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远征军唯一走出野人山女英雄成“特务”

刘桂英是远征军唯一走出野人山的女英雄

1942年,中国远征军第一次远征失败,数万名远征军穿越原始莽荒的“野人山”回国,因为疾病流行,缺医少食,再加上瘴气弥漫,这短短数百里的丛林之路,竟变成了吞噬至少一万五千名远征军将士的死亡之路,由此也写下世界军事史上最悲惨的—幕。

而当仅存的这寥寥无几的官兵奇迹般走出“野人山”的时候,迎接他们的人们此时无比惊讶地发现,这其中竟然还有一位女性,在所有生还者的名单当中,他们第一次在性别那一栏里填下了一个女字。这位奇迹般活着走出“野人山”的女兵叫刘桂英。

这位唯一活着走出“野人山”的女英雄,却在“反右”开始以后,因为有随远征军出国打仗的“历史问题”,被当作“黑五类”、“国民党女特务”揪了出来。1962年,她被遣送到农村进行劳动改造而遭受长达30年的迫害。

抗日战争爆发后刘桂英加入国民革命军

1920年,刘桂英出生在长沙郊区一个贫寒的农民家庭里。她3岁那年,长沙久旱无雨,因为家里的农田颗粒无收,家人实在养不起她了,只好忍痛把她送给长沙一户姓刘的人家当养女。在她10岁那年,养父和养母相继病逝了,养父的好朋友韩叔叔把她送到长沙贫女院安身。

1937年,在贫女院里面学习了7年的刘桂英以第一名的好成绩考入长沙市湘雅医院护士助理班学习护理知识。抗日战争爆发后,刘桂英和几名热血青年一起报名,被编入国民革命军第五军新二十二师野战医院,成为了一名护士。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此后一个月,马尼拉、吉隆坡、新加坡、香港相继失陷,七万美菲守军无条件投降,13万英联邦军队向三万日军挂出了白旗,日军势如破竹,兵锋直指缅甸。

应英国邀请,为保卫西南大后方,保卫当时最重要也是唯一的国际交通线——滇缅公路,1942年1月,中国国民政府命令国民革命军第五、第六、第六十六军及第二百师十万精锐,组成“中国远征军”。

1942年3月,十万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浴血奋战,转战1500余公里,使日军遭到太平洋战争以来少有的沉重打击。然而由于英军屡次临阵脱逃,5月1日,日军进占曼德勒,中英联军全面溃败。1942年5月9日,日军攻克密支那,切断了远征军回国的所有通道,三十八师师长孙立人听从史迪威将军的劝告,率部向印度退却。而中国远征军的副司令官杜聿明,因为英美方面要求中国军队以难民身份撤入印度,而断然拒绝了战区参谋长史迪威的这个命令,他电请蒋介石同意之后,选择绕道密支那北部的“野人山”辗转回国。

“野人山”位于中印缅临界地带,是一条长达400公里的狭长河谷,这里山岭纵横、河流密布,传说有“野人”出没,当地人给这个地方起了个名字叫胡康河谷。所谓胡康,在缅语当中就是“魔鬼出没的地方”。

刘桂英是唯一活着走出“野人山”的女兵

进到“野人山”,刘桂英看到这个原始森林无边无际,像海一样看不到边,四周的山峰高得插到云上,像个天柱一样,那些低矮的山丘就像海浪一样,身边的古树,枝叶搭起来了,根本连阳光都透不过,黑洞洞的,灰濛濛的,空气特别闷。

进入“野人山”不久,远征军将士即迎来了热带原始丛林肆虐无常、危机四伏的雨季,将士们的衣服就没干过。不时发生的山洪冲走不少人,甚至有时整个班被冲走。大家很快就迷失了方向,和外界的联系也随即中断。数周后,部队全面断粮,从杜聿明到士兵都只能靠树皮草根维系生命。越来越多的远征军将士掉队、倒下,部队所有的建制已不复存在,三三两两的士兵各自结伴而行。不到1米5、身材瘦小的刘桂英,和护士班的四个女战友走在了一起。

一天,女护士小孙在寻找食物时,突然被毒蛇咬伤,经过姐妹及时抢救,虽然脱离了危险,但身体已极度虚弱,跟在队伍后面走。突然,刘桂英听到小孙一点嘶哑的救命声,回头一看,竟然狼把她叼跑了,有人开枪吓走了狼,可小孙的食管已经被咬断了,无法救活了。活泼好动的女护士王平,也倒了下去,再也没有醒来。

每天大批将士因饥饿、疾病或食物中毒死亡,蚁蝗吸血侵蚀,大雨冲刷下,数小时内就变为白骨,远征军回家的路,白骨累累,前后相继。在最绝望的时候,刘桂英也才真正知道什么叫希望,那甚至不是用什么信念、理想可解释得了的东西,那恐怕就是一种很本能的求生欲,那是无论如何要活下去的一口气,那也是潜藏在这个弱小女子心裹,连她自己也没有发现,可是在这个时候却突然爆发出来的一种力量,一种神奇的生命的勇气。她曾大声呼唤战友,给他们鼓劲,让大家坚定生的信念和勇气。

也不知走了多少日子,一天,刘桂英和掉队的几个远征军士兵艰难地爬上了一座陡峭的山峰。大家看见一些红的、绿的、黄的棚子,一片广阔,蓝蓝的天,阳光也特别的灿烂,就这样,刘桂英和最后走出“野人山”的一批战友被送抵中国远征军位于印度朗姆茄的基地。刘桂英是唯一活看走出“野人山”的女兵。

“反右”运动中被当作“国民党女特务”惨遭迫害

整个朗姆茄基地只有刘桂英—个中国女兵,大家都很照顾她。新二十二师的师长廖耀湘和他的夫人黄伯容热情地请她到家里做客。著名画家叶浅予先生专程从重庆赶过来为她画像,并且送给她一张作为纪念。刘桂英一直珍藏着那幅画像,奉为至爱。几个月以后,她和男朋友在朗姆茄基地举行了婚礼。1943年,她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1945年1月,中国远征军对盘踞在“野人山”的日本第十八师团进行反击战斗,取得了胜利。随后,刘桂英夫妇抱着女儿回到了阔别3年的祖国,在安徽怀宁安家。

后来,刘桂英在当地一所小学谋得了一个教师的职位,她的生活才逐渐安定下来。

1958年,“反右”运动中,因为有随远征军出国打仗的“历史问题”,刘桂英被当作“黑五类”、“国民党女特务”揪了出来。1962年,她被遣送到农村进行劳动改造。一个接一个的磨难,再一次把刘桂英推向了绝境。

刘桂英说:我想我那个时候不如一只狗,狗主人打了它,还“汪汪”地叫两声。你不能作声,低着头,批斗得最厉害的时候就想到“野人山”,他们死了,死得好,不然他们也要受这个苦。我现在生不如死,在“野人山”的时候你都没有想到过要死,但是在批斗的时候想到过。

1988年,刘桂英二女儿申霞无意间看到远征军第一军军长孙立人在北京受到表彰的消息,她马上告诉一直生活在怀宁石牌镇的妈妈。于是,刘桂英就写信和中国美协的叶浅予先生联系。在叶先生帮助下,1990年,蒙辱受难30多年的刘桂英才获得平反,恢复了教师身份,按照退休教师的待遇领取退休金。

作为远征军抗日的“活档案”和“活化石”的刘桂英老人,前几年,她和远在美国的廖耀湘夫人取得了联系,她俩经常通信,谈谈远征军的往事。

8年抗战10年教书30年下放刘桂英一生历尽坎坷

数万为国远征的将士长眠他乡,在中共窃取政权后,活着回来的女英雄在她的余生却遭遇贫苦困顿和批斗漫骂攻击。

中国远征军的将士付出了难以想像的巨大牺牲,遭遇失败,败退“野人山”,1000多伤兵带不走,伤兵员说:“师长给我们留一点汽油吧!”结果全部自焚殉国,爬过“野人山”也是付出了沉重惨烈的代价,山洪野兽饥饿疾病夺走多少中华儿女,永远长眠“野人山”。

我们已经很难再详细的知道他们当年的战争故事,但是我们要做的是把这些事情传播歌颂下去,让后代子孙知道要纪念他们,不要让一些人混淆了视听窃夺了英雄的称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