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还原红朝“黄金时代”血腥掠夺真相:逼吃死人脑髓 脱地主女儿衣服

———读宋永毅主编《中国五十年代初中期的政治运动数据库》

以脱地主大姑娘上衣来威胁地主的,如斗争地主林国宝时,即脱了其十六岁女儿的上衣,她母亲马上交出白洋六元、人民币三十三万。又一次斗争会上,脱地主侯秦氏十九岁女儿的上衣,刚解开两个扣子,她母亲马上交出两个麻布、打了四十万人民币的欠条。谢蔡氏的十九岁女儿,也是解了扣子便答应挖坟,挖出金戒指一个。三月下旬人民法庭公审枪决不法地主与反革命份子,是采取审一个杀一个的办法。枪毙后,自卫队把死人的血,给地主脸上抹,当天就陆续抹了一百多人,有的给地主吃死人脑髓,如地主王近山与一个尼姑,就是如此。

土改斗地主:中国道德崩溃的开始(网络图片)

“热油烧女地主脊背之后,群众也学会了,斗争张兴全小女人时,用油烧脱了皮,拿出白洋二十六元、毯子一床、衣服十四件。召集地主训话时,群众问杨秀干的女人用什么赔损失,她说‘用血赔’,群众气愤也用油烧,如此先后用热油共烧过四个。还有以脱地主大姑娘上衣来威胁地主的,如斗争地主林国宝时,即脱了其十六岁女儿的上衣,她母亲马上交出白洋六元、人民币三十三万。又一次斗争会上,脱地主侯秦氏十九岁女儿的上衣,刚解开两个扣子,她母亲马上交出两个麻布、打了四十万人民币的欠条。谢蔡氏的十九岁女儿,也是解了扣子便答应挖坟,挖出金戒指一个。三月下旬人民法庭公审枪决不法地主与反革命份子,是采取审一个杀一个的办法。枪毙后,自卫队把死人的血,给地主脸上抹,当天就陆续抹了一百多人,有的给地主吃死人脑髓,如地主王近山与一个尼姑,就是如此。审判毕,在刑场上放下八仙桌,叫所有地主都跪在死人周围,由审判长站在桌上举行刑场讲话。”(引自中共川北区党委编印《川北区第二次土地改革会议参考文件》,一九五一年)

热油浇,抹死人血,逼吃脑髓,这些只有惊悚片才出现的场景,这些只有恐怖小说大师才构想出来的情节,在一九四九年之后的中共治下登峰造极。虽然此内部文件也指陈“发动群众和斗争的严重偏差”,但文件并没有否定土改的本身。

想象一下,一九四九年之后的中国乡间,极权的暗影正全面覆盖,权力和资源正在大规模重新洗牌,土地就要遭到前所未有的重新界定,乡绅和地主的婆姨女儿惊恐地倦缩一角,号称贫农的乡间痞子的咸猪手正跃跃欲试,挖出浮财,挤出金银……,被当代中国一些所谓历史学家和“毛粉”怀念的“建国初期黄金时代”,经不起历史真相火炬的映照。

近日,由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宋永毅教授主编的《中国五十年代初中期的政治运动数据库——从土地改革到公私合营,一九四九——一九五六》,由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出版。这部包含九千零八十九篇原始历史文献的数据库,是研究红朝开国历史的最详实史料宝库,也是研究红朝开国时期血腥劫掠史的最可靠路径。著名汉学家麦克法夸尔称这一数据库为“研究当代中国的一块宏大奠基石”。

这部数据库把一九四九到一九五六年间已经在中国癫狂上演的四十多种政治运动毕现无遗,可以看到一波波绵延不绝的人祸,是如何把中国几千年的文明精华摧残凋零,民气与血性杀戮殆尽,而制造这些世界历史空前绝后的人祸与人道主义灾难,表面旗帜和目的是为了建成社会主义“人间天堂”,实际上打造了一个“人间地狱”。如果说当今网络有句名言:“一切邪恶的终端上,显示的图像是金钱与女人”,那么,在上个世纪的中叶,那些随着政治运动癫狂起舞的人们,邪恶的终端上显示的是土地与财富。本文开篇引述的血腥野蛮榨取浮财的片段,即是这部数据库中的一个小小片段。

土地改革,按官方动听的说法,叫“耕者有其田”,实际上是一个极权型政党在苏俄资助下,以武力占据国家权力之后,进行的一场大规模社会工程试验。最后,演变成一场空前的血腥劫掠和荒诞的谎言与骗局。中共当局的领导人毛泽东和刘少奇等人出身农家,按说对乡间的土地状况了如指掌,却在共产主义的狂热和权力的心魔攻扰下,认定中国农村百分之七八十的土地是“封建”的,必须改造。当时一位颇有悲剧先知色彩的农业经济学家董时进写信给毛氏,希望中共不要进行这样的土地改革,并以证伪的方式否定中共土改的理论与事实依据。但是中共九鼎在握,神器在手,焉能被一进言所挡?全国乡间史无前例的土地易主,伴随着腥风血雨展开;中共的目的当然不是践踏完财产权,土地重新洗牌就了事,分着土地的农民们还没捂热土地证,土地又全归于中共的集体。这种川剧变脸式的政治毁约,正是中共得政和秉政的拿手好戏,连征服者威廉和满清王朝都望尘莫及。一○六六年,诺曼人在黑斯廷斯之战击败撒克逊人之后,也大规模占据英国的土地,满清入关之后,在京畿地带走马圈地无数。但是威廉和爱新觉罗氏都会惊叹中共的圈地手段,因为中共发动了所谓土改之后,进一步从宪法上确认城市土地国有,农村土地集体所有。而国有/集体所有,实质就是党有/官有,谁能掌控?谁能买卖?举国之民财产权,顿时化为乌有,天下却欣欣然高呼万岁,打造此种荒谬剧的神功与恐怖,你懂的。

沿着宋永毅主编的这一政治数据库的线索,我们还不难发现黑暗的魔影覆盖城市的痕迹。城市的公私合营的改造,也把贪财的眼光瞄向私营企业主的产业。读数据库的原始文献,不由得让人叹服中共手段的精细与高超。例如,公私合营的三步行动:一,思想动员,二,清理计划,三,申请国营。一九五四年颁布的《公私合营工业企业暂行条例》规定“合营企业受公方领导”,从法律上完成“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的魔术戏法。以上海市为例,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日,上海书记曹荻秋宣布:上海私企全部公私合营。全国这一场公私合营下来,党的财富又增加无数,人民的财产又不知丧失多少。在对文化产业的公私合营上,更把原有的私营电影企业,私营的书店,私营的出版社一并囊括,从此这些企业都在党掌控之下,拍什么电影,出什么书,都由党说了算。党说什么,又由党的老大说了算。

丧失了土地,丧失了生产资料,甚至丧失了生活资料,大规模的践踏人权,攻心奴化,知识分子思想改造,一个巨大的远东奴隶集中营,正由一班奴隶们加班加点打造。伏尔泰曾说过:“我所羡慕的英国有四:自由,财产权,洛克和牛顿。”财产权的大规模沦陷,民众财产被大规模野蛮血腥劫掠,既是神州陆沉、中原鼎沸鱼烂的象征,也是中国文明大倒退的证据。

还有比翻阅研究原始文献更接近历史真相的吗?还有比党自身的文件和材料更能揭示一个所谓“黄金时代”的血腥与谎言的吗?

宋永毅及其学术团队所奉献的这一数据库,保存中华民族苦难记忆,还原中共历史真相,不仅为学术界和研究者们铺下奠基石,也为关注当代中国历史和人权的普通读者提供了一个参照与坐标。

二○一五年一月十九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争鸣杂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