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王赫:北京当局突然陷入四面楚歌 “竟无一个是男儿”?

关键时刻,习为登上“核心”宝座、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不仅未乘势将既是“腐败总教头”又是其主要政治敌手的江、曾拿下,反而与其妥协,从而致使形势直转之下,不仅全国“毛时代”回潮,浊浪拍岸,而且北京“政变”传闻不断,反习势力大聚集,随时可能“破局”。执政者之所以沦落到现在危机重重、步步惊心的境地,实因其乖违大势也。

中共内外交困,官场不少人都感觉:要出事了

习近平上台前边五年风生水起、势如破竹、有惊无险,近来却焦头烂额、左支右绌、内外交困:从新年伊始即大谈“七大风险”,到在响水大爆炸声中访欧,脚步零碎、疑似跛脚,还不明不白地蹦出一句“我将无我”;从川习会一直摇摇难定到北约锁定中共国等等,不一而足,其内外交迫、日暮途穷之状尽漏无遗。

而四月二日,华中(湖南湘西州一栋政府大楼)、华北(天津一座抗震纪念碑)两处夜火,前后相继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梦”等标语尽焚,从中国传统文化角度讲,乃为上天示警。

反差为何如此之大?如果借用一句古话,这就是“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习前五年,大力“打虎”。这使其在中共内斗中胜出,同时,客观上也铲除了一大批罪大恶极的迫害民众的爪牙,得天时顺民心,故旗开得胜。

然而,关键时刻,习为登上“核心”宝座、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不仅未乘势将既是“腐败总教头”又是其主要政治敌手的江、曾拿下,反而与其妥协,从而致使形势直转之下,不仅全国“毛时代”回潮,浊浪拍岸,而且北京“政变”传闻不断,反习势力大聚集,随时可能“破局”。

执政者之所以沦落到现在危机重重、步步惊心的境地,实因其乖违大势也。

何谓“乖违大势”?曰:“保党”也。中共坏事做绝,凡“杀人、劫财、奴民、卖国、生态毁、人口乱、传统断、道德残”八大罪空前绝后,党是能保得住的吗?当然不能。既然不能,仍要保党,居心何在?做党的孝子贤孙?不仅自己做,还要强迫所有人来做?

事实上,无论是“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还是习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本质上都是一路货色。共产主义祸世百年,东欧巨变苏联解体已经宣告其之死亡,而中共这一“死而未僵”的“百足之虫”,还恶毒的在焚骨化灰之前,尽量多地抓些殉葬品。还有比这更邪恶的吗?无怪乎贵州平塘天降巨石曰“中国共产党亡”也!

据说,“八一九”事变之后,苏共遭解散之际,其两千万党员无人挺身而起,习援引一句古诗评论“竟无一个是男儿”。由此可见习之蒙昧深也。苏共解体是天随人愿,“竟无一个是男儿”出处是赵宋一统天下之时,后蜀之归顺。赵匡胤奉天承运之象昭昭天下,并善待降国君主,孟昶归降于己于民于国皆善也,是谓识大势。呜呼,习竟不得正解。

而今,“亡党”之势甚明,执政者何以视而不见?曰:“私心作祟”也。“私心”何在?曰:以“红二代”自负也,“老子打江山,儿孙接着坐”。

习氏父子,皆曾亲历中共之迫害。习仲勋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却被党关了十六年牢房,第一次亲人接见时竟认不清两个儿子谁是谁;习近平仅十五岁,就“因父亲问题的牵连,被有关部门多次关押审查。出来时,身体非常虚弱,全身都是虱子。哥哥(指习近平)到关中富平老家大姑家里休息很长时间,大姑一天一碗鲜羊奶喂着,他才慢慢调养好”。

习绝非“好了伤疤忘了疼”之人,但却并不因此反思中共之本质,而是直奔权力金字塔之顶,其固然有治平天下之雄心,然亦不乏“红二代”血统之侥幸。凡有私心,眼界则偏颇,于自身之前途、家国之命运自然难有透彻之认识与明智之抉择。

或曰,人固有私心,然亦有理性,而为什么被“私心”左右到如此程度?曰:遭共产邪灵蛊惑也。

共产党的存在有三种形态,一曰党员(中共宣称近九千万名),二曰党组织(从党小组、党支部、党委直至党中央,通过发毒誓、党规党纪、党的组织生活、党的政治路线、组织路线、思想路线等等来控制全体党员),三曰邪灵(共产党并不是人间的一个正常政党,而是窜入人间的一个邪灵,例如《共产党宣言》开篇即写“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共产党直接起源于撒旦魔教,马克思葬身的高门墓地是伦敦地区撒旦崇拜的中心),而以邪灵为党的命运的控制者。

因此,在中共历史上,从陈独秀被开除出党到赵紫阳被幽禁十六年,中共绝大多数总书记都没有好下场,而“能生存下来的领导人不是能操纵党的,而是摸透了党的,顺着党的邪劲儿走,能给党加持能量,能帮助党度过危机的。难怪共产党员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就是不能与党斗,都是党的驯服工具,最高境界也就是互相利用。”(《九评共产党》语)

因此,只要还是党的一员,虽贵为核心、“总书记”,习近平并不能决定中共的命运,相反,是中共决定着习近平的命运。较之苏共,中共是“成熟的流氓”;有苏联解体的前车之鉴,党更是谨防再出一个戈尔巴乔夫。故,共产邪灵既在党内安排了强大的反习势力以掣肘习近平,又从习私心着手在精神上蛊惑习,强烈抑制着习作为人所天然具有的人性。从习的施政中,可明显看出其人性与党性的对抗与胶着。现在,习已被中共玩得疲惫不堪,身上着火了。

因此,习只要还留在党内,其命运只有两途,要么人性仍留作第二个赵紫阳,要么人性全无作第二个毛泽东。这样,于己于国都是一场悲剧。

那么,习近平尚有救乎?曰:有。

怎么救?天救自救者。

习近平何以自救,何以天救?

自救者,正心诚意,格物致知,退出中共,驱除邪灵。

天救者,顺势也,一曰停止迫害法轮功;二曰为“六四”昭雪;三曰响应“三退”大潮,解体中共;四曰推动国家和平转型。

中国古人云:“观乎天文以察事变”。天命不可违。上天伏笔甚深、甚厚、甚广,只待其人,所谓“时势出英雄”。历史往往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切记,上天给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