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陶杰:硅谷就是延安 你以为他们代表民主?

——又骗了你一次

以前美国的工业垄断,还要福特和洛克菲勒等开始,至少两三代累积财富,成为财阀家族。硅谷是高科技新产品的孵化工场,成千上万的年轻人在此处起跑。只要一个意念成功,获得华尔街基金注资,三五年即可膨胀,十年八载即可垄断全球。

美国的左翼,几十年来攻击大企业的垄断:石油商和军火商,指摘他们极右,国会有强大的公关游说,买通议员,将战争输出世界各地。还有汽车制造商、医药、可口可乐、迪士尼,坐拥万亿资产,制造贫富悬殊。唯至少那时有庞大的中产阶级。

但自从“硅谷”成为科技革命的耶路撒冷,盖茨只是一个“电脑革命”的施洗者约翰,乔布斯是耶稣,Google、Facebook、亚马逊、YouTube、PayPal一大堆,成为保罗、彼得、西门、雅各等一大堆信徒;这个年轻的新教,在左翼的欢呼之中,夺得权力之后,难道一直食素?

记着:这批人以阿拉伯之春为例,声称互联网是真正民主自由平等的世界,打破垄断。

十年不到,以朱伯格和Google为首,这批耶稣的使徒成为统治阶级,一样也垄断,而且IT可取代会计师和医生,中产阶级越来越单薄。无中产阶级,即民主变质。

以前美国的工业垄断,还要福特和洛克菲勒等开始,至少两三代累积财富,成为财阀家族。硅谷是高科技新产品的孵化工场,成千上万的年轻人在此处起跑。只要一个意念成功,获得华尔街基金注资,三五年即可膨胀,十年八载即可垄断全球。

工业时代,贫富悬殊还可以靠一双手辛勤,还可以容纳中产阶级。IT时代,贫富悬殊是结构性的痼疾:表面上,你以为凭一双手可以去硅谷打拚,只要有想象力就有发财机会,但全世界只有一个硅谷,全球人口却有七十亿。Google壮大,老板变成另一个洛克菲勒,Facebook男神变成另一个侯活晓士或赫斯特,而美国军火商只垄断美国枪械市场和第三世界,但Google和Facebook却是全世界。

许多年轻人做梦以为能跟他们一样之前,数据、私隐、生活消费,早已被这几个大亨操控,而且将你的数据打包,卖给另外的极权势力。

他们骗你,靠一层穿便服T恤的平民贴地包装,因为西装和劳斯莱斯是旧一代保守资本主义的符号。你以为他们代表民主?发你的春秋大梦。奥巴马当政时期,白宫和Google之间共有五十三个职位互通的旋转门;在英国贝理雅和金马伦纪立德的联合政府和Goggle之间,官商勾结、交换政商权力利益者二十八人。

二〇一七年,Google在美国国会花了一千七百万美元游说开支。

而左胶一直告诉你:右翼的石油商和军火商与共和党勾结。旧的大亨,都是垄断的反动资本主义,代表南京;而硅谷才是延安,那里出来的是弥赛亚和圣人?

又一代,脑袋里灌了黄河水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