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北京发信号开征房地产税 房地产市场受多大冲击?财政窟窿大 税率水涨船高?

中共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日前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该协议被外界看作是为房地产税立法作准备。但有业界人士认为房产税出台还需要时间。独立评论人士文昭曾在他的自媒体上说,让当局犹豫的是对这个新税的出台会造成多大金融动荡心里没底;当局在基础结构性问题上不想动刀,便无法规避房地产税带来的风险。旅美经济学者程晓农日前撰文表示,中共即将实施的房地产税主要是为了填补财政“窟窿”,如果地方财政的“窟窿”越来越大,是不是将来房地产税率也会越来越高?

中共两部委宣布合作;港媒:或为房产税

《香港经济日报》对此表示,国务院各部委都有自己的研究班子,负责该部委主管领域的政策研究。住建部当然也有自己的班子。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是国务院的智库,其市场经济研究所和宏观部都有人跟进房地产政策和市场的研究。而这一次合作,又由发展中心方面来牵头,显然是为了未来房地产税的出台后的市场作准备的。

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支柱,这也是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两部合作的原因。

在日前结束的中共人大会议上,中共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乌日图透露,房地产税法正在起草中,待条件成熟时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初次审议。

而在中共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表示在要加速的立法中包含房地产税。去年9月,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称,中共人大常委会将征收房地产税列为所谓“五年议程”中最重要的69项征税税种之一。

中共要征收房地产税在大陆一直存在争议。最关键的一点是:中共规定土地是公有的,不是私有,但要向土地使用者征收;再者,民众在买房时已经交了70年不等的土地租金,再收取房地产税就等于重复征税。

文昭:房地产税也许在今年、也许在明年

中共两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说今年完成房地产税的立法工作,独立评论人士文昭13日在他的自媒体上说,应当是至少提出向社会征询意见稿,走完立法程序也许在今年、也许在明年。

独立评论人士文昭

文昭说,这些是比较明确的政策信号,可变的时机就是指什么时候完成立法,什么时候开始征收。让当局犹豫的是对这个新税的出台会造成多大金融动荡心里没底。因为房地产税一旦实施,不管多么的谨慎温和,大城市的税率也许只有政府对房产估价的1%或更少一点,还有免征的面积。但是对持有多套房产的、同时债务沉重的人也会构成很大压力。

分析:房地产税一旦开征;可能让房地产市场受冲击

旅美经济学者程晓农

旅美经济学者程晓农11日在澳洲SBS电台撰文分析,房地产税已经讲了多年,在重庆和上海早就有了有限范围内的试点,而陕西和宁夏则近年开征。这个新税种之所以迟迟没有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开征,据说与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过大有关,一旦开征,。然而,房产库存过大看来很难再指望自然消化了,而地方财政却面临财源日益枯竭,于是,今年房地产税的立法就进入了最后完成阶段。消息一出,在香港上市的大陆房地产公司的股价应声下跌;可以预期,今后国内股市会出现同样的现象。

文昭13日分析:如果你和你的配偶是大城市出生、成长的中产阶级,你们收入虽然不高,但从各自的父母那里都会继承一套房产,加上你的自住房,就有两套以上房产,两套房产各价值500万,即使扣除免征税的部分,需要交税的房屋面积价值也在2-300万元,一年1%就是两、三万元人民币,相当于你们家一个月的家庭收入。

这部分成本你算笔账,觉得没法转嫁到租客的身上,你自己还有自住房还贷款的压力,那你就有抛售房产的需要。国有银行的太多贷款压在房市里,房地产公司的倒闭会直接造成银行巨额的坏账损失,那就是金融危机,是中国一个最典型的“灰犀牛”。

程晓农:地方财政“窟窿”越来越大,房地产税率也会越来越高?

旅美经济学者程晓农11日在澳洲SBS电台撰文分析,所谓的房地产税法,涉及的其实是两种税,即房产税和城镇土地使用税。立法机构和行政部门同时关注房地产税立法,其目的明显与减轻财政风险有关;也就是说,既然经济风险已经形成,而其中财政“窟窿”又是最大的麻烦之一,而现在当局已没有别的办法来填补财政“窟窿”,于是,从有产者兜里掏钱,就成了确定的政策选择。

全中国省以下的各级地方财政都多年来高度依靠“土地财政”,即卖地开发、换取财政收入。随着过去十年的“土木工程景气”因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开发趋于饱和而消逝,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难以为继,要填补财政“窟窿”,只能指望房地产税了。

过去十年来,中国人的财产当中增值最多的就是房产价值,而现在政府即将全面征收房产税,拥有多套房产的家庭可能都成为征税对象。欧洲国家的房地产税比较低,居民反应不那么强烈;美国的房地产税主要是市、镇政府征收后用于本地公立学校开支,其使用相对透明;而中国即将实施的房地产税却不同,它主要是为了填补财政“窟窿”,这就留下了一个悬念,如果地方财政的“窟窿”越来越大,是不是将来房地产税率也会越来越高?

文昭:基础性问题不解决金融风险躲不掉

文昭分析,房地产税带来的金融风险,作为一颗炸弹的威力是躲不掉。之所以归根到底是魄力问题,是因为和房地产有关的基础结构性问题上当局不想动刀:私有产权不承认征税的合法性问题就存在,金融体系不能独立按市场规律运作,政府财政胃口太大不受控制,这些基础性问题都不能调整的情况下,想通过一系列表层折中的办法规避房地产税带来的风险(征收时机、起征的范围),难度很大。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