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文集 > 正文

【首发】仲维光:写在反叛五十周年

——重谈认识论、启蒙与二十世纪极权主义问题研究

德国另外一位自由主义大师达伦道夫(Ralf Dahrendorf)指出极权主义的共同特点就是:反对一切文化传统的存在,反对近代人权价值。事实上这个反对一切其它文化传统的一元论的制度,更是典型的一神论基督教文化的世俗结果。共产党社会没有神,但是却把有神的宗教的一切特点继承了下来。

三.认识论与极权主义问题研究

不同的认识论基础直接导致对于上个世纪初期在欧洲产生的共产党、法西斯及纳粹极权主义问题的不同认识,不同的语言描述方法、不同的极权主义理论。在笔者当年的反叛中,其后在对于极权主义问题的研究中所接触到的各类学派及人,以及极权主义理论的发展史中深切地体会到这一不同。为此,本节将分三方面来介绍认识论方法论问题在对于极权主义问题的哲学探索,政治学、社会学和历史探索,以及文化根源问题的探索中的作用。

1.对于极权专制的认识论思想根源的探究

1.1.对于极权主义的研究始于一九一七年出现的苏联共产党政权和一九二一年出现的意大利法西斯政权后。对于这一专制,人们在描述分析它们的时候发现,它是一种历史上从未曾出现过的专制,任何以往的概念、术语及理论都不适于它。为此,在它出现的同时就出现了对它在政治、社会、历史、思想上的特点,以及产生的原因的研究。

生于一九〇二年的著名科学哲学家卡尔•波普,在中学和大学期间经历了这个专制的出现以及在上个世纪初期的欧洲精神及知识界造成的混乱影响。一九一九年,他十七岁的时候参加了一次由共产党组织发动的学生运动,亲自经历了共产党不择手段、不顾及人命、操纵、利用学生运动,及其直接给民众及社会造成的恶果。为此,他开始对共产党及追随他们的知识分子,对他们所狂热地追随的马克思主义进行反省思索。由于他自己也受到过造成这种专制、这种对社会具有灾难性的恶果的知识界的影响,也由于在一九年后,这一思想倾向在二十年代、三十年代,给欧洲及世界连续带来的灾难,因此探究共产党及法西斯专制的特点,他们在欧洲能够产生并且发生影响的原因,特别是产生这个意识形态,社会影响,以及政治制度的思想原因,即关于极权主义和认识论的关系成为他一生最重要的工作。他的《历史决定论的贫困》、《开放的社会及其敌人》、《客观知识》……等著作,几乎可说是具体、详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他之所以如此重视分析产生这一专制的思想原因是因为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走向这条追随共产党极权主义的路,如果去除掉政治野心以及个人品质等因素,更多的人是因为思想方法导致。这就是说,观念论的那种思想方法,也就是发生于十八世纪末期、十九世纪初期的意识形态化的体系化、教条专断化思想的思想方法,导致人们以为自己掌握了真理,并且以此去建立所谓新的政治制度,新的社会及文化。

波普从对于是否有客观性,究竟如何理解人类认识所谈的客观性问题开始,探究了整体论问题,本质主义问题、以及涉及知识论问题基础的唯名论问题,进而在这个基础上批判了整体论、历史决定论。

阅读过一点马克思主义文献的人都知道,这种整体论和历史决定论不仅和希腊哲学毫无关系,而且甚至也没有经过中世纪唯名唯实论的探究,它们不过是在神学主宰世界时对于世界所有的那种专断、教条的一元化全面用在世俗社会及思想问题上。这个倾向由黑格尔开始,马克思和恩格斯继承了的国家或观念,党团或族群个人取代上帝及教会,人间共产主义取代天堂的世俗宗教倾向,贯穿在所有那些追随马克思开创的潮流的知识人的思想中,如普列汉诺夫的《论一元论历史观的发展》等多种著作,考茨基的六卷本的《唯物史观》。事实上,在《历史决定论的贫困》等著述中,波普已经彻底摧毁了马克思主义赖以建立及思维的认识论和方法论,包括他们不断宣称的唯物主义史观问题。但是波普并没有停步,他继续探究了这种专断思想在西方思想传统中的根源,提出开放和封闭问题,追溯到柏拉图,比神学教条更为根本的认识论思想基础问题。这个探究把极权主义专制的产生彻底地追溯到西方固有的二元论认识论基础,即建立在人和自然,主观和客观的对立,以及对这种对立关系的具体研究上。

在笔者看来,这一对于二元论的基础的探究涉及到了发生并且最终导致这一极端现象的极权主义最根本的思维方式的根源。这也就是说,没有一种其它的专制,例如中国传统专制会导致这种控制人的行为、思想、社会的一切的“彻底的一元论”的专制,这种“彻底的一元论”的专制只产生于欧洲或者说西方的这种“二元”的认识论基础上。而这就让我们看到,这种二元基础存在着一种根本性的悖谬,二律背反的界限。

波普一生非常强调自己是康德的学生,是启蒙主义者,自由主义者。我认为,波普对于柏拉图的理念论、对于其所带来的封闭性的批判性的质疑追究,实际上完全是在康德对于认识论问题探究的道路上,可说是康德二律背反问题在政治哲学上的展开。

波普的这一探索给笔者的启发还有,在不同文化的思想方法中,二元论的思想结构应该是比所有其它的思维方法,例如天地人互相联系、循环转化的思维方式更多地导致排他、封闭及对抗。所以在历史的长河中,欧洲历史及文化带来比其它文化更多的、不同形式的专制。

1.2.关于波普指向柏拉图的认识论问题的探究中,即在重新思索波普对于柏拉图的理念论与现代专制的关系的探究中,也在最近百年对于意识形态问题和启蒙思想问题的区别的探究中。笔者在此要再次强调:那种构造体系的观念论的倾向,例如德国的黑格尔哲学,唯心主义哲学,成为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唯物主义哲学,实际上并不是希腊哲学,Philosophy意义上的哲学,而是一种经历了基督教神学思想方法,在新的历史时期新生的披着所谓哲学外衣的思想体系,即如中世纪前欧洲曾经用神学取代了希腊哲学一样。政教分离后的欧洲,虽然经历了文艺复兴,希腊思想文化的复兴,但是政教分离同时也带来了另外一种新的既不同于神学也不同于希腊哲学的思想体系,它带有神学的思想方法及构成方法,但是当然它不能够,也不愿意称自己是类神学或世俗神学,只能够称自己为观念论或者意识形态ideology。然而这个术语,观念学说,或者说中文的思想学说,甚至在拿破仑那里都是作为一句骂人话而出现的。为此他们更愿意借用希腊的术语,用“哲学”来称呼自己。然而它们却不是哲学,Philosophy,它们是“意识形态”,ideology。

观念论和神学一样,是二元的思想方法的一种极端化、片面化的产物。

然而,观念论问题、意识形态问题作为一种历史现象,一种思想现象虽然在研究历史和政治、社会问题上极为重要,但是在真正的哲学领域中,却并非如此。即如我在最近的文章所不断强调的:在哲学研究的传统上,唯物主义、唯心主义问题没有任何地位。因为无论唯物主义还是唯心主义在希腊对于认识论问题辨析的哲学中,都没有任何地位。准确说认识论问题,希腊哲学探究的是人何以以及如何认识外界,也就是对于具体的人的感知、认知、概念、范畴的辨析、认识。对此,绝对的客观性、绝对的主观性都是不存在的。

写到这里,笔者要加一笔。在哲学上,认识论问题方向上对于极权主义的探究,在波普之后,至少在孤陋寡闻的笔者看来,没有看到有沿着康德思想的方向上更进一步的展开。但是在今年六月,笔者幸运地和布拉赫教授的几位在极权主义研究领域中已经有所成就的学生之一莫尔(Dr. Marc-Pierre Möll)博士联系上,收到他的来信。他在信中简单而清楚地为笔者介绍了他以康德的思想为框架,即从康德的内在和外在自由出发对于极权主义的认识。他认为内在的自由是思想的自由,它受道德(意愿)的影响。外在自由是行动自由,可以由此出发来讨论关于极权主义问题的认识及定义。他希望能就这个方向和我进行更多的对话。

笔者非常希望以后有机会向莫尔博士进一步求教,在此,笔者借此文对莫尔博士公开表示感谢。因为过去几年,在笔者把握德国及欧洲曾经有过的关于极权主义问题的讨论中,莫尔博士的著述《社会和极权主义制度:理论史上有关极权主义问题的争论》(Gesellschaft und totalitäre Ordnung: Eine theoriegeschichtliche Auseinandersetzung mit dem Totalitarismus;Baden-Baden,Nomos.;1998)一书让我获益非常深。它几乎成为我进入每个问题的时候首先要去查看的书籍,大大地减轻了我的阅读量,很多时候我可以直接沿着他的论述去寻找参考读物,并且借鉴他的看法。他思路清楚,文字非常精致、有特色。

2.政治学上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问题研究的认识论根源

在波普那里,虽然出现过极权主义这个术语,但是他并没有积极介入对于这一概念的专门讨论,他也从来没有把他的研究冠之以极权主义的思想根源,他研究的是共产党和法西斯、纳粹专制发生发展的认识论根源,即它的思想和方法的根源,以及为什么会导致那么多的知识人受到它的迷惑,而误入歧途。但是我必须要说的,波普的这一研究,对于认识论问题的研究可以说是构成了所有关于极权主义研究,即政治学、社会学、历史及文化社会学等的基础,无论哪一个方向上的研究最后都离不开认识论、方法论问题。这道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因为认识论问题是古希腊所称的哲学问题的基础,即对于认识及其对象,人与自然,思维与客体的关系的探究构成了古希腊哲学思想的基础。对这一二元问题的关系的不同展开不仅形成了不同的哲学观点,而且发展出物理学、生物学、政治学等不同的学科。所以到现在为止,高等教育中研究基本知识的学科的学位,如物理、化学、生物学等都称为哲学博士、哲学硕士。

对于一九一七年出现的俄国共产党政权、一九二二年出现的意大利法西斯政权以及德国一九三三年建立的纳粹政权的专制的特点,最早的探究始于历史和社会学的研究。一九一七年出现的共产党政权所具有的极为不同寻常的专制特点不仅引起了一般欧洲知识界的关注,而且引起信奉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各国共产党学者的批判,例如考茨基。这种关注探究首先是历史和社会问题上的。对于这一不同于欧洲社会以前的各类专制的新的专制的出现,最初人们或是到欧洲以外,或是到历史上去寻找解释它的模式,例如有人认为它是一种亚洲式的,有人认为它是鞑靼式的,有人认为它是一种返回原始野蛮状态的专制,但是人们很快发现,到历史上及到欧洲以外去寻找这种专制的来源及特点是徒劳的。为此人们开始用它是一种“现代专制”(Modern Dictator)来称呼它。

极权主义一词最早出现于一九二三年,墨索里尼把自己对权力的控制称为极权主义。这个称呼立即被当时反对法西斯主义的意大利的政治学者接受,并且开始运用它作为分析新专制的概念工具。随后,在二十年代中期后这个概念进入德国,成为自由主义学者和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们的争论内容。在二十年代末期后伴随德国政局的变化,纳粹的兴起,迫害的加剧,这个描述也被推向法国、英国、奥地利等欧洲各国。三十年代中期后,此前在德国参加到讨论中的左派知识分子瓦尔德玛尔•古瑞安(Waldemar Gurian)、弗朗兹•波尔肯瑙( Franz Borkenau)、齐格蒙德•瑙伊曼(Sigmund Neumann)、弗朗兹•瑙伊曼(Franz Neumann),以及弗格林、弗里德里希等或者流亡,或者移民到美国,极权主义概念及其曾经的讨论也随之被这些流亡到美国的欧洲知识分子带到了美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来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