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财经 > 正文

5家全球知名制造企业同时撤离 苦日子要来了!

在五月的最后两天,五家全球富有盛名的制造企业同时宣布撤资或退出中国。根据过去几年制造业的运行规律,接下来的六到十月或将发生又一波倒闭潮。如今,制造业倒闭,服务业萧条,政府财政收入锐减,但政府和年轻人早就习惯了大手大脚的花钱,以后没钱的日子该怎么办? 时事评论员川浦晟:江泽民以闷声发大财为治国方针,变卖土地成为当今中国经济奇迹的核心秘密。然而随着房价物价人工成本高涨,中国企业丧失国际竞争力,经济已经难以为继。

珠江三角洲当地政府鼓励企业以机器人代替劳工,大批农民工被迫下岗,抗议反而引来当地政府的监视,面临进退不得的窘境。图为2011年深圳发生千名劳工抗议事件。(China out AFP photo)

2016年5月底,南北中国的天气已是一片火热,但被定调为“L型”态势的中国经济却如堕冰窟。出口订单风流却被雨打风吹去,内销订单更是凄凄惨惨凄凄,工厂机器沉寂,马路货车渐稀。终于,几条石破天惊的消息打破了眼下的沉寂,在五月的最后两天,五家全球富有盛名的制造企业同时宣布撤资或退出中国。

根据过去几年制造业的运行规律,接下来的六到十月或将发生又一波倒闭潮。如今,制造业倒闭,服务业萧条,政府财政收入锐减,但政府和年轻人早就习惯了大手大脚的花钱,以后没钱的日子该怎么办?

五月悲歌:全球知名企业不约而同撤离

全球最大手机金属外壳加工商及成通讯关闭珠海工厂

2016年5月30日,在供货商的追债和员工的抗议声中,珠海及成通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宣告倒闭。自此,这家全球最大的手机金属外壳OEM加工商在中国大陆的工厂悉数关闭,中国制造的大家庭中又少了一家高端制造企业。

伦敦奥运吉祥物制造商东莞鑫达倒闭

5月30日,曾经的万人大厂,1997年在美国NASDAQ上市的东莞鑫达玩具礼品有限公司正式宣告倒闭。这家曾经为伦敦奥运生产吉祥物的工厂在2012年回光返照后迅即衰落,员工人数从近万人剧减为倒闭前的不足千人。5月31日,鑫达员工眼看数月工资社保不保,看病难,吃饭难,谈判无果后,被迫集结到横沥镇政府门前请愿。

江苏盐城著名德资企业黛安芬撤资,2000员工罢工

6月1日,江苏省盐城市最著名的外资企业,德资黛安芬国际集团盐城国际妇女时装有限公司2000工人罢工,要求公司在德方撤资,企业改制后对工人作出赔偿。据内部员工透露,德国黛安芬从中国撤出后将生产订单转移到了印尼,并且扩大生产规模,为当地提供6000人的工作岗位。

苏州快捷半导体上千工人连续第二天罢工

5月底,全球最悠久的半导体生产企业、美国硅谷的基石快捷半导体(即仙童半导体fairchild)有限公司被安森美收购。5月31日正式交接时,由于在补偿上要求未得到回复,引起全体员工罢工。6月1日,江苏省苏州市,快捷半导体(苏州)有限公司上千工人连续第二天罢工,抗议公司在被收购后拒绝对工人做出赔偿,并与大批警察对峙。

深圳飞利浦灯饰制造工厂突然解散

5月31日,位于深圳的飞利浦照明全资子公司飞利浦灯饰制造(深圳)有限公司宣布正式停止运营,员工将发放经济补偿后解散。就在5月27日,跨国电子巨头飞利浦分拆出来的飞利浦照明在荷兰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上市之后飞利浦照明市值30亿欧元,成为全球最大独立照明生产商。让人难以想到的是,仅仅几天后,深圳的工厂就被宣布解散。

撤离的方式各种各样,但撤离的原因只有一个

其实,自2012年以来,外资撤离中国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的迅捷已经让外资撤离的真相妇孺皆知。一件不容辩驳的事实是,近四年来,绝大多数外资企业在中国干的事情就是减员、撤资和关厂。尽管外资企业撤离的方式各种各样,但撤离的原因只有一个在中国办厂已经无利可图。

珠海及成的倒闭是因为大陆制造成本的上涨和客户订单的减少,在供货商催讨货款的声浪中轰然倒闭。东莞鑫达属于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低端制造业,近年来人工大涨和罢工不断,企业一直在逐步撤离。盐城市黛安芬属于生产高端女装的劳动密集型企业,人工上涨和管理混乱导致德国人不愿继续玩下去。快捷半导体把企业卖给另一家美资企业,或多或少也表明该企业对中国的经营信心阙如。飞利浦灯饰的解散公告说得非常直白,由于受经济持续下行、成本上扬、业务不断恶化等因素影响,公司股东及董事会不得不决定提前解散。

自08年来,国进民退、4万亿刺激、出口退税补贴、房地产大跃进、人造牛市、抑制三公消费、各种财政补贴等逆市场化政策粉墨登场,特别是房地产泡沫的极度疯狂令中国的经济一直处于一种沸腾状态。在这样一种极端恶劣的环境中,外资企业纷纷选择了用脚投票。

中国大陆房价变态的高、物价飞涨、税收高,人工成本是印度3倍多,越南的4倍多,已经导致很多企业不得不撤离,富士康如果撤离大陆后果很可怕,苹果生产线可能全部转移印度、百万人工作岗位,成千上万供应商将如何应对?!地王很疯狂,任正非很迷茫。

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工业用地了。土地越来越少,越来越贵,既然要发展大工业,人要有住房,要有生活设施。太贵了,企业就承载不起,工业就发展不起来。

未来二、三十年将是智能社会,如果资本大规模雇佣“智能机器人”,西方制造业有可能重回低成本,产业将转移回西方,中国将空心化。

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摩尔定律的极限,而对大流量、低时延的理论还未创造出来,华为已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华为已前进在迷航中。

任正非是有感而发。在华为总部所在地深圳龙岗,今年前两个月房地产投资额占固定资产投资的74%,而制造业投资则大幅萎缩,同比下降60.4%,占固定资产投资之比仅为5%。

目前的高房价已经导致了企业的高负担,各种租金成本极其高昂,中小企业和创新型科技企业很难承受。

可以说,华为都已感受到资产价格上涨对公司的冲击,估计在一线城市,没有多少公司不被压力困扰。

中国过去十年中国企业家精神丧失的十年,高房价逼迫所有人都想做房地产,高房价逼迫所有人都想去炒房,很少人、很少企业静下心来提高企业的竞争力。而进行创业人往往被炒房的人无情的嘲笑,这是一个国家的悲哀,是民族的沉沦。

当前国内制造业优势已经不再有,土地成本高涨,人工成本继续上升,税赋加重等使得成本上升;而市场又有饱和萎缩趋势,使得竞争更加激烈,出货价格在下跌。不少厂家都是亏损接单生产,步履维艰。

也千万别小看每月3000元的工资。小小一张工资条的后面,有数百万留守儿童的嗷嗷待哺,有千万白发苍苍的空巢老人的殷殷期待,当然还有百万房奴卡奴的按揭还款。

没有了制造业,服务业将成无本之木

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制造业从无到有,不但建立了非常完整的工业体系,而且迅速击败了东南亚、美国、欧洲和日本的制造业,成为万商云集的世界工厂。曾几何时,在世界500种主要工业品中,中国有220种产品产量位居全球第一位。到2010年,中国为世界生产了68%的计算机、50%的彩电、65%的冰箱、80%的空调、70%的手机、44%的洗衣机、70%的微波炉和65%的数码相机。

世界工厂让大量的农民工进城,就业,而这些工厂又带动了相应的服务业,交通,运输,行政,税收……只要看一下每年人潮涌动的春运,就知道,我们有多少人在外地打工赚钱,或者为工厂提供间接或直接的贸易,餐饮,住宿,交通等服务。而支撑起这一切的,正是数以千万计的制造企业,没有这些企业,就无法解决大量的人员就业。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没有了制造业,服务业将难以为继。捶捶背、洗洗脚、做做饭,是绝对不可能造出手机、食品和服装的。

我们当前面临的,不是中等收入陷阱的危机,而是就业和生存的危机。一些工厂的订单在一夜之间消失,工厂无法再继续生产,只好关门,数以亿计的农民工被迫失业。当涌向城市的农民工大量返乡之后,城市就变得一片萧条,服务行业随之受累,这让人如何是好?

不妨想象一下,如果中国出现数亿人失业、楼市暴跌,物价飞涨的情况,接下来的日子,你能靠什么生活呢?

实体经济是中国强大的脊梁,房地产经济不可能扛起中国的未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看商界网/六玉财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