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亲历:村干部如何轻易霸占整个一村的美女

——文革色官是怎样炼成的?

毛中国的官和当今中国的贪官一样“色”,并且权力更大手段更卑劣。今天的色官猎色主要用“权钱诱奸”手段,依仗职权霸王硬上弓者不是主流。毛中国的色官除了“权钱诱奸”外,还赤裸裸动用暴力霸占,伟大领袖则给色官们提供实施暴力猎色的武装力量。 所以惩治色官不能回到毛中国,那是雇佣大蛇来对付粮仓里的硕鼠,找西门庆来对付唐伯虎。遏制权色交易只能依靠民主和法治。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在农村劳动。(网络图片)

中国人痛恨贪官,更仇恨色官。当然所有的色官无一例外都是贪官!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后,大队干部都大大地交了桃花运,癞蛤蟆纷纷吃上了天鹅肉……

本来男女比例就严重失调的中国,多数小官僚都有“地下二奶”,大官僚的“地下N奶”则动辄两位数三位数。

多数官僚的大奶都是“一不做二不休”等级的,一年到头难得有一次正常的夫妻生活。

平民的孩子没房没车,找媳妇成家本来就是人生奢侈品,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又被某色官暗中给戴了一顶绿帽子,“革命接班人”也不知道是哪个色官的基因。

那些狂热为权贵吆喝站台的年轻毛左,据说戴绿帽子的概率更高,色官好像对他们的革命伴侣情有独钟。

难怪毛左有时对色官也恨得牙痒痒!动不动就怀念那个美好的革命时代,说什么伟大领袖时代哪来色官啊?有一个也马上拉出去给枪毙了!

伟大领袖统御下的毛中国真的没有色官吗?

那是痴人说梦!

凡是上过山下过乡的知青,对那年月女知青被土包子村官和军干霸占的往事应该不会忘记。虽然七十年代初枪毙了几个顶风作案的“出头鸟”,可绝大多数村官军干们不但逍遥法外,且继续当官猎色,长期玩弄女知青如故。

去年网络疯传一则微博:上世纪七十前代前期安徽省从知识青年中招收工农兵大学生,录取的七十多名女知青在进行体检时,居然没一个是处女,且处女膜都不是陈旧性撕裂伤。

七十年代的中国不同于今天,未婚失贞的女子四面楚歌,生不如死。年轻恋人婚前性行为视同“反革命”和“坏分子”罪,轻则批斗游街,重则坐牢枪决。

按上述性犯罪标准,今天的年轻毛左们多数也被押往监狱和刑场。他们无限忠于满腔热爱的伟大领袖绝不会对他们法外柔情。

七十多名上榜女知青的新近处女膜撕裂伤显然不是年轻恋人所为,而是土包子村官造的孽。

飞骏是农民的儿子,对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村干部们依权霸女,“村村都有丈母娘”的淫乱景观记忆犹新。

今天的“村”在毛中国称为“大队”,“组”称为“小队”。

主要村干部有大队书记、民兵连长、贫协主任和小队长。

大队书记、民兵连长和小队长多是以权猎色的色官!

大队书记和民兵连长如果看上了哪家的年轻媳妇,总能想办法弄到手。媳妇的老公发现了也只能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稍有不满就罚苦工挨批斗。如果有暴力反抗行为,民兵连长就会带上几名甚至十几名基干民兵荷枪实弹上门把男主人抓走,随便栽赃一个什么“反革命罪名”,五花大绑,押送公社专政机关蹲大牢,甚至上刑场枪决。

那时的一个大队有一个百人左右的武装民兵连,拥有几十支三八大盖,几支苏制冲锋枪和一挺轻机枪。机枪虽然很少派放子弹,但三八大盖子弹却是绰绰有余的。童年的我就曾偷入过民兵连长的家偷步枪子弹,一次就偷了二十发,把里面的火药弄出来制造土炸弹炸鱼。

这支荷枪实弹的民兵连就是大队干部可以随意动用镇压不肯驯服者的武装力量。如果村干部要调戏、诱奸甚至强暴某人的妻子,此人就只能认栽或配合,若有反抗行为,民兵连就会猛扑上去“抓反革命”和“坏分子”。

今天农民工的留守妻子也有被村干部诱奸的,但东窗事发后农民工还可以表示一下愤怒情绪,甚至把猎色的村干部打一顿,而不用担心色官指挥荷枪实弹的民兵连上门抓人。毛中国时期,农民工若因为妻子被诱奸而对村官动粗,等待他的将是批斗、监狱和刑场。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后,大队干部都大大地交了桃花运,癞蛤蟆纷纷吃上了天鹅肉,先前做梦都不敢想的城市大小姐,一个又一个被他们依仗职权弄到自己肮脏的床上,任其脏手摧花。如果某同行的男知青出面打抱不平,大队干部就会指挥武装民兵猛扑上去,把对方打个臭死,然后栽赃一个“反革命”或“坏分子”罪名,五花大绑批斗游街。云南有不少男知青因此被农村武装民兵打成终身残废。

那时一个大队有十来个小队,也就是今天的“组”。小队长虽然不能直接指挥武装民兵强占村组的小媳妇,但可以通过“派工”的职权把他看上的女人弄到手。例如把相中的女人派往一个偏僻的山沟田地去锄草,然后他再前往诱奸或强暴。如果小队长想长期霸占勾搭上的某俊俏媳妇,就常派他老公去值夜工,最经常的通宵夜工就是照看稻场和仓库,然后他再进入此人的家和他老婆双宿双飞。那时的农村都有长年派往遥远的异乡修水库的水利工,被小队长玩出感情的小媳妇,她老公就是长年水利工的首选。到了大冬天的农闲时节,村里的青壮年全部去异乡修水利去了,留守的小队干部想上某俊俏媳妇家就如入无人之境。

小队干部虽然无权直接指挥武装民兵上门抓人,但可请示大队干部让他们率领民兵去抓。如果大队干部不吃他的醋,他玩弄的媳妇大队书记没看上,这样的请求大队干部们通常会答应。所以那些不肯乖乖就范的老公们,一样会遭到武装镇压。至于那些会配合懂谱的龟老公,小队长就会给他派轻一些的活干。这对老实巴交不知尊严为何物的农民来说真的很奏效。那些性格强悍身体壮健的小队长,那个村组稍微有点姿色的媳妇差不多都被他一人霸占光了。

遇上搞运动的时节,少数恶贯满盈民愤极大的村官也会被百姓揭发揪出来挨斗,然后去学习班改造思想。但村官再坏在上面眼中也是“自己人”,所以很少会一棍子打死,在学习班改造一段时间后又回来了,继续当官,奴役农民如故,并且变本加厉,当初出面揭发他的人自此恶运当头。被愚弄的农民也因此吃一堑长一智,越往后的运动,站出来揭发村官罪行者就越少了。

毛中国的官和当今中国的贪官一样“色”,并且权力更大手段更卑劣。今天的色官猎色主要用“权钱诱奸”手段,依仗职权霸王硬上弓者不是主流。毛中国的色官除了“权钱诱奸”外,还赤裸裸动用暴力霸占,伟大领袖则给色官们提供实施暴力猎色的武装力量。

所以惩治色官不能回到毛中国,那是雇佣大蛇来对付粮仓里的硕鼠,找西门庆来对付唐伯虎。遏制权色交易只能依靠民主和法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