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民生 > 正文

2018年 90后终于惨死

他们在微博上咒骂人生,又在微信里体面地生活。他们用‌‌“佛系‌‌”、‌‌“社畜‌‌”、‌‌“人间不值得‌‌”来自嘲自黑,调侃完了又好端端地在人间待着。他们说不喜欢2018,但还是硬着秃头向着2019前进了。丧还是丧,没耽误他们一点点适应着这个不符合期待的,艰难残酷的世界。

真的太累了,每天都想要是没买房就好了,不用这么累。或许只有落地窗外的风景值得。

我不喜欢2018。想必你也一样。

从金庸到Stan Lee,熟悉的英雄大侠离我们远去,喜欢的漫画一部接一部地完结。

向童年告别,还只是90后感受残酷的千万种方式之一。

2018年,90后到底过得怎么样?

这些来自读者的故事,像一则则惨淡的寓言:童年过去不复返,不到三十的人生将越来越艰难。

第一次,90后明白了自己有多蠢

Mme Lee女24北京检测行业

2018年是受骗的一年。

最好的朋友借了高利贷,为了还上利息,她开始向我们所有的朋友骗钱。

我和她关系太好了,从来没有怀疑过她的狗血谎言。奶奶得了癌症,妈妈摔了脑震荡,爸爸又出了车祸摔断了腿…后来在她爸爸在给奶奶下葬的时又突发脑溢血,我居然才开始怀疑——出车祸腿断了,这么快就能出院哦?

那时候我也刚刚来北京,一个月的实习工资1760,我掏空了口袋借给了她4500。

这笔债我讨了几个月,她和她的家人换掉了所有的联系方式。没有人想想我在北京身无分文是怎么生活的。

我终于认同了那些中年人的论调:‌‌“在金钱面前,友情屁都不是‌‌”。

我也看透了自己,原来我只是一个愚蠢又天真的人,这真是让人失落。

最近我换了工作,又遇到了一个时不时向我借钱的同事。上一次我借给她160,没有还。我反而松了一口气,不还也好,起码以后不会再来找我借了。

现在,我终于学会直接拒绝一些人了。但是在复杂的社会上保护自己,我可能还差很远吧。

第一次,90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小酒女26天津学生

2018年,我跟父母断绝了关系。

我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传统家庭,父母觉得女孩子不需要读书,早点嫁出去,让他们轻松收个几十万的彩礼就行了。

可我本科毕业之后,一直想要读研。

继续和父母生活在一起,我肯定就别想了。我一个月工资5000元,他们给我要走4000,还全都扔进了保健品、理财的深坑里。我眼睁睁地看我妈两个月被骗走了4万,我将近一年的辛苦钱。

后来每次见面就是吵架,要钱。我说给不了,他们就冲我发脾气。生活在一起真的太痛苦了。

狠下心断绝关系之后,我攒了一点钱就辞了职,刚刚考完了研。

我想我只是没有那么幸运,没有得到无条件的爱,没有得到父母的包容呵护。

但我不怕他们不爱我,我只怕自己不够努力,我希望可以靠自己活得更好。

第一次,90后体会到自己渺小如蝼蚁

乔安女26岁广州互联网行业

去年从电视台辞职的时候,我以为安稳清闲的工作配不上我。

没想到,工作越换越差。

今年公司人员调整,把我赋闲到了行政岗位。我被迫换新公司,又被调到了不喜欢的运营部门。后来我们的项目又被整个裁撤,只能内部转岗。我现在正在不断地面试,被领导们挑来挑去,心情是崩溃的。

就算是调岗,领导们也更青睐95年、96年的小朋友。他们工作能力强,满脑子新鲜创意,又能接受朝9晚12地工作强度,我根本熬不下来。面试几天了还没有结果。

今年找工作的环境不好,再不喜欢的工作,我也只想焦头烂额地先保住它。

过去我以为机会遍地都是,现在才发现选择权根本不在我手上。

每天都被人拨来拨去,像一个渺小的蝼蚁,在陌生的环境里煎熬着。我很焦虑,完全不想说话,晚上一个人在家里,除了睡觉什么都没力气做。

明年形势好一点了,我还是想换家公司,就算是降薪,我还是想做自己喜欢的工作。

第一次,90后被迫承担起家庭重压

张张男24岁北京互联网行业

今年7月,我独自来北京闯荡。

十一我老婆来北京玩了几天之后,怀孕了。

虽然是互联网行业,但我吃了学历的亏,只有几千块的工资,精打细算每个月勉强能存下来1000块钱。

最忙的时候,我连着23天没有休息。晚上到家已经10点多,看着手机就睡着了。攒了100多个小时的调休假,从来没有时间用。跟我一起来的同事全辞职了,只有我不敢走。心里想着孩子,我真的很怕以后找不到这样的工作机会了。

多少苦我都可以吃,可还是对未来一片迷茫。

双方父母都没有退休,谁来带孩子,奶粉尿布钱从哪里来,我要不要回老家...全都是扑面而来的压力。

现在老婆去做检查,一次花掉几百上千块,用的还是我们结婚时收的礼金。

北京也没几个朋友可以聊天,压力特别大的时候,我就去楼下撸串喝两瓶啤酒。一个人在那儿呆坐很久,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老家几乎没有合适的工作,可我还是决定明年回去了。

起码,我要一直陪着我的孩子。

第一次,90后被负债捆住手脚

豆豆女27北京app运营

2018年,我在北京买了房。

没什么好羡慕的,真的太累了。

我不光背着贷款,凑首付时还跟朋友们借了163万,每个月工资一到就要还钱,留给衣服包包鞋子的预算几乎要归零了。

闺蜜要去英国,朋友们在群里热烈地讨论代购哪个包包的时候,我只能干巴巴地插一句:‌‌“哇,好棒。‌‌”

我当然超想买,可惜对现在的我而言它们实在是太贵了,这种心酸只能自己艰难地吞咽。

更累的是我没有了辞职的勇气。

我以前多潇洒呀。之前的三年,我只要攒够了钱就辞职,出去玩上一两个月。

现在哪儿还敢,为了赚钱我一点休息时间都没有了。周末出门必带电脑,随时都要处理工作。有活动的时候,每天晚上要盯到一点,完事儿还要写总结,睡觉都是两三点的事儿了。

真的太累了,每天都想要是没买房就好了,不用这么累。

过去,你感觉90后实在太丧了。用不着别人来骂他们‌‌“垮掉的一代‌‌”,他们自己早早就躺平了。

现在,你发现他们就是这样一群矛盾又可爱的青年。

他们在微博上咒骂人生,又在微信里体面地生活。

他们用‌‌“佛系‌‌”、‌‌“社畜‌‌”、‌‌“人间不值得‌‌”来自嘲自黑,调侃完了又好端端地在人间待着。

他们说不喜欢2018,但还是硬着秃头向着2019前进了。

丧还是丧,没耽误他们一点点适应着这个不符合期待的,艰难残酷的世界。

凛冬将至,那就来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界面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