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古诗古文 > 正文

这些宋词美到令人窒息 “蓦然回首 便在那灯火阑珊处”

宋词是宋代盛行的一种中国文学体裁,是一种相对于古体诗的新体诗歌之一,标志着宋代文学的最高成就。

宋词的句子有长有短,便于歌唱,易作为合乐的歌词,故而又有曲子词、乐府、乐章、长短句、诗余、琴趣之称。

宋词以描写艳情为主,能将艳情的表述含蓄化、朦胧化,似有兴寄,让接受者产生无限言外托喻之想,若将字面、句子、声韵加以锻炼,则会使其具有典丽高雅之风貌,算得上是古代抒情诗中的最高境界了。

在那个含蓄的宋朝,出现过许多佳作,他们当中有柔情,亦有热血。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柳永《雨霖铃》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最伤心的是离别,更何况又逢这萧瑟冷落的秋季,这离愁哪能经受得了!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欧阳修《浪淘沙》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今年的花红胜过去年,明年的花儿将更美好,可惜不知那时将和谁相从?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苏轼《定风波》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拄竹杖曳草鞋轻便胜过骑马,这都是小事情又有什么可怕?披一蓑衣任凭湖海中度平生。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李清照《醉阴花》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别说不忧愁,西风卷起珠帘,闺中少妇比黄花更加消瘦。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岳飞《满江红》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莫虚度年华白了少年头,只有独自悔恨悲悲切切。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秦观《鹊桥仙》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只要两情至死不渝,又何必贪求卿卿我我的朝欢暮乐呢。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辛弃疾《青玉案·元夕》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在人群中苦寻她千百回,偶一回头,却发现自己的她站立在灯火零落之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宋云 来源:新浪看点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古诗古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