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民意 > 正文

精神的力量:相信藏传佛教定能长久搏击共产暴政

——后达赖喇嘛时代藏人如何继承流亡中的自在

藏人的佛教信仰会让他们快速地从挫折与伤痛中复原。「佛教告诉我们人生无常,这也是达赖喇嘛一直教导我们的」。只要藏传佛教继续在世界上传播,藏人就有发声的机会。达瓦才仁强调,「我们跟中共不能比政治、军事力量,但精神的力量,我们相信绝对可以一搏」。

西藏流亡政府2011年完成首次行政首长普选。原属达赖喇嘛(左)的政治权责,完全交卸给洛桑桑盖(右),终结第5世达赖喇嘛以来政教合一的体制。

历经60年的岁月,第14世达赖喇嘛已是流亡藏人最重要依怙。不过,国内学者与藏人驻台代表都认为,达赖喇嘛所推动的民主化运动,才是让流亡藏人未来能长远生存的关键。

对于流亡藏人的社会样态,曾任达赖喇嘛译者的前台湾西藏交流基金会副秘书长翁仕杰,日前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时分析,过去西藏社会确实存在贵族、平民的阶级之分,但在流亡之后,「落难贵族跟平民之间早已没有区隔,一切都得重头来」,阶级也随之打破。

翁仕杰指出,过去西藏社会属于「神权国家」,这也成为中共攻讦的要素。因此,达赖喇嘛早已意识到「民主转型」对藏人社会长治久安的必要性。

因此在1959年流亡印度后,达赖喇嘛开始着手推动民主化,包括筹组藏人行政中央、设置议会、选举等,并在2011年卸除所有政治权力。

他分析,达赖喇嘛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藏人社会在他圆寂后,仍能维持稳定运作所做的准备工作,「如今也可以看见成效」。像是出身一般的藏人能因为受教育,经过考试或选举而担任公职,这便代表流亡藏人社会运作已朝向制度化发展。

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达瓦才仁则认为,流亡对于藏人而言,未必全是坏事。「过去的西藏,每个教派、地区都有很多对立,但因为流亡,才让我们知道,如果再不团结,就会灭亡」。

但外界担心,达赖喇嘛如今已年逾8旬,一旦圆寂,势必对藏人社会产生冲击。对此,达瓦才仁坦言,「国际关注度下降、话语权减弱,这些影响,我相信肯定会有的」。

不过他认为,藏人的佛教信仰会让他们快速地从挫折与伤痛中复原。「佛教告诉我们人生无常,这也是达赖喇嘛一直教导我们的」。只要藏传佛教继续在世界上传播,藏人就有发声的机会。

达瓦才仁强调,「我们跟中共不能比政治、军事力量,但精神的力量,我们相信绝对可以一搏」。

国立交通大学族群与文化研究所教授潘美玲是国内少数长期研究流亡藏人社会、经济议题的学者。她指出,如今海外流亡藏人的经济条件渐丰,子女也能在欧美取得良好学历,拥有良好的社经地位,这些人未来会是藏人在国际发声的主力军。

潘美玲并以这次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士嘉堡分校选出藏裔学生会长拉莫(Chemi Lhamo)为例表示,有越来越多的藏人青年能在外国大学环境展现优秀的能力。不过,有趣且讽刺的是,让这些藏人获得世界关注的主因,竟是中共的打压行动。

她说,中共越想透过国际行动、舆论打压藏人,反而更凸显他们的不自信与蛮横,「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有越来越多人选择声援西藏」。所以,只要中共继续打压,藏人的声音便不会止息,反而会越来越大,引起更多关注。

流亡藏人2011年举行噶伦赤巴(行政首长)大选,1名妇人在达赖喇嘛驻锡地大乘法苑投下神圣1票。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中央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