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科教 > 正文

震骇于眼睛结构 达尔文自己都不相信进化论

达尔文在他的《物种起源》第六章“理论的难题”有一段关于“极其完美和复杂的器官”的描述,他直言不讳地写道:“眼睛有调节焦距、允许不同采光量和纠正球面像差和色差的无与伦比的设计。我坦白地承认,认为眼睛是通过自然选择而形成的假说似乎是最荒谬可笑的。”在《物种起源》发表以后,他坦白说:“到目前为止,每次想到眼睛,我都感到震骇。”

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在1859年问世,这个学说建立在达尔文个人利用归纳、类比手段,大胆提出的主观想像和推测。这个没有科学依据的学说竟然在全球风靡了一百多年。现代生物学已经证实,有益的叠加突变产生物种的机率几乎是零。在不断揭示的史前文明确凿的事实以及理性的思辩面前,进化论早已千疮百孔。

人基于这样一个错误的学说而形成的观念和行为,对于人来说是灾难性的。它禁锢了人的思想,败坏了人的道德,破坏了人的生存环境,使人丧失了对神的正信和对宇宙的敬畏。达尔文自己十分清楚进化论是一个漏洞百出的假设。在他的《物种起源》第六章“理论的难题”有一段关于“极其完美和复杂的器官”的描述,他直言不讳地写道:“眼睛有调节焦距、允许不同采光量和纠正球面像差和色差的无与伦比的设计。我坦白地承认,认为眼睛是通过自然选择而形成的假说似乎是最荒谬可笑的。”在《物种起源》发表以后,他坦白说:“到目前为止,每次想到眼睛,我都感到震骇。”

眼睛(结构示意图)是从无数连续的、微小的突变而来?(图片来源:网络)

其实何止是眼睛呢,大脑、心脏、消化系统、神经系统、生殖系统等无不极其精密、复杂,同样是不能用自然选择来解释的。达尔文明确地说:“如果有人能证明,任何现有的复杂器官,不可能是从无数连续的、微小的突变而来,我的学说就得完全瓦解了。”其实粗陋脆弱的进化论在其建立之初在理论上就已经瓦解。

细胞(结构示意图)是从无数连续的、微小的突变而来?(图片来源:网络)

而进化论排神的观点,就不只是理论偏颇的问题,而是危害人类的邪说了。历史上有不少伟大的科学家一生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如牛顿、开普勒、麦克斯韦、法拉第等等,他们中有些是开创现代科学先河的科学家。爱因斯坦也不是一个无神论者。历史上那些伟大的神迹,千百年来人类那些伟大的智者对神的虔诚的信仰,难道不值得现代人深思吗?

进化论从一开始就面临着生命起源、化石证据、中间环节、自然选择等许许多多无法证实的难题,而今天的考古发现却用事实不断否定着进化论的理论基础及其基本假设。达尔文发表《物种起源》之初就是战战兢兢的,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论证漏洞百出。而他对眼睛结构的震骇,已经注定了进化论的荒谬。

牛顿说:“在没有物质的地方有什么呢?太阳与行星的引力从何而来呢?宇宙万物为什么井然有序呢?行星的作用是什么?动物的眼睛是根据光学原理设计的吗?岂不是宇宙间有一位造物主吗?虽然科学未能使我们立刻明白万物的起源,但这些都引导我们归向万有的神面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每日头条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