然后绕过拆迁的事实目的以对方侵占为由提起诉讼,而且邛崃市政府官方出面干预使郭太祥、王芳远夫妇很难取得主要的官方证据和证人证词以及在应诉过程中处于被动地位。这是典型的官位倾向判决和缺位判决。

  “窦娥冤”“杨三姐告状”都是每个中国人人生成长过程中阅目过的经典历史冤情故事,国家让我们接受这样的教育是希望我们的现代文明社会不要重复历史。

  在本案件中,具有官方背景的邛崃市平乐古镇景区管理委员会至始至终充当强势执法者和原告方的角色,他们同样也是平乐古镇旅游开发过程中游戏规则的制订者和实施者,这个组织可以有权让一个学校的教师停职,也可以有权要求地方政府资质发放部门停发古镇原住居民经营许可证,更有甚者的是有权制订低廉而不合理的房屋拆迁赔付标准。邛崃市平乐古镇景区管理委员会底是是什么样的组织机构?为什么具有这么大的权力?又是谁赋予它这样强大的权利?这样的组织机构存在是否合法?它是一个服务机构还是权利机构?我想这样的答案不是普通百姓能回答上的。综上所述,我们发现地方政府权利的放大,以至于公然挑战法律,让威严的法律变得如此的卑微和懦弱,让无正义感的执法者变得如此悲哀,也让弱势群体的百姓体会法律对他们来说是苦涩的、无赖的,也是被动的。

  “拆迁”—近年来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被“煮”得最热的话题,也是被拆迁百姓最怕触碰的关键词。被拆迁的弱势群体寄望于他们信赖且体现公平、公正法律途径来解决矛盾的纷争,这是被拆迁百姓争取自身权益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他们最无赖、最苦涩的选择。但当法律的裁决带有浓墨倾向性特征时,我们才发现法律是如此的懦弱,执法者是如此的悲哀!

责任编辑: 沈波  来源:天涯社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0/1016/182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