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陶杰:后八国联军心理创伤症

八国联军创伤症引起的心理逆反逻辑,折射到毛泽东主席“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之黑白二分心理。当“外国势力”忽然纷纷劝告:不要往那个方向走,那里是悬崖,中国人会义愤填膺,偏偏拉家带小的往悬崖那个方向跳。

香港罪犯引渡法修订风波越滚越大。

有中环精英窃窃耳语:本来不是“上面”意思,一切是林郑逢迎而主动,但现在闹大了,“外国势力”积极参与,还爆发了示威游行,“上面”认为是八国联军群起进攻,这就非要强硬坚持修订不可。

中国人普遍患有“后八国联军心理创伤症”。历史教科书灌输:八国联军宰割领土、签订不平等条约,欺负我们。“八国联军情意结”延绵一百年,影响了中国人对世界现实的判断。

香港是所谓的国际城市,有“外国势力”消费捧场,顾客发表问卷意见,是很正常的事。

由美国商会到远在纽约的美国律师商会,他们对所谓八国联军的中国人心理创伤并无兴趣,也不想侵占中国土地(洋男到了上海,有大把妹子投怀送抱,赠送一夜情、以谋取他日婚嫁得到美国欧盟护照等却又是另一回事)。这些洋人只是用很理性的语言表达一旦引渡法修订,其对自身安全之忧虑。

尤其“孟晚舟事件”,加拿大洋人接连遭到报复针对。加拿大开始明白,与这个民族打交道,不是他们几十年来天真善良之一厢想象那么简单。

香港人在台湾杀了一个港女,八国联军不关心。外国势力只忧虑自己的身家性命。由国际的引渡法标准——不要忘记,引渡法的国际价值观是洋人发明的——发现林郑的特区政府那一套说词,漏洞百出,不能信任。

这就千里来龙的又扯到八国联军烧杀抢掠的创伤上去。在这个骨节眼上,中国人喜欢模仿犹太人,觉得有“纳粹毒气室情意结”,但旁观者清:八国联军不是纳粹,义和团是恐怖主义最早模式,也不是中国人文明的代表,八国联军入华反恐,当然也不能类比于纳粹残杀犹太人。

但八国联军创伤症引起的心理逆反逻辑,折射到毛泽东主席“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之黑白二分心理。当“外国势力”忽然纷纷劝告:不要往那个方向走,那里是悬崖,中国人会义愤填膺,偏偏拉家带小的往悬崖那个方向跳。

要愚弄这种人其实很简单:只要彭定康、达赖喇嘛、李登辉发表共同宣言,一致表示:千万不要吃大粪,也千万不可以修引渡法,那么林郑等在放弃吃饭、奔向公厕与修订引渡法的决心,会更为斗志昂扬。

这等小儿式逆反激情心理,人人都经历过。父母叫你多读书,小孩偏打机。带一个有纹身和穿鼻环染发的女子回家见父母,父母反对这头婚事,儿子越要娶,巴金的“家春秋”自由恋爱精神万岁。

“五四”运动之后,一赌气走上一条民族的邪路,不就是这回事。

明眼人了解这等脾气,要愚弄这种人,一点也不难。

真的,所谓八国联军,我的天,留下的创伤太惨痛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