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崔永元要告最高法院“很有讲究”?高院法官王林清被带走 新视频流出

“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风波不断发酵,曾在视频曝光卷宗丢失经过的高院法官王林清又传出第二段视频,讲述曾因拒绝最高法院领导的改判要求,而遭到打击报复的黑幕。独立评论人士文昭表示,此案有较大可能涉及赵乐际和周强,现而今有人借崔永元出头拿这事做文章。时政评论人士横河则表示,大陆维权律师王全璋一个案子,已经是让全世界知道,中共是没有法治的最典型代表。

高院法官王林清传被带走调查

香港凤凰网4日的报导引述知情人士的话说,王林清周二(2日)从山东老家返回北京住所时,在小区地下车库被最高院相关部门带走调查。但又指王林清今天(4日)白天上班。

但凤凰网的相关报导已经被删除。同时网上一度传出王林清自杀的传闻,但消息无法核实。

继早前曝光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视频后,3日,网上又传出王林清另一段长达9分多钟的视频,讲述他在最高法院工作期间经历的另一起矿权纠纷案以及他因秉公执法遭到打击报复的经历。

王林清在录像开头明言,他制作录像讲述这两起案件,就是为了“保护自己,免遭不测,留下一些证据”。

视频内容显示,这起案件是关于山西众心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永安与山西古冶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见刚的转让纠纷案。王林清描述,王永安(2003年)曾将一处采矿场转让给王见刚,事后发现铁矿资源丰富,王永安于是反悔,希望将矿产转回。山西高院一审判决王永安败诉,认定转让合同有效。王永安上诉到最高法院,案子被分到王林清手中。

王林清经调查审理,与合议庭一致认定此案事实清楚,“没有任何问题”,应当维持一审原判。但他在办案过程中曾两次被最高法院纪检所办公室主任闫长林叫到办公室,闫长林称该院“一位领导”特别关注此案,并明示他作出有利于王永安的判决,但被王林清拒绝,在二审判决中维持了一审判决。

王林清表示,他事后曾收到王永安的恐吓电话,最高法院纪检所两名副所长给时任江苏高院院长许前飞打电话,称王林清犯了“严重的罪行”,要求将他抓捕。王林清称,他之后知道此次遭遇便是他没有按照院领导的指示,判王永安胜诉而遭到的打击报复。

文昭:此案有较大可能涉及赵乐际和周强

12月26日,中共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就在微博上提起最高法院“卷宗被盗”事件,引发舆论关注。最高法院27日曾通过媒体否认案卷丢失,称崔永元造谣。但崔永元表示自己手握证据。王林清的视频做实了崔永元的指称。随后,最高法院改口称“已经启动调查程序”。

独立评论人士文昭在他的自媒体上分析,当年法院就先找地方政府商量案子该怎么判,严重破坏了司法独立的严肃性。第二点值得关注的是,当时的陕西省是谁主政呢,就是现在的中纪委书记赵乐际(时任陕西省委书记)。

然后陕西省政府真的就给最高法院去了一个信,建议说:“如果最高人民法院维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会产生一系列严重后果”“会给陕西的稳定和发展大局带来不利影响”。这封信函曝光以后当时引起了很大轰动,就是地方政府公然干预司法,南开大学法学院的教授侯欣联名了好几个法学家发了一封公开信,呼吁抵制陕西省政府干预司法。

文昭还分析说,这个爆料过程也很有讲究,小崔干了这么些年的深度报导,肯定有不少人给他爆料,希望他帮助自己,他手里肯定存了不少料。他以前说举报影视大腕逃税的材料就存了几个抽屉。他选择在2018年底把两年前的一桩案子曝光出来是为了什么?

他先放了个风,看最高法院不认账,就登出截图表明自己有实在的证据,逼最高法院承认确有其事。再然后再由另一家媒体发布当事法官的自述视频,是多头曝料,表明这事的证据存在不同的地方,不只我崔永元一个人有,光对付我没用。再然后是不依不饶地扭着最高法院道歉。其实是很有章法的。

崔永元现在扮演的角色有点类似于五六年前的财新网,财新网通过重磅的调查报导,暗示反腐斗争的进展方向。但现在王岐山不当中纪委书记了,财新网估计也难以再像五六前年那样作为了,财新是一家传统媒体;现在是自媒体的天下,就换小崔微博爆料登场了。

文昭说,凯奇莱矿权案有较大可能涉及赵乐际和周强,现而今有人借崔永元出头拿这事做文章,到底是谁?

横河:王全璋案就是中共没有法治的典型代表

时政评论人士横河近期在他的专栏节目中表示,就王全璋一个案子已经是全世界了解中共没有法治最典型代表。而且「709」律师家属们已经成为民间维权的象征,也是中共违法的象征。

其实中共是非常害怕热点事件的,它专门还有过文件,怎么样消除热点事件的源头,还专门有文件的。这一来的话,「709」律师案和王全璋就是中共自己制造出来的热点,而且是持续的热点。中共肯定不希望王全璋案继续成为热点,尤其现在中共处于一个内外交困的时候,中共利用这一次所谓的庭审把这个热点淡化一些,可能是这样的,消除是不可能,就是淡化一点。

横河说,借这个机会讲中共的法制是骗人的。

现在的关键就是,这一次很多人是指望庭审能够见到,总有一个人能见到王全璋吧。就这次一直到庭审结束还是没有人见到他。这个在审判异议人士和维权律师人士的案例当中相当罕见,就是说他们一般会阻止支持者进入法庭,但是要把所有的亲属、所有能认出他的人来全部禁止,这个就太令人怀疑了。

中共说不公开审理的理由也完全是站不住脚的。它说是涉及到国家机密,从彼得·达林所公布的起诉王全璋的这个起诉书,那三条罪名来看,没有一条是和国家机密有关系的。所以说国家机密只是个借口,就是说不让人见到王全璋的一个借口。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