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李平:从英国脱欧预见香港脱湾

中港澳官员齐齐唱好大湾区,有中共的强势领导,有港澳特首的逢迎,有亲共政客、媒体的附和,大湾区势在必行,到2035年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市场一体化大有可能实现。但是,互联互通、市场一体化对香港的冲击也将恶化,香港将面对英国要求脱欧时最不满的移民系统失衡、付出与回报失衡、公共资源被外来人口侵占等困扰,一些现时支持入湾的港人恐怕也会转軚,要求脱湾、摆脱被规划命运的声浪将势不可挡。

中港融合是金杯毒酒

新出台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宣称要建设“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显然是以美国三藩市湾区、纽约湾区、日本东京湾区为学习和追赶目标。但是,这三大湾区都在同一边境内,在相同的政治制度、法律体系、货币体系、价值观念的基础上自然衍生而成,粤港澳大湾区则是强行把三个不同文化、法律、货币的经济体揉为一体,恍若一个由不同基因组合而成的畸胎。

支持粤港澳融合、相信融合可以成功的政商界人士,往往会再拿欧盟28个国家的合作说事。的确,欧盟一度是不同经济体融合的典范,其官方语言就有24种,采用欧元的有19国、英国等则保留自己货币,22个成员国实施《申根公约》、取消边境管制。诺贝尔委员会2012年把和平奖颁给欧盟时,盛赞欧盟60多年来在欧洲最血腥战争的敌对国家之间打造和平与和解。

但是,讽刺的是,英国脱欧声浪澎湃,2016年6月更公投决定脱欧,下月29日就是脱欧最后期限。虽然欧盟不致于因此崩盘,但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的国家、经济体强行融合引发矛盾与冲突,已堪为粤港澳大湾区殷鉴,何况大湾区的出台是在一国两制走向消亡、中港冲突日益加剧的时刻。

英国著名宪制及历史学家伯格达诺尔(Vernon Bogdanor)曾形容,欧洲对英国政坛来说就像是一种“金杯毒酒(poisoned chalice)”,不但导致不同政党之间针锋相对,也造成各个政党内部分裂。对香港而言,中港融合也是一种金杯毒酒,是造成社会撕裂的因素。大湾区把香港的基建、人才、资金、科技创新都纳入规划,势必加剧这种撕裂。香港受大湾区制约而将面对的困扰,势必是英国受欧盟制约而面对的困扰翻版。

脱湾运动将震撼中港

英国人为什么寻求脱欧?一是得不偿失,2015年英国向欧盟贡献了129亿英镑,还要时常面对成员国爆发债务危机的烂摊子,退欧后这笔巨款可用于改善国民卫生服务等。二是须遵从欧盟制订的法例与司法裁决,包括移民、边境管制,被视为丧权辱国。三是大量移民涌入,对医疗、教育、交通及房屋等公共服务造成沉重负担,并争夺就业职位。四是无法向欧盟商品课税,来自欧盟的进口商品占英国总进口量一半,对欧盟贸易逆差约占10%。

显而易见的是,这些矛盾都已出现在中港之间,更将随大湾区互联互通、市场一体化而恶化。伯格达诺尔分析英国与欧盟的矛盾时还说过:“虽然,孤立的时代已经过去,但这对英国人的影响极为深远,使得他们并不喜欢与欧洲产生太密切的联系。”香港要维护自身的核心价值、要维护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要维护一流国际城市的地位,就不应该与中国产生太多的融合,不应该把自己矮化成珠三角的城市。大湾区逆势而行,到头来只会令脱湾运动如脱欧运动一样震撼中港。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