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中英文里的轻和重

发表意见,比确立事实和真相显然容易得多。特别在所谓网络世代,廉价而愚昧的五毛式“意见”和“评论”满坑满谷,包括口口声声指明要对方“回应”或“道歉”的挑机寻衅,唯事实和真相,却为大量的谎言和fake news掩盖。中英的翻译,是一门逐渐消失的艺术和哲学,其中有感性和理性的冲突,中西文化思维之异同,西方与中国的心理意识脉络之分道。

古德明君引友人论报人格言:“事实不容歪曲,意见大可自由”,认为此译与原英文之次序有异:Comment is free,but facts are sacred——在中译里,“事实”(Facts)置于“评论”(Comment)之先。此中译之轻重,有颠倒之嫌。

此一判断,忽略了英文But这个连接词之妙。通常But之后柳暗花明,才是花旦主角登场,But之后的下半句,往往压倒甚或否定前半句。译为格言的中文,采用联句对仗风格,But当然要省略,以中文的修词学,从头排序:“事实不容歪曲”显然在“意见大可自由”之上,与英文原意切合,并无暗中颠倒,且是佳译。

因为发表意见,比确立事实和真相显然容易得多。特别在所谓网络世代,廉价而愚昧的五毛式“意见”和“评论”满坑满谷,包括口口声声指明要对方“回应”或“道歉”的挑机寻衅,唯事实和真相,却为大量的谎言和fake news掩盖。

中英的翻译,是一门逐渐消失的艺术和哲学,其中有感性和理性的冲突,中西文化思维之异同,西方与中国的心理意识脉络之分道。譬如以上这一句,先后次序的结构,不一定代表前重后轻。

中文以姓先行,名随后;英文名先姓后。中文讲天地、君臣、父子、男女、夫妻,俱前重后轻;但阴阳、雌雄,则纯由顺口的音韵考虑:是“阴阳割昏晓”而不可“阳阴割昏晓”。

英文的Ladies and Gentlemen,则故意将Ladies置于前,貌似尊崇,实际上还是以Gentlemen为重。这是英语意识中独有的伪善。

但同样是酒会致辞,若座中有大使级的特别嘉宾,则次序又要摆正:Your Excellency,distinguished guests,ladies and gentlemen——大使阁下、各位来宾、先生淑女。Your Excellency,也就是这个权贵人物,全场面子的重点,当然要先行。

因此,Comment is free,but facts are sacred,中文将“事实不容歪曲”放在前面,“不容”比起“大可”,更有威严,与英文的语意吻合。

中英文翻译,围绕一个“意”字:“意思”(Meaning)最容易,如“小明昨天吃了一个苹果”,口腔期的物体陈述,最没有问题。

“意识”就难了,如“治港必须以爱国者为主体”,这句话译成英文,会令英语为母语的人觉得可笑。

最难是“意境”。中文世界,只有诗词才有意境,小农人口的对白和政府官僚的文件全无。“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即不可译。今日之中文,有严密的政治意识,捆绑口腔期农民人口的大脑,唯已无意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