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鲜为人知 为妻子报仇的河北军人翟民山

翟民山老家在河北潴龙河畔的一个小镇。他1964年参军,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水平。参军前三天结婚,此后一直没有回家探亲。文革爆发后的1967年,他的妻子秋菊到部队探亲。不料他竟然发现妻子有了身孕。

“文革”历时十年。根据美国夏威夷大学R.J. Rummel教授在其著作China’s Bloody Century(《中国血色百年》,1991年)中估算,大约有773万人在文革中丧生。(网络图片)

无数个故事早已告诉我们,中共治下的黑暗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们做不到的。在走过的几十年中,中共不仅迫害各行各业的精英,而且也无时无刻不在戕害著普通的民众,只是后者的惨痛大多湮没在时间的隧道中,并不为太多人所关注。好在还有人记录了他们中的一些故事,比如《历史的代价——“文革”死亡档案》,其中有一个普通军人复仇的故事。

翟民山,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字。如果今天还活在世上,应该有74岁了。可惜没有如果。他的生命在1967年23岁那年戛然而止,而他的故事读来让人十分感伤。

《“文革”死亡档案》一书中介绍,翟民山老家在河北潴龙河畔的一个小镇。他1964年参军,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水平。参军前三天结婚,此后一直没有回家探亲。文革爆发后的1967年,他的妻子秋菊到部队探亲。不料他竟然发现妻子有了身孕。

一怒之下的翟民山拿出一把“五四”式手枪,逼迫妻子说出真相,妻子放声大哭,说自己早就不想活了,自己来找他就是想告诉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他们老家在文革后,也出现了一批造反派。一天,造反派总部的秘书钱毓英和造反派司令在生产大队的一间屋子里鬼混,不料被来此避雨的村代课教师、“右派”下放的李长栓撞见。钱毓英自嘲地说自己在帮伤风感冒的司令“发汗”,李长栓吓的赶快离开了屋子。

晚上睡觉时,李长栓将自己看见的事情告诉了妻子,不料,他们睡在一旁的七岁的儿子并没有真正睡着,而是偷听了他们的谈话。结果不到三天,一群七岁不到的小孩子看到钱毓英,就一起喊她“发汗片”,“俺伤风感冒也头疼,快来也给我发发汗”。

钱毓英听了孩子们的喊叫,知道肯定是李长栓将自己的丑事说了出去,因此一边驱赶着小孩子,一边大骂李长栓。从此,钱毓英的外号“发汗片”广为人知,后来居然还传成了特效药,一些人专门去药店买,问的店员烦了,干脆写出告示:本店没有发汗片。

李长栓的下场可想而知,被扣上了“诬陷造反派罪”不说,还被打掉了六颗牙,大冬天被扒光衣服关在冷屋里,最终把脚都冻烂了。

但是钱毓英并不解气,她将所有的小孩子都一个个找来,调查究竟谁听说过“发汗片”的事情,这其中就有翟民山六岁的小舅子六生。六生被造反派抓走后,除了被用绳子吊起来,造反派还把半斤多重的秤砣用绳子拴在其小鸡子上,吊了两个小时,孩子痛不欲生。

然而,钱毓英还不罢休。她又指使造反派司令带人找到秋菊家,不顾秋菊的“军属”身份,不顾秋菊的反抗,将其轮奸。被糟蹋后,秋菊不敢和家里人说,也不敢写信给翟民山。她想死,但又有些舍不得,毕竟她只有20岁。

从那以后,造反派司令又多次带人来到秋菊家,并威胁她不许说出去,否则就会将她全家和翟民山全部“报销掉”……

听了妻子带血的哭诉,翟民山的愤怒可想而知。当年7月的一天深夜,他偷偷离开部队,潜回到老家。翻墙回到家中后,他没有惊动亲娘,而是在院子中叩了个头,在院里站了一会儿,之后拿着一把利斧和一个小手电,前往钱毓英家中。

翟民山先来到北屋,急促地拍门,钱毓英的母亲最先被惊醒了,就问是怎么回事。翟民山谎称钱毓英的老姨病重叫开了门。门开后,看到杀气腾腾的翟民山,钱毓英的母亲吓的不知所措。在问完藏钱的地方后,翟民山手起斧落,将其砍倒在地。此时,钱毓英的父亲听见响动,也走了出来,同样被翟民山杀死,翟民山杀他们的原因是他们都知道女儿的所为,但却并不劝阻。

之后,翟民山来到里屋,床上躺着正在睡觉的钱毓英和妹妹钱毓敏、弟弟钱毓展。翟民山将钱毓英捅醒,质问她为何指使造反派司令强奸自己的妻子,致使其怀孕,为何折磨自己的小舅子,为何逼死老书记……慌乱中的钱毓英不断求饶,并说:“只要你不杀我,我什么都答应。我们和中央文革韩爱晶熟,你要什么条件都行……。”

怒火中烧的翟民山大骂钱毓英,钱毓英突然上前抢夺他的斧子。翟民山将其按倒,一斧砸中她的前胸。钱毓敏见姐姐死了,抱着翟民山的大腿向其求饶。翟民山听说过,钱家人做了不少坏事,批斗、伤害了不少人,钱毓英还曾用机枪杀死了一个退伍兵。不过钱毓英与哥哥姐姐、父母并不一样,虽然也参加运动,但对迫害妇孺并不积极,所以翟民山放过了她和弟弟。

翟民山转身又去东厢房,找钱毓英的两个哥哥。此时,她的两个哥哥已经拿着铁耙和镰刀站在堂屋中。经过一番搏斗,翟民山将二人杀死。此时,他听到大街上传来了救命的呼喊声,原来是钱毓敏趁乱逃了出去。翟民山将其追回,也将她杀死。再去寻找小弟时,发现他已经藏了起来,没有找到踪迹。

杀完了钱家人,翟民山本想再去杀造反派司令,但此时天已开始放亮。他整了整衣服,在钱家的墙上写下了几个字:杀人者——人民的儿子翟民山,一九六七年七月十九日。之后他将杀死的钱家六口人的尸体摆在院子中,从钱家翻出了六块手表和一大捆钱,随后去旁边的小卖部要了两盒烟,并将钱和表放在小卖部。

停了一会儿,翟民山来到村子中一个当小学教师的要好的同学家,将事情经过告诉了他,并拜托他照顾自己的母亲,替自己偿还欠小卖部的两盒烟钱。说罢,离开了目瞪口呆的同学,一个人来到了村中的变电屋中,触电身亡。

无疑,翟民山是知道杀人偿命这个理的,但他仍决然地走向这条不归路,实在是因为他看不到在扭曲的社会中,在被压迫下,他还能找到怎样的解决办法。“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翟民山以行动印证了这一点,而这样的故事迄今未绝。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