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知青

记下乡第一日
2022-06-24

题记:我很难忘怀我下乡插队的第一天——1968年10月31日。在乡下三年多的日子里,每逢10月31日,我和同伴们都要庆祝一番。那天不出工,打打牙祭,或者穿戴整齐些到二十多里外的县城去,尽量热闹一番,我们戏之过周年。过周年是当地的乡俗:逢死者的忌日,生者做一...

女知青邹梅
2022-06-18

1974年3月,我从重庆第一中学高中毕业,那时我17岁。一个月后,我和几万同龄人一道,唱着《共青团员之歌》,坐着大卡车下了乡。我们在卡车上一路唱着:……再见吧亲爱的故乡,胜利的星会照耀着我们。再见吧妈妈,别伤心,别难过,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我插队落户的...

“让他们的灵魂在自由土地安息” 文革逃港罹难知青纪念碑半世纪后在美国竖立 (组图)
2022-06-16

逃港罹难知青纪念碑在美国新泽西恒福墓陵园揭幕(美国之音记者方冰拍摄,2022年6月15日)周三(6月15日)一块刻有中国文革期间逃往香港途中罹难的176位知识青年名字的纪念碑,正式竖立在美国新泽西州一个墓地里。这些当年死去的冤魂,如今终于可以在绿草如茵肃穆庄严的陵园中长眠安息。逃...

文革记事:蹭车
2022-06-10

有些事,本来是想烂在肚子里的,老大年纪的人,再说出自己当知青时蹭车的经历,还真有点儿不好意思。虽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之举,但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我也怕把这些蹭车的招术传播出去,被人作了蹭车指南、攻略什么的,岂不有教唆之嫌。但犹豫再三,我还是决定把这些旧事写出来,因为这是曾经亲历过...

惟有别情最难诉
2022-06-10

在我不算长的人生旅途上,有过好几次离别的经历,最难忘的是1970年的那次离别。那年4月4日,天是阴森森的。十六岁的我平生第一次要远离父母,去黑龙江爱辉插队落户。从早上离开家门告别了母亲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就开始无端的伤感和惆怅。母亲平时最爱罗嗦,可恰恰在此分离之即,她却沉默无言。沉...

几句话就戳破了!习近平宣传短片泄露真相!【阿波罗网报道】
2022-06-08

阿波罗网记者秦瑞报道/在中共播出的系列短片《足迹》中,一些为习近平送行的当地老人,一句话令中共的宣传破功。一位知青则在文章中震耳发聩的说到,“被人卖了还在为他数钱,这是最为可悲的”。

插队时,我的一次生与死的磨难
2022-06-02

北大荒的七月,正是小麦收获的季节。1975年已是我下乡插队到黑龙江黑河地区爱辉县爱辉公社松树沟大队第五个年头。小麦年年种,小麦年年收,故事也年年有。这年的小麦长势特别的好,那一望无际的麦海,只要瞅上一眼,谁都知道准是个丰收年。一快开镰了,村里上上下下忙碌起来。晒麦场打扫干净了,扬...

1969年轰动全国的《知青之歌》大案
2022-05-27

在这五个月期间,任毅一共三次"陪绑"。当时"公判大会"气氛是很恐怖的,每个在押的人都不知道落到自己头上的将是什么命运,在没有法律保障的状况下,小百姓有可能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疏忽而招致杀身之祸。9年坐牢,仅仅是为了一首歌。现在看来这是多么荒谬的判决,而当年他还为自己只被判10年徒刑而感到过庆幸。

猪油飘香
2022-05-27

这是一位北京知青讲的故事:民以食为天,这话一点不假。你别看这会儿大家酒足饭饱的,这个要减肥,那个要节食的,真要饿上几天,保准个个都跟恶狼似的,血脂也不高了,血压也降下来了。一次吃玉米面饼子,单位里一丫头吃了一口给吐了,说:饿死我也不吃这个。我说,你是没饿着,真到了断粮那天,你抢都...

兵团打“火的”
2022-05-21

在北大荒,那是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的。在东北那圪垯人情那是火辣辣的,在一段时间里,我竟然乘坐过像现在打的一样、招手停车的火车。不信吧?听我道来。我们连离鹤岗不远,但那也是几十里的路程,以前到鹤岗办事,除了搭车就得步行了。不久这里修了条铁路到青石山,也就是我们团十三连的驻地。这条铁路...

高烈度冲突
2022-05-19

金秋最美松花江那年的麦收结束了,六八年刚到兵团的知青们累得不善。到兵团几个月了,愣是连团部都没去过,更别说附近的大城市佳木斯了。大家都渴望逛逛这个位于松花江畔的美丽的佳木斯,趁着有两天假,20多个小伙子相约上路了。大家在团部胡乱转了半天,到车站一看,才知道从鹤岗到佳木斯的火车每天...

朝鲜防疫宣导片引热议:瑞士留学生是和梁家河知青不一样(图)
2022-05-15

北韩COVID-19疫情延烧,北韩中央电视台14日播出疫情宣导片,向民众介绍Omicron变异株,以及感染后应如何处置。宣导片未提严格封控等措施,意外引发中国网友热议。有网友表示,没疫苗、没特效药、没核酸,什么都没有,完全裸奔模式,基本就是落实居家隔离;还有网友说:好歹(金正恩)...

爸爸妈妈自杀了,我带着72岁奶奶去插队!(图)
2022-04-30

编者按:作者父母都是武大的,父亲是我国著名的文艺理论家刘绶松,大学教材《中国新文学初稿》的作者,在文革清队开始的时候,与夫人一起双双自杀,这是文革第二个自杀高潮时期。我们是1968年12月1日下午到晨光大队的。一伙儿知青分成几个小组,就分别到二队、三队、八队、九队去插队落户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