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子虚乌有:苏联逼债是一个长期在中国民间流传的历史谎言

中共对苏联共欠下的57亿元债务,在当时的国家财政支出中占多大比例呢?1959年全国的财政支出为520亿元,1960年则为654亿元。而且至1960年之前,中共对苏联已还债33亿元人民币,这就将抗美援朝所欠的武器债务基本还清,所剩的主要是“大跃进”两年间因不能按合同交货拖欠下来的贸易债务,以及接受旅顺苏军撤出后所留装备的收购费,其总额折合23亿元人民币。

中共以“逼债”等子虚乌有的理由号召人民反对“苏修”。(网络图片)

中苏交恶的那些年,“苏修逼债”这个话题一度被中国民众视为国家经济苦难的主要原因之一,尤其是三年大饥荒期间,苏联逼债导致中国粮食紧张,经济陷入极大困难的说法很盛行。

甚至在课堂上、田地间和车间里,中国老百姓绘声绘色的描述中苏边境铁路交接所在进行货物交接时,苏联人的刁难,例如当时鸡蛋都是用一个铁丝圈圈过的,大了小了都不行,稻谷一定要放在扬谷机吹到完全吹不出瘪谷,苹果要测量个头大小,猪肉必须达到四指膘,甚至有流传苏联人爱吃猪尾巴,中方只好在边境割了猪尾巴运过去......

然而这些,种种逼债传说都是中国的民间传说,私下编的,为了中苏交恶中占据道德制高点。从目前所能找到的六七十年代的官方媒体,从未发现中国有过苏修逼债的官方宣传。上世纪七十年代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曾发表过《苏修逼债》文章,但内容只是指责苏联对几个第三世界逼债,从未提及苏联对中国逼债。

查阅《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在该书第二卷详细记述着中苏经济领域的斗争与合作,没有半个字提及苏联逼债。《中苏关系史纲》对此中苏经济领域的问题也有详尽论述,但同样未提到所谓“逼债”。

恰恰相反,苏联倒是建议过中共可以延期偿还某些债务。赫鲁晓夫还主动调整了卢布和人民币的汇率,就是变相让天朝少还钱了。因为中国国内发生严重饥荒,1961年2月,赫鲁晓夫致函毛泽东,提出苏联可立即借给中国100万吨粮食和50万吨古巴糖。一周后,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共中央口头答复,感谢苏联人民的好意,但是不必了,苏联可将这些粮食作为后备措施,实际上就是婉拒了,以表现中国人民是有志气的。最后中方只接受了50万吨古巴蔗糖。4月,双方达成协议,中方借用苏联的50万吨蔗糖,可在1967年前以记账瑞士法郎易货形式归还,这期间均不计利息。”(《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第二卷1957-1969》)

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不尽的思念》,记载了一件苏联借粮助我度饥荒的事情。1961年,在中国东北面临无米之炊的紧急关头,经周恩来提议,中共向苏联提出,就近向苏联的远东借20万吨粮食,用以解东北的燃眉之急。尽管两国交恶,苏联还是如数借给了中国,“使东北粮食困境及时得到缓解。”三年困难时期,东北的“非正常死亡”人数比较少,苏联出借粮食应该是原因之一。

当年国内的官方媒体,还对苏联照顾中国经济灾害导致的偿债困难表示了感谢。1961年4月10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称:“因我国遭受严重自然灾害,1960年供应苏联商品有很大的欠交。苏联同志对此表示了同志式的合作和兄弟般的谅解。“

1960年底,中共对外贸易部部长叶季壮约见苏联驻华使馆参赞,曾以口头声明表示,中国方面的支付出现困难,在两国记账贸易方面拖欠苏方的货款,无法立即偿付,甚至可能要在5年内才能还清。

虽然这是中国人的口头的非正式的打招呼,但苏联人显然认真考虑了中国的顾虑,1961年3月,苏联政府主动提出,两国贸易中间中国所欠10亿卢布逆差,可分五年偿还,不计利息,4月份双方达成协议,对此消息《人民日报》进行了公布。

由上述可见,苏修逼债是个子虚乌有的谣言,现实中苏联并没有逼迫中共还债。

中共到底欠下苏联多少债?

1958年中共发起“大跃进”后,因国内副食品供应紧张和收购困难,不能按贸易合同对苏联交货,在1959、1960年两年间又欠下25亿卢布的商贸债。根据当年主管财政的副总理李先念在《关于1961年和1962年国家决算的报告》中所列举的数字,自1950年以来中共向苏联所欠的外债和应付利息,折合人民币计算总共为57.43亿元人民币。

中共对苏联共欠下的57亿元债务,在当时的国家财政支出中占多大比例呢?1959年全国的财政支出为520亿元,1960年则为654亿元。而且至1960年之前,中共对苏联已还债33亿元人民币,这就将抗美援朝所欠的武器债务基本还清,所剩的主要是“大跃进”两年间因不能按合同交货拖欠下来的贸易债务,以及接受旅顺苏军撤出后所留装备的收购费,其总额折合23亿元人民币。

还债支出远不及同期援外金额

1950年至1960年十年间,中共无偿对外援助和贷款总额为40亿元人民币,1960至1964年对外援助68亿元。而中共欠全部苏联外债仅为五十多亿元。“一五”计划中的援外占国家基建投资的十分之一。1961年中共的援外支出接近偿还外债的支出。1962年以后援外金额更超过了偿还苏联债务的金额。

1964年12月,周恩来总理在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说明了还债和援外的情形:

中共欠苏联的各项借款和应付利息共计十四亿零六百万新卢布,已经按期偿还了十三亿八千九百万新卢布,剩下的尾数一千七百万新卢布,中共已经向苏方提出,用今年对苏贸易的顺差额中的一部分来提前全部还清。

不仅如此,中共还拿出了比这个时期偿还的外债数额要大得多的资金和物资,支援社会主义国家和民族主义国家。中共一贯克己助人,采取无偿赠予或低息、无息贷款的方式提供援助。

1967年中共对外经济援助占国家财政支出的4.5%,1972年达51亿多元,占财政支出的6.7%,1973年上升至7.2%,超出世界上最发达、最富裕国家对外经济援助的比例。1973年后这种超过国力的对外援助才逐渐扭转。1962年王稼祥曾建议调整对外援助政策,因此受到严厉批判。从那以后再没人胆敢质疑大规模援外工作。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1990年,中共和苏联又发生了国家间债务,不过这次双方换了个角色。鉴于当时苏联发生了严重的日用品市场紧张,中国决定以记账式瑞士法郎计价的贷款形式向俄罗斯交付一大批生活日用品,部分缓解苏俄面临崩溃的日用市场,但是随后苏联就解体了,这笔钱23年后才得以偿还,是用俄罗斯生产的直升机偿还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