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她的罪行之一是她家没死一个人

1960年11月中共开始了整风整社运动,严禁干部用“不准打饭”和“不发口粮”的办法来处罚社员,对于贪污克扣社员口粮的,必须从严惩处。根据这样的指示精神,各地全面开展了了整风整社运动,一大批农村基层干部被批斗、处理和法办,安徽省阜南县龙王公社唐庄大队的食堂负责人、中共党员马士娥也因在大饥荒时期的一些错误做法在这次整风整社运动中被处理。在1961年5月唐庄大队党支部所写的《关于马士娥错误的报告》中,除了让我们知道了马士娥的罪状外,还让我们从这份原始的处理报告中了解到了大饥荒时期全国最为严重的省份之一安徽省的惨状:

【关于马士娥错误的报告(节选)

主要错误事实:

59年冬和60年春,由于严重自然灾害,农业生产失收致使59年农村缺粮、断粮,广大社员群众处于极困难之际,虽然政府拨给大批粮食,但是来不及调运,在这种严重困难情况下,马士娥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不仅不能关心社员疾苦,反而与坏干部曾继宽等混在一起,偷吃偷喝,翻箱倒柜,掠夺社员财物。

当政府拨下来大批粮食后,生产队恢复食堂,马士娥掌握东头食堂,进行偷吃偷喝,60年春节之际,每人一斤面,结果每人只发四个饺子三个圆子,剩很多饺子,结果未发给社员就没有了,她家小孩吃的肚子胀的往外吐,吐出来的饺子又被别人家的孩子拾起来吃掉。她在掌握食堂同时,她女儿住在本社西头,家里是富农成分,马士娥把她女儿搞来烧锅做饭,偷吃偷喝,社员家饿死人很多,他家一个人未死。

59年冬,社员曾庆祝娘家挖点菜,家里原来晒点红芋叶子及棉花,马士娥不顾社员济困,随同坏干部曾继宽(支部书记)一道将菜及棉花全部搞到连部去,曾庆祝娘被曾继宽吊后回去没有吃四五天后死去了(那时未开食堂),虽然不是马士娥责任,但其参与一伙搜掠社员渡命东西,其错误性质也是极其严重的。社员王家钱家九口人,死了七口人,剩下兄妹两人,因浮肿搞不动茅草,或达不上任务,马士娥同代广巨经常扣他的饭,一顿扣一碗或两碗,有时甚至全不给,据广大社员反映,代广巨扣饭大都她出的主意,代广巨执行。马士娥本人不出面,不打饭。马士娥虽然未直接扣过,但民愤很大。在曾继宽掠夺社员曾庆祝家猪肉、代学谦家猪肉、郭凤英家猪肉,每次她都在吃,不仅在食堂偷吃偷喝,同时同坏干部曾继宽一起将社员东西掠夺来进行吃喝,不顾社员疾苦,完全丧失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品质。】

阜南县地处安徽省西北部,隶属阜阳地区,阜阳是安徽这次大饥荒的重灾区,报告中提到一家九口人死了七口人,饿死人已经是普遍现象,以至于在还没有完全走出大饥荒困境的人们在报告中提到饿死人时也很随意,司空见惯,而“社员家饿死很多人,他家一个人未死”竟成为马士娥的罪状之一,可见灾情严重到如果这家没有饿死人就不正常的地步了。

当然,如果你读完《马士娥的错误报告》,认为像马士娥这样的农村基层干部要为这次大饥荒负主要责任的话,那么这次整风整社运动的目的也就达到了,黑锅有人背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故纸中的故事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